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09章 血腥

“……草,怎么是他!这下咱俩可真成通缉犯了,武力对抗国家啊。”洪涛没动地方,而是拿起胸前挂的望远镜。
现在对方的船又拉近了几十米距离,经过上百发子弹的练习枪法也越来越靠谱,又在船舷上开了三个洞,就算不再射击这艘船也坚持不了一个多小时。
“到时候你会不会也替我们求求情?合算你们都是人,我们就都不是人啦!”洪涛很生气,生大斧子的气。他居然带着人来杀自己灭口,这是百分百的背叛,真想一枪也崩了他。
这次是和江竹意蹲在船舱门口用半自动步枪一起扫射。会不会误伤大斧子就顾不上了,给你们丫的脸你们不要,还想阴我,活该!
“你快过来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凡凡的表哥啊?”洪涛和江竹意已经来回换了好几次角色,射击位置也挪到了船舱门口,轮流驾船、轮流射击,玩的不亦乐乎。这时正在瞄准的江竹意突然把头抬了起来,向对面的船上张望了张望,然后又把眼睛凑近瞄准镜。
“别别别……这样就……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很快洪涛的船就靠了过来,当还剩十多米远的时候,洪涛和www•hetushu•com江竹意突然端起枪一起向着水中的人扫射。
对方答应了投降,也扔掉了两把枪,但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跳船,总想等洪涛的船再靠近一点。洪涛也不客气,连通知都不通知就继续开火。
不得已,方脸大汉下达了投降命令,只留大斧子一个人在船上,连两位伤员都不得不一起下水,乖乖的扶着船舷等待命运的摆布。
“欧阳,想想办法吧,再这么下去用不了两个小时我们就沉了……”眼看整个队伍陷入了绝境,老王忍不住又向大斧子张了嘴,这次方脸汉子没吱声,他的脑门上也有个小口子。
在二百多米的距离上民用半自动步枪的半装药弹被海风一吹早就没谱了,就算打中船体也穿不透,躲在后面开枪很安全。
在一百米的距离被两把半自动步枪一起扫射,还是停着船的状态,即便双方都开枪,倒霉的还是大斧子的船。很快就有一个人被子弹击中了腹部,船体也受到了更多损伤,已经开始倾斜了。
江竹意一高兴,肯定就有人不高兴,大斧子的船上已经被开了两个窟窿,一个在船头甲板,一个在右舷hetushu•com水线位置。
大斧子还想阻拦,可是话还没喊完船舷下面的几位同伴就都中弹了,就算没被当场被打死,也禁不住洪涛和江竹意不断更换弹匣,不把每个人打成蜂窝煤绝不住手。
有了洪涛及时调整帆具,这艘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帆船就像长了翅膀,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江竹意也玩嗨了,子弹有的是、枪管都有备用的,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还不用顾忌对方的还击。
就算没有洪涛的帆船捣乱,想回到开普敦港估计也得成倍的时间。问题是漏水的船舱还能支持七八个小时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老王啊,你这是在害我,如果投降这个词儿从我嘴里说出来,我和我们家就全完了。要发求救信号也只能由队长下命令,然后大家一起等着回国接受处分。”
可惜来不及了,就算开普敦港派直升机来营救遇难船只也得一个半小时以后了,这还得看天气状况允许不允许。
“他们都投降了,你……”大斧子确实不是坏人,即便自己的同伴并不和自己一条心,他也不忍心看着他们被这么白白打死,太不值了。
甲板上的子弹直接从船舱里穿了过去,和_图_书又在船底开了一个洞。由于是玻璃钢材质,这个洞是不规则的,周围也出现了裂缝,堵都不好堵。
“你闭嘴,不是看在凡凡份儿上我连你也一起打死!还有脸替他们叫屈,如果不是我们俩警惕性高,现在被打死的应该是我们俩吧?”
对于老王这个建议大斧子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如果此时呼叫港口求救,结果就是自己这个小队会被南非警察带走调查,然后身份就瞒不住了,任务也就彻底失败了。
“那怎么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弄沉他们不留活口!这件事儿我不会和凡凡说,你也别说,就装不知道。”江竹意也有点傻眼,不过狠毒娘们的本性让她很快就有了办法。
投降的过程一波三折,洪涛先是用船上的喇叭通知对方,如果想投降就降帆。然后留大斧子在船上,其余的人扔掉武器全跳进海里,扶着船舷听候处理。不想投降更简单,接着打呗。
“其实我也不想死,诸位,有点良心吧,别回去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谁不是爹生娘养的啊。”眼看坚持不下去了,大斧子一咬牙从船舱门口站了起来,一边穿上救生衣一边高举双手走上了甲板。
“也www.hetushu.com只能这么办了,先别伤了大斧子,他不是坏人,问清楚再说。你来操帆,靠近到一百米。”这次洪涛没埋怨江竹意心太狠,就算她不提自己也会这么做的。
“呼救……我负责!”方脸汉子咬了咬牙,下达了求救命令。
这个决定不能由自己下,现在大斧子突然觉得上级很体贴自己,如果不及时免了自己的职务,这次的黑锅百分百要扣到自己脑袋上。
眼看着船舱里的海水越来越多,方脸汉子也慌了。对方显然能跑得更快但就是不跑,总是保持一个大致恒定的距离兜圈子。
跑?这个办法也试过,还是不成,因为回航是逆风,船上的油箱也空了,缺少辅助动力之后老王的驾驶技术就有点堪忧了,航速很慢。
可现在不是关心发型的时候,洪涛从来没想过对方是国家机关的人,顶多是周家的私兵。他们被打死一点问题没有,因为周家不可能上报。可大斧子的部门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现在问题严重了,该怎么办呢?
但还有一个同伴伤势比较严重,同样是被一块船体碎片集中,但他的伤口在脖子,虽然没伤到颈动脉可是刺穿了气管,需要及时治疗。
“嘿,我个暴脾www.hetushu.com气,打死你太便宜了,赶紧滚过来,我得先折磨折磨,然后扔海里喂鲨鱼。”既然刚才没想动大斧子,现在洪涛也不会动他的,即便他真的是来害自己的,凡凡的面子也值一条命。
这玩意比瞄准镜好用,很快就看到了大斧子油光水滑的小分头,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少发蜡之类的玩意,居然连海风都吹不乱。
更悲惨的是对方的子弹只要打到船体上部,两三米之内都是伤害区,碎片四飞,谁也躲不过去。船上已经有人受伤了,大斧子的左臂被一片玻璃钢碎片击中,划了个几公分长的口子,好在不太深,处理一下就能把血止住。
自己追又追不上去、打又打不到,和对方的重型步枪比自己带的半自动步枪射程和威力差太多,即便能蒙上几发也打不穿对方的船体。
“你还是连我一起打死吧,现在我活着就是家族的负担,你要是下不去手就看在凡凡面子上给我一把枪,我自己解决,淹死太难受了。”大斧子让洪涛骂得没脸抬头,干脆往甲板上一坐开始玩滚刀肉。
除非运气倒霉到极点,才会被流弹打中露出来的半个脑袋,那种概率就别考虑了,和天上掉下一颗流星正好砸中脑门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