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4章 差点露馅

“这是真的?”黛安平时并不看电视,对着火的事儿也没关注过,听完洪涛的话觉得可信性很大,这么大的事儿没法撒谎,买份报纸看看就知道真假了。
“……抱歉,是我不对,不该偷听你们说话。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认识她,只是因为好奇才过来看看,而且院门也没关!”
“停!你们俩打赌可以,但别拿我当赌注,如果可能的话我倒希望咱们三个人可以同床共枕,旁边也不需要拍照摄像的人,那样我说不定会落下病根的。”
“我洗耳恭听!”吃饱了喝足了,又披上了睡袍,黛安重新变回气场很足、像是能掌控一切的模样,慢慢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小口喝着咖啡。
洪涛讲完这部分能说的计划时江竹意正好从浴室出来,黛安也是个气门芯,又开始拿话挤兑江竹意,还用眼角瞥了一下,满眼的不屑。
“我和江小姐是有一个计划,讯通公司也确实在这个计划当中。但到目前为止你还不是特别相信我,所以我只能透露给你一部分内容,这一点你不反对吧?我保证这个计划对讯通公司是无害的!”
“至于说死人什么的,那不是我们要害人,而是前些日子出了一个事故,有很多人烧死了。她当时正在现场,一开始没去救人,因为胆怯耽误了一些时间。”
“你很喜欢看别人表演吗?”黛安没说赌也没说不赌,而是站起身和江竹意来了http://m•hetushu•com一个面对面,把胸脯一挺,开始叫板。
洗了一个澡,江竹意好像脑袋清醒多了,居然学起了洪涛的把戏,想用打赌的方式暂时拖着黛安,不让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因为这个问题是没法详细谈的,只能等着看。不过她的赌注很奇特,不管输赢洪涛都是表演者。
可是让江竹意这么一问,她的小脾气又上来了,把手中的睡袍一扔,胸脯一挺,根本不管衣服扣子是否还能奏效,又和江竹意杠上了。
“如果你们俩把我制服,以后你们俩再怎么斗我都不帮任何一方。要是你们俩都打不过我一个人,以后就不许再互相敌视,团结才是成功的关键,往后还有更大的项目等着我们一起去做呢。”
“那我就从讯通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开始讲吧……前些日子我和你说过一个招标的事儿对吧?当时你说我是痴心妄想,现在我就来告诉你这笔买卖是怎么谈成的……”赶走了江竹意,洪涛也回到了客厅,点上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开始给黛安描述自己的计划。
“你再敢多废一句话,我现在就揍你一顿!洗澡去,顺便把衣服也洗了,别在这儿捣乱!”洪涛是真忍不了了,一伸手就捏住了江竹意的脖子,像掐小鸡子一样把她塞进了浴室。
“我这些天一直都在埋怨她不该那么自私,今天她就是来请求我原谅的。现在我和-图-书原谅她了,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换做我可能也会犹豫,说不定还不如她救的人多呢。”洪涛是真能编啊,还编得这么有说服力,谎言之中都透着哲理和人性。
“好了好了,以后你们俩还要合作,不用弄得这么敌对。这样吧,找一天我们去找个清静的地方,然后来一次擂台赛如何?我一个人对你们两个人。”
“……这就是你的合伙人?白天和晚上都合伙!”江竹意还真让黛安给问住了,嘴张开又闭上,几次之后也没找到合适的语言反击,干脆把矛头转向了洪涛。
“臭德性,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哭!”江竹意同样是喜欢掌控一切的人,碰到黛安算是碰到同类了,后世不是有句话嘛,同行是冤家。她们俩就是冤家,谁看谁都不顺眼。
“不,我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得到合理的解释。刚才你们提到了一个计划,还提到了讯通公司和一个叫小蜜蜂的公司。能告诉我这个计划是什么吗?不是我要打听别人的隐私,而是你们的计划牵扯到了我的公司。我是讯通公司的总经理,理应知道一切和讯通公司有关的事情!”江竹意果然是嘬死,她多了这么一句嘴,让黛安想起了另一件事儿。
“你就嘬死吧,没事儿惹她干吗,这下老实了吧!黛安,别和她斗气,她的脑袋有些问题,救火的时候让烟熏傻了。我先送你回去吧,都这么晚了,明天你还得上和-图-书班呢。”
“成交!”黛安估计也不想打这种幼稚的赌,可是又不愿意输了气势,洪涛这么一说正和她意,马上就附和了。
黛安对讯通公司非常上心,每天几乎都是最早到办公室的,不到天黑都不下班。别的事儿她都能忽略,这件事儿肯定忽悠不过去了。
“我也没意见……”江竹意倒是有点迟疑,看了洪涛一眼之后才算勉强同意。
“你往常也是穿着这身衣服来他这里的?”看到洪涛的谎言奏效了,江竹意又开始没事儿找事儿。
“喜欢谈不上,我只是想看看到时候你还有没有这么优雅自信了,拿着你们那些照片时不时看一看,会让我心情很好!”江竹意也不示弱,和黛安比胸自知不敌,但她对自己的腿很有自信,马上从浴袍里伸出一条,往沙发背上一踩,插着腰看着黛安冷笑。
“这个嘛……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们俩很久之前就认识,比认识我未婚妻还早。可是因为一些巧合我们俩的关系中断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和好了。不过那时候我已经有了未婚妻,为了不伤害别人,我们俩一直都在暗中来往。”
江竹意也知道自己又闯祸了,老老实实去厨房当起了厨师,冲咖啡、倒果汁、拿点心,好一顿忙活,摆了一桌子食物,还得客客气气把黛安请过去用餐,这就给了洪涛一些思考时间。
黛安吃完了,洪涛也想清楚了,自己的和图书计划可以告诉她,但不是全部,只让她知道有关讯通公司的内容,反正早晚也得通知她,提前几个月说并没太大妨碍。
“你还看什么,去厨房给黛安冲咖啡去!对了,你饿不饿,我这里还有糕点,要不一起拿来吧。”这个问题洪涛就没法马上回答了,但不回答肯定也不成。
“先穿上这件衣服,再看看这份报纸。她可不是你认为的凶手,而是个救人的英雄。”趁着黛安和江竹意说话的功夫,洪涛去卧室拿了一件睡袍,又把前两天的报纸也找出来一份儿,都拿给了黛安。她的上衣本来就三粒扣子,刚才那顿折腾之后就剩一粒扣子了,如果不用双手拉着随时会张开。
洪涛拿起身边的报纸,卷成一卷,照着江竹意的光头就是一下。这个女人是三分钟不打就上房揭瓦,本来黛安都被自己说服了,她非要多嘴。
“难道不可以吗?既然你和他可以暗中往来,我为什么就不成呢!”本来黛安已经打算偃旗息鼓了,不管江竹意和洪涛是什么关系,那都是他们个人的事儿,和自己无关。
“要不我们俩打个赌吧,就赌政府会不会出台政策,赌注就是他!如果到十月份还没出台政策,我就和他表演给你看,可以拍照、录像;假如这个政策出台了、你的公司成功中标了,你和他就表演给我看如何?”
自己该不该告诉她实情呢?告诉了吧,她并不信任自己,这不等于随hetushu.com时会出卖自己嘛。而且她还是个外国人,到底是拿的香港护照还是澳洲护照自己都不太清楚,一旦出事儿自己都没法制约她。
看完这篇报道,黛安不得不信了,上面还有江竹意的照片,她确实是救人英雄。如果没有她用工具拆掉防盗窗,等消防车来了之后屋子里恐怕就没有活人了。
可是不告诉她也不成,她会死死咬着这件事儿不撒嘴的,真要是再把大斧子牵扯进来,后果更难以想象。怎么办呢?洪涛需要时间考虑,这时候江竹意就是拖时间的道具,活该,谁让她多嘴的!
洪涛听不下去了,这种赌注太儿戏,根本无法兑现。自己不是AV男星,随便就可以和女人拍那种照片玩。到目前为止,自己只和张媛媛拍过,刚才在屋里放出来吸引黛安注意力的就是其中一段。
“我还是不太明白,即使她是那个什么处长就可以干预政府的政策吗?她好像没有那么大能力吧!如果没有政策,你的计划就全是空谈!”
“嗯,当时的火很大,我本来想等消防队来的,就先去抓纵火犯了,结果耽误了一些时间,否则还能多救出来一些人的。”江竹意自然是顺着洪涛说,她说的也不算是假话,完全是当时的实情,只是没提她事先知道的事儿。
“OK,那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赶紧回去睡觉!走,我送你们出去!”不管江竹意还想说什么洪涛都不想听了,推着两个女人就往门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