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5章 舞者之意不在跳!

事后周川私下骂了周京一顿,这种事怎么能轻易干呢?万一被人抓到了把柄他这个哥哥恐怕都解决不了,这要是闹到家里去,老爷子也很被动。再说了,那些黑道上的人是这么好请的?就不怕他们以后出了事乱咬,真是没脑子!
现在洪涛把装高雅的技术直接提高到了极致,什么交响乐、歌剧、油画、雕塑……哥们都不惜的玩,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咱一出手就是芭蕾舞!
这不,都已经开始玩偏门了,就因为听到酒吧里有人传言洪涛可能在家制造那个玩意,周京就忍不住了,背着自己下了狠手,刚开始还真以为得手了,因为偷回来的东西确实有点像造那玩意的原料。
其实洪涛不去惹他、黛安不去刺激他,他照样希望洪涛赶紧死。前些天周京又办了一件傻事儿,他居然从老家的黑道上找了一个小偷,专门上来把洪涛家给撬了,还偷回来一大堆瓶瓶罐罐。目的只是要找到洪涛抽那种东西的证据,然后就能找到办法对付这个蒸不熟、煮不烂的玩意了。
周京为什么要盯着洪涛不放周川可以理解,自己这位弟弟是家里最小的男孩子,除了妹妹之外m.hetushu.com,从小就没让过谁。结果愣是被两个小混子追得满街跑,最终还得捏着鼻子赔钱道歉,这口气他肯定咽不下去。
不管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反正洪涛装逼的目的达到了。当音乐声停止、灯光重新亮起时,台下的宾客都在鼓掌。从动作和声音上感受,应该不是那种礼貌的敷衍,还算热烈。
不光高雅,还得带着欧洲贵族的高贵,这个逼装的怎么也得给九十九分吧?剩下一分不是不能给,是要显示咱的谦虚,故意不要。
在这些帽子里,越是西方的就越高级,你要是能经常听交响音乐会、看歌剧还能不睡着就能被人高看一眼;你要是时不常再去画廊里转转、收藏一两副有点小名气画家的油画,就可以算是有真才实学的雅人了;如果你还能画两笔,还有作品,那你就是圈子里的一个雅的风向标。别人不管真懂假懂、真喜欢假喜欢,也得以你为榜样。
皮尔斯副总裁才是洪涛如此卖命表现的真正目的,黛安还没回国,冯家就把他的大致背景发了过来,洪涛琢磨了半天,也没找到和这位副总裁套近乎的方式。
“这些记www•hetushu.com者真讨厌,我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台上的洪涛正左拥右抱的和齐睿、欧阳凡凡谢场,面对如此多的闪光灯,欧阳凡凡直接把脸扭了过去,试图用洪涛的胳膊遮挡。
费了两个多月力气、糟了那么大罪,难道光是为了装逼得一百分?凡是熟悉洪涛性格的人肯定不信,这是个不图利绝不早起的主儿,就算是为了装逼得满分,也肯定有其它目的。
“那个秃顶的女儿也是学跳舞的,和他聊舞蹈就成。”洪涛眯起眼向左边的台口看了看,人模样没看清,但地中海的脑袋确认无误。齐了,这些日子自己差点被三个女人折腾得欲仙欲死,只要能钓到地中海也算值得了。
当然了,也可以说是装逼。但是在这种场合里,时不常你就得装个逼,还得暗中较劲儿,看谁装的好。大家玩了命的往自己头上扣高雅脱俗的帽子,谁戴的多谁就更能被人认同。
除了这口气之外,周京更看中了洪涛家的两个院子,现在他的酒吧是开起来了,可是越离着洪涛家近就越觉得那两个院子好,要是能拿下,周京的酒吧就会扩大好几倍。
弟弟开酒吧是为和*图*书了赚钱吗?不全是,他只是喜欢那种夜夜笙歌、美酒加美女的气氛,去别人底盘上玩毕竟不能尽兴,自己开一个不光能过瘾,还可以当做一个社交的基地,对这一点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并不反对。可洪涛居然敢反对,死活不卖房子,只要周京不离开京城,每次看到那两个院子,心里对洪涛的仇恨就得加一分。
可骂归骂,弟弟总归是弟弟,他为什么这么铤而走险,还不是洪涛的院子整天在旁边勾引,所以这件事必须记在洪涛头上,弟弟只不过是受害者!
结果李立拿着这些玩意兴冲冲的去了一趟分局缉毒队,然后又蔫头耷拉脑袋的回来了。缉毒队的人拿着这些瓶瓶罐罐闻了闻、用舌头舔了舔,就告诉李立,他们也就是看在同行面子上不骂人了,如果谁能拿这些玩意造出那些东西来,他们就打算集体辞职去投奔这个人,成本也太低了吧!
整个舞蹈并不长,在这种场合里也不适合跳整段,截取一小节动作比较多、情节比较快的就够了,这既算是一种主人对客人的招待规格,同时也是一种展示自身的方式,骨子就透着那么高雅、那么上档次。
“你走不了了,和*图*书我倒真想看看你出丑的样子。”欧阳凡凡也在洪涛腰眼上捅了一下,用眼神示意那边有人上台。
“我也没生过孩子,但我保证比你们俩能生孩子的懂的多,很多事情是不用亲身体验的。别聊了,赶紧鞠躬,你们俩的身体太诱人,我又快有反应了。”搂着两个热乎乎、胸口大幅度起伏、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女人,洪涛觉得丹田之下的那股子内力有越来越足的趋势。
现在好了,这个小混子不光折腾自己弟弟、驳自己的面子、打乱李兵上位的计划,还敢勾引自己看中的女人,这次就算周京来给你讲情也没用了,他能忍自己都忍不了!
周川不会去恨黛安,那就只有去恨洪涛了。如果一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而恨上另一个男人,那比因房子、车子、票子恨得都彻底、都入骨。要是此时大厅里的灯光可以亮一些,周川脸上的颜色就可以用茄子皮形容了,绿里带红、红中透着黑。
功夫不负有心人,洪涛在皮尔斯夫人和孩子身上发现了可以利用的信息。他的夫人是乌克兰裔移民,年轻时是个芭蕾舞演员,而他十四岁的女儿目前也在欧洲学习芭蕾舞。
校友?肯定不成,人家是和*图*书洛杉矶分校的毕业生,自己这边的人转八道弯也转不到这所大学去。教友?也不成,他不是教徒,齐睿这个基督徒屁用没有。谈兴趣爱好?他是个漫画迷,自己从小到大也没看过几本漫画,如果他也看封神榜小人书的话,倒是可以聊聊。
什么庆祝公司游戏正式上线两周年、什么与员工同乐、什么展示公司文化,这统统都是忽悠外人的幌子。洪涛弄这场酒会就是打算先和皮尔斯副总裁套套近乎,为之后两个公司的合作打好基础。
当着一个自认为很优秀的男人夸另一个男人,这两个男人之间还有矛盾,而身边的男人还对你有意思,能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浓浓的嫉,然后就是恨。
“别看他们,把眼睛睁大看远方,脸上带着笑就成了。”洪涛悄悄在欧阳凡凡腰上掐了一下,逼着她把头转过来。光跳舞跳的好没用,你还得会应付媒体。如果让他们抓住你一点纰漏,这两个多月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你以前经常上台?”齐睿比欧阳凡凡稍微强点,但也有点睁不开眼,听了洪涛的话赶紧试了试,还真管用。虽然眼前依旧是一片白茫茫,但眼睛舒服多了,可以睁开,不影响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