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07章 抓捕改暗杀

这个建议到底成不成领导也没说,只说让抓捕队先把江竹意监控起来,等国内搞清楚这边的情况再决定。
不同意?只要自己敢这么说,这四个同伴马上就会成为敌人。他们也是在执行任务,别聊感情,这玩意在自己这样的人身上是奢侈品。
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别看比老百姓多些特权,但那都是组织上赋予的。能赋予自然也能撤销,没了特权之后自己也仅仅就是个老百姓。
“我帮你把着舵,你去升帆。”新任的队长是个三十多的方脸汉子,对于老王的抱怨不太满意。可是他也不会升帆,只能压住火商量。
“应该再有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吧……他应该也不会再快了,已经都是满帆,这么大浪升球帆就是找死,那倒是省了咱们的事儿。”
现在看来国内有不少人并不愿意洪涛和江竹意光明正大的回国,更不愿意让他们把问题说清楚。
“欧阳,还有另一个新命令是前天接到的,上面的意思要我代替你指挥,改抓捕为击毙。”大斧子的命令下达之后其余四个人并没马上行动,那位兼职翻译的手已经摸到了枪柄上。
至于说洪涛怎么办,别说他只是自己半个表妹m.hetushu.com夫,就算他是自己亲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总不能因为他拉着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一起陪葬。
至于说抓捕队里有没有会驾驶帆船的,真没有,水性大家到是都不错,但玩帆船距离国内的现实太远,没有这方面的训练。
两天前,让大斧子头疼的事儿终于发生了。洪涛也回到了丹的家,抓捕队立刻就把这个消息传回了国内,并很快得到了答复:先抓江竹意和洪涛,而且必要的时候死活不论。
“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什么时候能追上他?他还会不会再快了?”方脸汉子看了看其他同伴,那三个人显然也不会。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抓捕队还通过线人从黑市上搞了点武器弹药带着,这主要是考虑到江竹意有从警背景做的备用安排。
不过大斧子耍了一个心眼,在他跟踪江竹意的时候故意弄出点小动作,假如江竹意警惕性高有可能会发现,要是发现不了他也没辙。这么做已经很冒险了,同来的队员都不是生手,动作太大分分钟会被发现。
“嗨,别探头探脑的了,带着我的枪出来,你来掌舵,他们提速了。”后面的帆船有什么变化都在洪和_图_书涛眼里看着,它刚升起半截帆洪涛就冲着舱室里喊了一声。
老王看了看仪表,又在导航仪上算了算,给出一个很模糊的答案,还对洪涛的船速给出评估,也是比较模糊的。
这个结果他不是没考虑过,但总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洪涛和江竹意能回国把这件事儿说清楚,洗清冤屈然后严惩首恶。
很快,洪涛的小帆船也加速了,尽管没有辅助动力,但架不住洪涛升起来的帆多,两艘船原本越来越近的距离又保持不动了。
有了新的命令和新的指挥官,这艘二十五英尺的玻璃钢单桅帆船又升起了一面帆,并且打开了柴油辅助动力,速度立刻提高了一大截,向着一公里外的那艘帆船追了上去。
至于说这个东西到底该怎么玩,他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学。比如说满帆,这是租船时合同上严格禁止的,不允许全帆具驾驶,除非你有高级帆船执照。
但没关系,那位线人会,他和洪涛算是钓友,有时候也会驾船出海钓鱼。没有船也没事儿,去租一条用用呗。
这就是抓捕队为什么一直停留在开普敦的原因,大斧子即便想通知洪涛也来不及,队员们有纪律,无法随意对外联络,www.hetushu.com这个消息根本送不出去。
“欧阳,我还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儿。这里是大海,没有地标。听码头上的工人讲他们是去钓鱼,也确实带着钓鱼装备上的船。可是我有时候也出来钓钓鱼,没听说这边有好的渔场啊。”老王就是那位超市老板,他的真实身份和大斧子差不多,只是不属于同一部门。
“低头!你就在这里看着舵轮,不许抬头啊,否则我先一枪崩了你!”对于江竹意这种锯雷管、焊灯泡的性格洪涛也很头疼。她天生就喜欢刺激,越危险的事儿对她吸引力越大。自己顶多是骂两句,作用不大。
“左三度,我去升帆,今天天气不错,多逗他们玩一会儿再动手不迟。”把狙击枪放到船尾,洪涛大概算了算两艘船的航速,觉得还是不太保险。刚在海里颠簸了二个多小时,并没消耗掉对方多少体力,还得再加把劲儿。
唯一的机会就是等洪涛和江竹意单独外出,然后在半路找个僻静地方实施抓捕。可洪涛和江竹意基本不外出,就算出去也是丹开车接送,去的地方还都特别麻烦,无法抓捕。
“老王,现在能不能追上他?我看这边也差不多了,周围一艘船都没有,要不和图书就干脆在这里下手吧,别等他停船了。”抓捕队这些人也不太适应海上的感觉,都想早点完事儿早点回到陆地,在船上晃来晃去的总觉得不踏实。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机会忽然来了,洪涛居然要自己驾船出海钓鱼!
“老王,他们到底要去哪儿,这都走了一个多小时了吧?”这次洪涛算是完蛋了,大斧子作为抓捕队的领导,只能眼看着他和江竹意倒霉,一点忙都帮不上,就算自己豁出去也不一定能救得了。一想起欧阳凡凡绝望的眼神,大斧子嘴里就直犯苦,随手拿起一瓶矿泉水,却发现是空的。
“我要是会早就升起来了,问题不是不会嘛。这玩意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好弄,浪这么大,搞不好要翻船的!”也不光是情绪问题,驾驶帆船老王会,但也仅仅是会。平时租条船在近海转转、钓钓鱼而已。
“……你们也都知道了是吧?嘿嘿嘿……好,挺好,我服从命令。”新命令让大斧子刚刚站起来的身体又重重的坐了回去。
“老王,怎么回事儿?加速啊,照这么追得猴年马月才能赶上!”后面帆船上的人也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前面的船已经惊了,开始催促驾船的同伴。
“那就追和_图_书吧,大家注意下,能抓活的就抓活的,尽量别下狠手,他们怎么说也只是嫌疑犯。”等一个小时是抓,等一天也是抓,大斧子并不认为洪涛这次还能逃走,只好下了命令。
如果他不离开陆地,出入都有当地人跟着,也不去太偏僻的地方,抓捕队还真不太好办。可是一出海就失去了保护,到了大海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到底是抓还是杀还不是抓捕队说了算。
“小子,这是帆船,不是快艇,我说加速就加速啊?瞎咋呼什么!要想加速也成,你们谁去把备用帆升起来,我立马就加速!”
可是怎么抓有点难度,丹在开普敦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名人,肯定不能闯进她家玩硬的。那样会引起外交争端,不光抓不到人,任务都算失败。
老王是个局外人,但是他对国内发生的事儿也有耳闻。洪涛和江竹意是谁他并不关心,可是这么对待欧阳天钺他不太舒服,心寒啊,心里不舒服嘴上自然也就不客气。
然后江竹意就提着两支长枪、猫着腰钻了上来,脸上全是兴奋,就和要去猎杀大象似的,完事象牙还归她自己般高兴。
“……欧阳,你说呢?”老王并没立刻做主,他接到的命令只是协助,其它的一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