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6章 放点风声

“那不是信佛的做善事呢嘛,图个好报应呗,她们都信佛?”洪涛给出的这个理由其实最不靠谱,但有时候最不靠谱的反倒最可信,老太太好像明白了。
“王奶奶,您这话可够诛心的啊,要是再往前三十多年,我们家下午就得被抄喽!您又不是不知道,从我爷爷那辈儿开始,就是纯种的,没串过,哪儿来的外国亲戚?”和老邻居说话比较随意,废话也更多。
说到这儿又得老生常谈,干点好事儿真尼玛难啊,政府那边一大堆关节需要打通不谈,光是邻居们各种各样的诉求,你没几把刷子就玩不转。
“自然是不能指望着房管所来翻盖,那得等猴年马月啊,您这辈子还能不能看见都两说着呢。我这不是自己找人来了嘛,她们就是愿意出钱的人,等我和她们商量好了,就去院子里挨家挨户统计。愿意走的给楼房、不愿意走的自己找周转房,忍几个月回来住新房子,您说怎么样?”
别说国家不管,只要不说百分百支持她们都心里没底。这个毛病就是那十多年里落下的,胆子都被吓破了,宁可忍饥挨饿受苦,也不敢为自己争取。
“上回我不是问过您一http://www•hetushu.com次愿不愿意去住楼房,您说不乐意。我一琢磨吧,除了换楼房之外,不搬家也能改善居住环境。比如说把您的院子翻盖成我这样的,也不比住楼房差多少是吧?”
“先给谁后给谁这不是我说了算,到时候我还得带着她们去院子里挨家挨户转转,问问大家都愿意不愿意。只要有一家不愿意,院子也没法翻盖,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您就放心吧,我还得在这儿给您养老送终呢,只要您在一天我就坚决不走!不过要说到卖院子,这事儿还真有点靠谱。这些人是我请来的投资商,打算让他们出钱给街坊们改善改善居住环境。”
“小涛啊,你们家这是来亲戚啦,怎么还有洋毛子?”但也有胆子大的,比如后院的王老太太,这些从小看着洪涛长大的邻居并不怕洪涛,他们知道这个人是什么秉性,不看表象看实质。
“奶奶!我的亲奶奶!您别再说了,再说我爹就从院子里爬出来找我算账来了。我啥时候说要收钱了?现在交多少房租,新房子盖好之后翻个倍就成。房子还是国家的,我只管翻盖,m.hetushu•com不是耍花招儿抢大家房子!”老太太这些顾虑洪涛早就想到了,他本身也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老百姓心里那点事儿他一样有,只多不少。
可政府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彻底修缮,因为像这样的老房子太多了,除了大面积拆迁别无他法。但拆迁也要有开发商肯干才成,有些地方开发商就没钱赚,人家就不肯来,比如说后海沿岸地区。
“那这些人是来干嘛的?不会是来买院子的吧,你也要把祖产卖啦?”王老太太还真与时俱进,这两年附近卖院子、卖房的人不是少数,很多人把自家房子卖给、租给那些开酒吧的商户之后,拿着钱去买大楼房住了。
“那你图啥?”又来了,代价太高老百姓不买账,你要说白给他们还心虚,总觉得你是要骗人,这就叫朴素真理。
“不过这事儿可是我给拉来的,要不人家就去山区建学校了。我琢磨着怎么也得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山区人民是挺苦的,可咱们过得也不舒心啊,还是先救救咱们吧。”
“得,客人都差不多来齐了,我先进去张罗张罗,您有空不如回去先和街坊们打个招呼,这一半天的我就带http://m.hetushu.com人去看房。”说了这么半天,就是这句话才是洪涛最想说的,前面按照惯例都是铺垫。
“……要掏多少钱?房子是不是就归你了!小涛啊,你可不能坑人,你爸多老实一个人,从来没和街坊们红过脸……”除了国家政策之外,王老太太还有一个非常担心的问题,其实也是绝大部分人担心的问题,那就是钱!
具体王老太太会不会帮自己去给邻居做工作,洪涛半点也没指望。这件事儿太大,现在八字还都没有一撇呢,就算街坊邻居百分百同意也是白搭。
老太太的这种怀疑态度很正常,如果换个位置洪涛肯定也会这么想,说不定早就一脚踹过去了。白给我新房子住?去你大爷的,骗谁呢!
省吃俭用一辈子攒两个钱不容易啊,恨不得都穿肋骨上,生怕没了。不是她们抠门,而是老老实实挣钱真心不容易,一旦花出去这辈子就算交待了,搁谁谁不得瞪红了眼珠子盯着。
“国家的事儿我去办,您就说您乐意不乐意吧。”其实政府允许不允许洪涛也不清楚,这个事儿也没法和老太太深聊,那样会吓坏她的。
“差不多吧,在咱们看来一套三居室攒一辈子钱和_图_书都买不起,可是在人家眼里就是几条小鱼,放了就放了,只要能图个心安,人家就觉得不亏。”
不等老太太再提什么问题,洪涛先把后面的解释说了,顺便还得给自己安上点功劳。不图名不图利那是圣人,老百姓从来不信,必须给自己粘上点私利,这样才符合逻辑。
一提起房子老太太就是一肚子苦水,这些房子的岁数恐怕比她还大,谈不上什么危房,但也算年久失修,每年如果不折腾折腾就没法住,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下雨天屋顶渗水。
“翻建院子!这敢情好。可你们家是自己的房子,我们是公家房子,房管所肯答应吗?四月份的时候我说让他们把我家屋顶拾捯拾捯,省得到了雨天就漏,结果他们说还要等上面批钱,没钱就没法干活儿。弄弄屋顶都没钱,你还指望他们能翻建院子?”
这件事儿洪涛之前和谁也没说过,甚至连白女士都没透露。现在和王老太太说这个话题是有目的的,他需要像老太太这样年纪大、辈分高的老住户去给自己摇旗呐喊。不是和政府喊,而是和邻居们喊。
大师必须要有大师的风骨,对人不能太随意,所以迎宾的任务就交给了齐睿和黛安。来的都是和图书她们俩的亲戚,她们不去迎接谁去啊。再说了,你们俩都是总经理了,派两个总经理当接待员,更能显出大师的成色。
“我啥也图不到,这些钱又不是我出,让我出我也没有啊!您看到她们了没有?个个都是大富翁,钱是她们出,具体她们图啥我也不太清楚。就好像平时在湖边放生的那些人一样,您说她们图啥?”
“那她们到底打算出多少钱,是不是先改我家院子?你小时候放学了家里没人,可没少去奶奶家吃饭,你还记得吧?”洪涛的话老太太基本算是信了,然后就开始套近乎,谁家不乐意住新房子呢。
“这要是谁家不乐意,那不是缺德嘛,缺大德了!”王老太太基本已经没啥可问的了,两条腿赶紧往小卖部挪。这可是大事儿,不管是真是假,先得给儿子打电话商量商量,拿定了主意之后再去宣扬。
洪涛除了白女士和冯女士之外,对这次来的客人基本没一个认识的,也就不凑过去挨个接见握手了,而是站在后海岸边充当看客。
“这样也成?国家能允许吗?”王老太太的觉悟还是很高的,从她这个年纪活过来的人差不多都是这种思维模式,任何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国家允许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