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08章 猎兔游戏

“队长,我们该怎么办?”听到大斧子嘴里嘀嘀咕咕,正趴在他身旁的一个同伴习惯性的向老领导征求意见。
眼看着洪涛一枪又一枪的屁也达不到光过瘾,她的手也痒痒,干脆扑过来把枪抢到手,然后一脚把洪涛踹向船头。什么船长不船长的,自打肚子里有了孩子,她这个第一次当母亲的主儿就有点搂不住了。
对于内行人而言,这枪声肯定不是手枪、也不是普通步枪,对方有重武器!其实不用喊,除了开船的老王因为要掌舵只能蹲在甲板上之外,其余人早就趴下了。
洪涛并没升球帆,他压根也不想跑,提高船速只是为了离海岸线和航线更远一些,顺便让海浪把敌人的体力更多的消耗,这样才好抓活口嘛。至于说对方到底是谁他丝毫不关心,等抓到活口再问也不迟。
“来来来,给我试试。就这么几块废物你还怕什么,跑这么快他们都追不上了,去把帆降下来,我要拉近点一个一个的爆头!”
“欧阳,先别说那些啦,现在咱们都在一条船上,你执行任务次数多,给想点办法呗。到底是接着追还是放弃,这艘船估计挨不了几枪要得沉,咱们可谁也游hetushu•com不回去。也别打算有路过的船只救助,这里不是航线……”
可是说归说,该执行的命令还得执行。柴油不够那就只能加帆,否则出了问题屎盆子全得扣到自己脑袋上。尽管不太会操作全帆具,老王还是硬着头皮、使劲儿在脑子里回忆着相关知识,然后和一个同伴冒着前面的子弹,把前支索帆勉强升起来一半。
躲个屁啊,往哪儿躲?这葱皮一样的玻璃钢船体能抗住大口径子弹吗?显然是不能的,不被子弹打碎变成伤人的飞刀就已经很走运啦。一想起洪涛端着一把大狙正瞄向自己,大斧子后脖颈子直发凉。
“老王啊,你们准备的还真充分,愣是把我瞒得死死的。”大斧子一直都坐在舱室门口抽烟,当他看到一个同伴从舱室里提出三把半自动步枪时,刚刚升起的一点点希望又破灭了。
这片海域就是洪涛预先设下的猎场,后面那艘船就是猎物。枪打不准没关系,咱们拼耐力,看谁先撑不住、看谁子弹带的多!
“加速?拿什么加?我们马上就没油了,光靠帆怎么加?”老王真是烦死这个方脸汉子了,就会表决心,半点本http://m•hetushu•com事也没有,狗屁也不懂。决心要是管用的话,现在地球早都是中国人的了。
后面这艘帆船上的拙劣表现不光被洪涛看在眼里,江竹意也历历在目。如果这是在陆地上她还有点怕,可现在真不能再忍了。
海浪的颠簸让他根本没法瞄准,再加上海风这么一吹,子弹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刚从甲板上匍匐回来准备再拿点子弹,就听见了大斧子和老王的对话,然后怒了。
开船的老王最郁闷,这趟任务完成了也没他啥功劳,完不成肯定要分担点责任,根本就不划算。现在不光要分担责任,小命还有丢的可能。
对于大斧子的抱怨他能理解,但还是要劝大斧子拿个主意。可是刚说了一半,他突然想明白了,自己和抓捕队都上当了。
柚木的船板和船体可以经受住中等威力子弹的射击,这样不光能防止船体漏水,还能保护船上的人。可对方就不成了,他们的玻璃钢船体一个子弹最少一个洞,赶上中间没有别的障碍物就得来个对穿。
“我操……你小子真是狠人,幸好没在陆地上抓人,你丫身上不会还绑着炸药包吧?”但有一个人例外,和-图-书大斧子没躲,他用手敲了敲船体,然后摇了摇头。
关于对方是不是也带了狙击枪的问题,洪涛觉得可以不考虑,带了算自己倒霉,没带算自己捞上了。通常而言出海没人会带这种昂贵的大家伙,因为它到了海上就是个屁,根本打不准,还没有射速。
“啪……啪……啪……啪……”两艘小帆船就这么一前一后在海浪中追逐着一路向西而去,距离慢慢拉近,眼看再有百十米就进入了步枪的射程,抓捕队的三名射手也都进入了射击位置,空旷的海面上突然传来了四声脆响。
“我就草!咱们上当了,他不是出来钓鱼的,而是故意给咱们设的伏。这片海域太深,又没有珊瑚礁,现在也没有渔汛,根本就没鱼可钓。他就是要把咱们引到这里来干掉,我们早就暴露了!”
就算打不准人,打船总能蒙上几发吧。不用多,来四五个窟窿对方就只能等着沉船了,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这一路上看他们对帆船的操作方式洪涛已经心里有谱了,这一船人都是棒槌。
洪涛开始射击了,这个距离在半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之外,再近可能会遭到对方的攻击,再远自己的射击误差又会加大http://www.hetushu.com
如果子弹贴着水面打进去,由于水的阻力,这种大口径全威力子弹就变成了铁锤,一下就是一个碗口般的大洞,或者干脆把船体打裂。
“我还毛的队长啊,我就是个俘虏。”大斧子听到同伴的称呼,撇着嘴就撅了回去。
“老王,执行命令吧,我们干这行的早晚有这么一天。你比我强多了,好歹也算为国捐躯,我算个啥?敌人?叛徒?同志?”
一艘现代化帆船对一艘破木头帆船、四个荷枪实弹的特工对两个逃犯、很可能是手无寸铁,现在洪涛就算是郑和转世外加世界柔道冠军,他也不认为能逃走,更别说反抗了。
“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我是指挥官,必须严格执行上级命令,加速靠上去!”那个方脸汉子一直在船头用半自动步枪还击,可是打了半天毛用没有。
另外还有一个优势是后面那艘船所不具备的,就是船体的坚固性。码头上那么多牛逼哄哄的现代化帆船,洪涛为啥非要借鲁伊特这艘仿古小帆船呢?不是因为它操控性好、稳定性好,更不是因为它航速快,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它结实!
打不准为啥还要打呢?洪涛这是在吓唬人。就像出去打兔子一样,如www.hetushu.com果不带狗去把兔子从藏身的草丛里驱赶出来,根本就发现不了目标,只有让兔子慌不择路的逃窜才有机会猎杀它们。
“欧阳,这可不关我的事儿,我只负责按照命令提供协助,上船之前连去哪儿和找谁都不知道。”老王和欧阳天钺应该以前就认识,关系还算不错,可对这个老伙计的遭遇也只能是深表同情,半点忙也帮不上。
大斧子被老王一提醒也想通了,这确实是个陷阱。不过此时是不是陷阱都不再重要,也不关自己的事儿了,与其把洪涛打死让表妹恨自己一辈子,不如让洪涛把自己打死,好歹他得内疚内疚吧。而且自己现在身份变了,不用去和洪涛面对面拼命,真是无官一身轻啊。
“对方有枪,隐蔽!还击!”连续四枪,连船的边都没挨上,但也把船上的人吓得够呛。
“小张,去舱里把长枪都拿上来,只要进入射程就开枪,人船一起打,不能大意。”方脸汉子对老王的这个回答不满意,全是可能、大概。执行任务最怕这种词汇,必须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成。
再想升上去不可能了,不知道为啥滑索卡在了轨道里,弄不上去也抠不下来,就这么半半落落的挂着,还不如不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