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8章 她背后还有人

但这时候就显露出混子们的威力了,他们才不管什么政策性、合法性呢,只要有人说是你说的,那你就得告诉我是谁和你说的,不说和胡说都不成。让他们去对付政府机器肯定不成,但对付这些家庭妇女是一门灵,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最怕什么。
“照片,什么样的……查吧,尽快告诉我是谁干的。对了,别用咱们自己的人,去找你费哥想办法。”果然,洪涛越听眉头皱得越厉害,表情也越严肃。
“怎么了?网吧出事儿了?”江竹意这时也不敢再和洪涛撒娇,赶紧起身贴到洪涛身后,改成了她给洪涛揉肩膀,顺便打听打听细节。
以他的出身,干什么都没有给街坊邻居捣乱来的拿手,更明白他们的弱点在哪儿,甚至连家里谁比较好说话都门清。
不为别的,他对洪涛把股份全让出去也想不通,即便洪涛没说以后不管他们这些人,但当老大的没了权势,回家过自己小日子去了,下面的兄弟只能有一种想法。
“你和单位说一声,咱们多待两天再回去……有人把我和张媛媛、洪琪的照片给金月了,她让唐晶帮她找出来是谁在背后捣鬼。这不是明着告诉我和*图*书她已经知道了,就等我回去和她低头认错、坦白交代呢。”洪涛干脆往后一靠,浑身和没骨头一样,有点生无可恋的感觉。
“如果光是张媛媛母女还好说,毕竟事儿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人又去了美国,眼不见为净。可我不能光说她们母女,凡凡的事儿也得一起交代,就怕她会受不了。”
“搞得现在我闺女都不爱搭理我了。我说去看她们,她说最好春节再去,还特别不情愿……”一说起这些陈年旧事洪涛也是一肚子无奈,不过聊聊这些能让他暂时不去想金月,也算是种调剂吧。
费林也是很讲究策略的,他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采用这种强硬的办法,这只是为了立威,算是杀鸡给猴看。
也不用什么犯法的手段,就是各种威吓,公安局来了也不能说我冲孩子瞪眼就把我抓进去。反正只要让你亲戚家里不舒服,他们早晚会找到你劝你赶紧撇干净自己,别给家里招事儿的。
“你就别和我叫屈了,假如当年不是你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咱俩说不定孩子都满地跑了。可人活着没有如果啊,这就叫命。”
后面的事儿就是他挨家挨户的去给牵扯m.hetushu•com到的人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只要你一句话,给了,咱们接着井水不犯河水,不给,那就走着瞧。
洪涛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江竹意好像突然抓到了什么,歪着脑袋咬着手指头喃喃自语起来。
“这个老娘们财迷心窍,觉得这笔钱不挣白不挣,这不就来了嘛。其实也不怪她,平时你老和她们和颜悦色的,出了事还护着她们,时间长了会让人觉得好欺负。”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洪涛这次是真把任何侥幸之心都扔了,也不再去想什么脱身的办法,是根本没办法。死刑犯处决之前还得给顿饱饭吃呢,自己也得先高兴高兴再上刑场。
不过洪涛对这个幕后指使者有点疑问,二婶只不过就是个家庭妇女,脑子是贪了点,也确实算是和自己有过节,可以有这种动机,但她真没这个能力。
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用上手段,当她们被几个面带凶色的年轻人拦在街上,另一边又站着许久不见的费林时,基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哥,下面咋办?二婶好像是真说不清给她钱的那个人住哪儿叫什么,但这http://m•hetushu•com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啊。”唐晶既不站在费林一边也不站在洪涛一边,他的脑子根本就琢磨不到未来,也想不了那么多事儿,只够眼前用的。
“部落万岁!部落万岁!Lok'tar!”突然一阵怪异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吓了江竹意一跳。洪涛则一头钻进了帐篷,四处翻找着自己的手机。
“假如还像当年一样,在这片儿咱哥们都是横着走,再给她三个胆子,再多加一倍的钱,她也不敢多吱一声。”费林很隐晦的批评了洪涛的退步,连个邻居大婶都敢给你暗中下家伙,好好想想吧,是不是该振作振作呢。
有些性格比较泼辣的还打算仗着自己岁数大又是女人脱身,可是恰好费林几句劝架的话又会让她们失去躲避的勇气。出卖了隔壁婶子没啥,但得罪了这些人就真有麻烦了,都是小老百姓,谁和他们耗得起啊。
“家里怎么了?”看到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洪涛皱起了眉,唐晶没有大事儿不会打电话找自己。
“……早知道还有这个办法我就不扔了,说不定戴着更容易怀孕呢!看来我也得没事去她们的院子里沾沾喜气,三人行必有我师啊……”
和_图_书你怕什么我就给你来什么,比如说我折腾你家孩子,这就让绝大部分不想交代的人立马改了主意。如果恰好你们家没孩子也没事儿,你总有兄弟姐妹吧,他们总有孩子吧,我去折腾他们。
想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搞鬼散播传言难吗?要是放在公安机关里确实有难度,这玩意就是嘴说,人家承认可以,不承认也成。就算照片都可以两眼一闭装不知道,你总不能挨个抓人吧,为了这点事儿也不值当。
“爱去不去,你们就一起逼我,非把我逼死才高兴。”洪涛很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本来三个女人凑到一起自己就快应付不过来了,如果再加上一个战斗经验更丰富、对自己更了解的江竹意,想一想都没啥活着的希望。
“后院的二婶?你们俩没搞错吧,她哪儿有我的照片啊!这是刚开春照的,也不是在这一片,她怎么会知道张媛媛家住哪儿?”洪涛回来的时候费林和唐晶已经把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打听清楚了,而且人赃并祸,还有十多张照片。
“没事,就算她真的不要你了不是还有我嘛。你就是在报复我当初踢了你,成心不和我结婚,小心眼儿。如果现在换成我,我才不会扔下你自m.hetushu•com己走。我是正宫娘娘,凭什么!我要把她们几个都捏在手心里,谁让我不高兴,我就不让你见她!”江竹意劝慰人的办法也挺特别,听着根本不像劝,更像挑事儿。
“你懂个屁,睁着你那双死羊眼使劲儿看,我到底是怂了还是更强了。慢慢学着吧,只会闷头往前冲的那是傻子。”洪涛翻愣了费林一下,唉,没辙啊,格局这个问题是没法教的,没有足够的阅历和年纪,是悟不出来的。
“对了,这件事儿咱俩谁也不怪,要怪就怪孙丽丽,谁让她没事儿往我床上躺的。赶明有机会了咱俩得好好治治她,让她平时没事儿老和我作对,也没少在洪琪母女俩哪儿说我坏话。”
“早晚都是一刀,我干脆还是先舒服两天再回去受罪吧。对了,这两天我是需要安慰的,你可不许炸刺,我说干嘛就得干嘛!”
“不是她主使的,她只是让别人给当枪用了。有人给了她五百块钱和这些照片,说是你抢了人家女朋友,所以让她来恶心恶心你。”
“那你还不赶紧回去和她好好说说,既然她没想和你吵,我觉得说不定能平息下来呢。”江竹意让洪涛压得也要倒,想把他撑起来,可男人一旦打出溜还是很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