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2章 黛安的家

在幽静的住宅区里飙车,就和提前按门铃的效果差不多。当这辆美洲虎钻进了一座古色古香的殖民地风格院子时,主楼前面已经站着几个人。
而且光买房子还不成,你还得获得周围邻居的同意,因为这里的住户在香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句话用在这里很合适。光有钱不成,你还得有身份地位。
“嗨,你看我这个脑子,都快老糊涂了,洪师傅您别见怪。”果然,洪涛说完这番话白女士脸上露出了微笑,张女士则做出一个很夸张的表情。
大浪湾,不用黛安讲解洪涛也知道这里是哪儿,路标上写着呢。不过他还是头一次来,这里位于石澳半岛的东侧,是香港的后花园,没有什么商业区和人文景观,除非要来石澳爬龙脊或者烧烤,一般游人都不会往这边凑。
“我帮您拿吧……”这么好的机会黛安居然在边上傻站着,洪涛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好在白女士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在身后捅了黛安一下,这个傻子才明白过来。
“你还是赶紧开吧,再磨蹭也得到家。”其实要说紧张,黛安比洪涛严重多了。她自打进了这条林荫路http://m•hetushu•com就不敢踩油门了,两根手指不断在方向盘上拍打着,用近乡情怯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不太准确,但也是最靠近的。
为了保护这里的自然风景,香港政府不允许再加盖新建筑,也就是说想在这里住,只能在二十三幢房子里买一座,别无他法。
“您这可难为我了,实话说我并不信佛,更不会看风水吉位。碰到我师父只是有缘,并没入门,这件事我记得基金会在京城开会的时候说过吧?”洪涛真没觉得这位准丈母娘是随意说说,她这是在试探自己的能力。
“托马斯先生、张夫人,冒昧了。来之前黛安娜说夫人信佛,夫人的母亲也信佛,我就去雍和宫找大喇嘛请了两尊弥勒佛,还是他亲自主持的开光仪式。”
“法事可以免了,开光的大喇嘛已经给批了两张符,说是贴在家门口就可以。”洪涛指了指装佛像的盒子,如果张女士不提自己还真给忘了。
可能也正是人少、依山傍海风水不错,这里也成了一个富人喜欢的居住地。相比半山区、浅水湾、深水湾的豪华气派、名声在外,大浪湾的豪宅相对内敛宁静,m.hetushu.com更有隐士风范。
其实大浪湾在香港上流社会里并不鲜为人知,沿着大浪湾道和石澳道走,两边共有二十三幢独立住宅。早年间这些住宅全部由英资大企业持有,俗称大班屋。后来才慢慢有一些转到了香港本地人手里。
白女士和齐改之洪涛都认识,后面的一男一女没见过。很显然,一头棕色卷毛、宽额头、大长脸的中年白人应该就是黛安的父亲,而站在他旁边那位身材娇小但气场很强的中年女人应该就是黛安的母亲。
现在洪涛可以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确定黛安不太可能是私生女,虽然托马斯的脸型和黛安相去甚远,但他的眼睛几乎和黛安一模一样,不是颜色,而是那种感觉。老年人经常会说一个人和一个人眉眼相似,而这两个人通常都有血缘关系,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洪哥……洪哥……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当洪涛跟着黛安下了楼,站在门口等着黛安把车开上来时,费林和唐晶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楼门口,就和特务接头似的。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算费林这种经常接触三教九流的人也开始有点麻爪了。
“……放到我佛堂里去和_图_书,别让其他人碰。”张女士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依旧是一脸笑容,把佛像交给了黛安,还不忘叮嘱一声。
“我不是已经把钱给你们了,别省着,使劲儿花,看上什么买什么。过两天我就回来了,这里又不是渣滓洞,拍个毛啊!”
“讨厌……我怕什么!”被洪涛看穿了心思,黛安有点恼羞成怒,一脚油门踩下去,这辆美洲虎立刻嚎叫了起来。然后洪涛就亲眼看到了什么叫喜欢开快车,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这个暴力妞还有当赛车手的潜质。
“来来来,还是进去再说吧。”这时白女士站了出来,和张女士一边一个陪着洪涛走进了大门。让洪涛有点意外的是,自始至终托马斯都和一尊笑弥勒似的站在原地,光有表情没声音。
黛安父母的家距离倒是不远,可沿途都是山路,七拐八拐饶了半天,眼前才豁然开朗,又到了一个很大的海湾里。
最终还是选择了家门口的雍和宫,姥姥和里院的老喇嘛爷爷还都健在,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一分钱不少给,无非就是加个塞别排队了。至于说加塞儿请来的佛像还有没有法力,那就管不着了。
“有和-图-书劳洪师傅费心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请回来是不是还要摆个法事才好?”从张女士眼睛边上的鱼尾纹就能看出来,她对这份礼物有点意外,但绝不嫌轻,都没叫两边的佣人帮忙,而是她自己笑呵呵的接了过去。尽管这两尊木头佛像也不轻,但还是抱在了怀里,连丈夫都没麻烦。
“一会儿有车来接你们,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地图,好和司机说你们想去哪儿。”这也是洪涛带他们俩出来的目的,有些东西只要接触过一次下次就很平常了,但不捅破这层窗户纸,永远和二傻子一样。
如果随便贴个地方自己就露怯了,一旦找对了地方那自己以前和白女士说的话就是撒谎。太阴险了,分分钟都是坑啊!
大家最熟悉的一位业主就是李嘉诚的二儿子李泽楷,他的房子也在这里,和黛安家隔着两户,只不过现在没建好。而离黛安家最近的则是一个叫赵世光的牧师,从林荫路的岔道往右拐不远就是他家,向左开几百米才是黛安家。
“我已经给舅妈打了电话,让她先到家里等咱们,你不用紧张。”听到洪涛嘴里嘀嘀咕咕,黛安以为他是有点怕了,连忙把白女士抬出来打气。
“你都多大了还和-图-书这么毛糙?洪师傅,这丫头让你受惊了吧。别理她,小疯子一个。来来来,这是黛安的父亲汤玛斯,或者叫托马斯,他可是念叨你好久了,你们三个都是球迷。”
和浅水湾的高楼林立相比,这里的建筑物要少很多,只是在绿茵环抱中时不时露出几角房屋的碎影,海湾外面还有一座大岛。
“呵呵呵,没想到还能和二马之一做邻居。”赵世光,还是牧师,洪涛觉得应该没跑了。前世他听说过企鹅的主人在香港买了套豪宅,花了好几亿,就是从一个姓赵的牧师手里买的。
说实话,张家的这座别墅比马歇尔庄园小多了,不仅花园小,房子也小,年代还老。但房屋的价值不能这么比,放到香港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个独栋别墅也不算次了。它不光是个房子,更多是身份的象征。
既然是有备而来,洪涛在挑选礼物的时候可真没少费心,既要展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还不能玩了命拿钱砸。现在自己还没到视钱财如粪土的程度,想砸也砸不起。
“不如劳烦洪师傅帮选个方位,我们这些俗人还是不碰为好吧……”黛安这位母亲还真能顺杆爬,更不把洪涛当外人,连贴符的工作都交给了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