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7章 蒙在鼓里

这个主意不用江竹意出,洪涛早就想到了。可惜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法作弊,只能听天由命。顺便又想起齐睿和自己揭发的事情,然后开始咬着牙的咒骂欧阳凡凡。其实骂了也是白骂,一回家还得和温顺的小猫一样去伺候那位姑奶奶,让她天天高兴。
洪涛已经很累了,但还得骑在江竹意身上给她捏后背。可这时候不能发火,即便发火也没用,江竹意才不吃这一套。
“我打算过些日子就和金月坦白,本来应该现在就告诉她的,可我怕她知道了之后会不搭理我。好不容易有个媳妇,好日子还没过够又没了,多冤枉啊,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现在好了,不光有人说,连照片都出来了,自己肯定不能说不认识,还得给洪涛尽量摆脱嫌疑。然后洪琪就成了张媛媛的侄女,至于说张媛媛有没有哥哥弟弟,管它呢,先过了金月这一关再说。
怎么能让唐晶马上去和洪涛汇报呢,就是叮嘱他不要告诉洪涛。越是不让他说,他必须也立刻就得去和洪涛汇报。
“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就是让金月赶紧怀孕。只要有了孩子,她的大部分注意力就会转移到孩子身和*图*书上,对你的容忍度也就高了。”
“哼,这还差不多……那我问你,凡凡的肚子大起来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理?也把她送到美国去?她家里人会同意吗?”
“你先别急,我还没说是什么传言呢。你看啊,这是我从菜市场上发现的照片,给我这个的人好像就住咱们后面的胡同里。她家有个儿子是开公交车的,就是五路车的司机,你认识吗?”
即便他脑子简单,但这种事儿费林已经再三叮嘱过,让他管好手下人的嘴,平时不许说、私下也不许说,就当从来没有张媛媛和洪琪这两个人,谁说了谁就等着倒霉。
“唉,你以为我没努力啊,可是她的肚子老不见动静。一说起这个事儿我就来气,凡凡那个小丫头浑身都是坏水儿,居然敢骗我!她故意把小气球都扎破了,否则过几年再要孩子说不定我就没这么被动了!”
在欧阳凡凡怀孕这件事儿上洪涛谁也不怕,唯独就怕金月不能接受。他说的也是真话,等了这么多年,好日子刚刚到来,一想起要把金月气走就很是迟疑。可是如何能不让金月走,怎么来处理欧阳凡凡的事儿,想破和_图_书了脑袋也没啥好办法。
“生孩子可难受了,搞不好还会变成个大胖子……好好好,我不说了,生,必须生!我伺候你坐月子,谁拦着也没用!”
唐晶当然不知道金月是怎么想的,他甚至都没顾得上问到底是什么传言,反正对洪涛不利的那肯定也对自己不利,把握好这个原则就没错。
齐睿和欧阳凡凡向来高高在上,看人都用眼角,说话都用鼻子哼,他反倒习惯。黛安则是一种大姐大的感觉,他也适应。唯独站在金月面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现在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是不是自己都选择原谅。最主要的是要让唐晶把这件事儿告诉给洪涛知道,他应该清楚怎么处理,自己等着就是了。
“……这不是张总和她的侄女嘛,谁尼玛这么碎嘴子,我非把丫挺的扔水里去好好洗洗嘴不可!”唐晶看到照片上的三个人之后脸都绿了,张媛媛和洪琪他必须认识,洪涛当然也得认识。可这三个人在一张照片里,还手拉着手笑呵呵的,他就不打算认识了。
洪涛软了,江竹意也解气了。气撒光了之后她还得帮着洪涛一起考虑以后的事儿,谁http://www.hetushu.com让自己摊上了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他的麻烦就是自己的,这一点江竹意清醒的很。
到底这个小女孩是不是洪涛和张媛媛的,金月心里很有数。她对洪涛的了解有时候比洪涛自己还清楚。这是个很不喜欢孩子的男人,看到他自己的表妹、表弟都绷着脸,怎么会对外人的孩子如此亲热呢。你看那个笑模样,又赖又贱,但凡不是亲闺女真笑不成这样。
此时洪涛正在干嘛呢?也没啥好事儿,他正在易县一个水库边上伺候江处长呢。江竹意终于算是出差回来了,皮肤黑了不少,但精神很好,刚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命令洪涛接上她去水库边上继续度假。用她的话讲,是补偿失去的蜜月。
“对对对,嫂子您放心,我嘴严着呢,进了局子都不带多说一句话的。我立马就去办,您还有别的事没有?”唐晶从来就没想过瞒着洪涛的事儿,这种事如果不和洪涛说,那倒霉的人里肯定有自己一个。
如果换成别的女人遇到这件事儿只会偷偷乐,说不定还会拍着手的高兴。但洪涛和金月的关系江竹意也算是了解,金月一旦真跑了,这个男人确实hetushu.com会不好受。他一不好受,自己还能不能撒娇就是问题,所以权衡了利弊之后决定还是帮洪涛一把。
至于说洪涛所说的计划中止,她都没仔细听细节,爱中止不中止,周川就算死一百次也碍不到她的事儿。现在她得去考虑考虑自己的未来了,和其他几个女人比她的状况好像最差,要钱没钱,要事业马上也要没了,除了洪涛之外啥都没有,真不能忍。
“是,我马上改,那我就先走了啊……”其实唐晶也不太习惯和金月这样端庄大方的女人相处,主要是没经验。
金月赶紧叫住扭头就要往地下室里钻的唐晶,把那张照片拿了出来。其实这件事儿她本来就感觉不太正常,传言传言,一般就是口口相传,怎么还带四处发照片的。让唐晶去查不光是为了给洪涛带话儿,她也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缺德,专门要针对洪涛。
“没有了,以后别老骂人,让人听见了不好。”金月确实也没事儿了,想勉励唐晶几句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和这种人相处,没大没小的开玩笑不是她的风格,还是严肃认真点吧。
“还有这事儿!谁尼玛这么大胆子,还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嫂子,您别担心,这和*图*书事儿就交给我了,一星期……不,就三天,我要是找不出来这个孙子,我就没脸在这边混了。”
“我才不管周川死不死,反正我不去部里!过几天上班我就辞职,然后在家里养孩子,让你也伺候我一次,我还从来没享受过呢!”
再说了,自己确实亏欠她太多,原本这个新娘子应该是她的,谁想到阴差阳错就不是了。虽然说在这件事儿上也有她的问题,可欠了不止这一次啊,对她再好点也都不亏心。
结果蜜月没补上,欧阳凡凡怀孕的消息倒是先知道了,然后这个女人立马瞪红了眼珠子,大白天的在岸边就把洪涛就地正法了。
折腾累了,江竹意也没像往常一样缩在洪涛怀里,而是让洪涛再给她按摩,就是变着法儿的折腾,以宣泄心中的不满。
洪涛准备的小气球被她全给扔进了水里,什么有职务不能有作风问题全顾不上了,眼看着新娘子又不是自己,还被欧阳凡凡抢了先,再不有点实际行动,自己的孩子估计连前三名都排不上,这太亏了。
“千万别动粗,咱们心里知道是谁,以后防着点就成了,别给你洪哥惹事儿,也别告诉他,现在他也挺忙的,不用为了这种事儿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