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61章 骨灰也能忽悠

“怎么会不提,你郑舅舅面子大,没手续的人也能烧,我给分了两盒,一盒给老头、一盒给你。”不愧是洪涛的启蒙老师,这事儿办的都没法说了,骨灰还能一分为二。
“漂亮!我还以为不能给金月弄个墓了呢,这下好了,走,先去你办公室!”洪涛本来是想在院子里给金月弄个双人墓地的,就在父母旁边,等自己死了也躺进去。
光坑了托马斯洪涛还不满足,还得借着黛安的嘴让托马斯知道是自己挖的坑才过瘾。别急,以后每隔四年自己就给他挖一个坑,估计还能坑好三四次。想不挨坑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对自己态度好一些、还一个就是把赌球的嗜好给戒了。
除了忽悠老太太之外,洪涛还有一个人要见,躲都躲不开的人,金叔叔,或者叫岳父,真正的老丈杆子。
“你这段时间到底都在琢磨什么,要这么多钱干嘛?”洪涛是挺老实,可那都是表面上装出来的,实际上他每天都在网吧的办公室里用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络,时不时还和小舅舅、郑大发、费林、唐晶等人凑在里面开会,谁也不让进。用孙丽丽的话讲,这几块料凑到一起准没好事儿m.hetushu.com
“看来我还高看大卫杨和托马斯了,他们俩也没赌多大啊!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嘛,苍蝇腿也是肉,总比都让我自己花钱好。”听了黛安的解释洪涛有点失望,原本以为这些钱都是自己的红利,现在还得吐出来一小半。
“这钱也不都是赌球的钱,里面有二百万是杨薇的会费,你答应让她也加入基金会啦?”黛安并不知道洪涛和杨薇的协议,相比起吉达来,她对比洪涛大不了多少岁的杨薇警惕性更高。
“我还能干嘛啊,当宿舍的房子差不多都分配完了,螳螂虾公司的骨干力量却一天比一天多。我还得帮睿睿多买点院子,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可拖了这么久才回来,金月的骨灰肯定交给金叔叔了,要弄也只能弄个空的衣冠冢。没想到小舅舅关键时刻灵活了一下,这才叫亲戚嘛,任何时候胳膊肘都不会往外拐。
洪涛当然没换地方,不过他让刘援朝和小刘备换到了后面的院子去住。自己不在意院子里都是墓地,别人不见得这么想,刘备还是个孩子,太吓人的事儿最好还是远离。
比如说挨雷劈、当皇http://m.hetushu.com帝、飞天鼠、驾着帆船和惊涛骇浪搏斗、用航母炮轰爱读书的娘们……这就是自己的墓志铭,后代看得懂看不懂无所谓,自己看着明白就可以。
从去年底开始,田思思和刘备都进入了方家胡同小学就读,田思思继续上四年级,刘备只能从二年级开始。这还是托人托关系求来的,否则这个九岁的孩子就得去一年级。因为他没有上学的记录,自学的经历学校根本不承认。
“要是你爹妈在就好了,真得好好收拾收拾你!”洪涛的话并没吓到老太太,只是让姥姥想起了女儿和女婿。她把洪涛如此瞎折腾的责任都归结到了父母走得早上,反正自家孩子就是没错,有错也是别人带的。
这时吉达和黛安通常会去附近的酒吧里坐坐,如果洪涛乐意就跟着蹭吃蹭喝,不乐意就和齐睿在家造小人玩,反正每天都和复印机复印的一般。
原本洪涛打算把他接回自己家住,金月不在了不能让老头一个人自生自灭,有自己在,他好歹还有个人可以聊天、有了病能得到及时治疗。但老头坚决不同意,估计在他眼里洪涛已经成了被诅咒的人,能躲多m.hetushu.com远就躲多远。
往茶几上一放,拿起电话就开始给大姨夫打电话,让他派人来再帮自己在院子里弄个双人墓,还得找石匠雕个精美的盖板。
“给老头雇个保姆吧,别说是我找的,让花蕾帮他张罗,实在不成还得麻烦姥姥出面。”短时间内说服不了金叔叔改变想法,洪涛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找人把他照顾起来再说。
洪涛在这方面就比小舅舅狼虎多了,活人死人都不怕,开车来到螳螂虾公司的楼上,从小舅舅办公室的柜子里抱着一个骨灰盒就回了家。
盖板上面是两只小老鼠,一只是自己,带胡子;一只是金月,脑袋上有个蝴蝶结。盖板背面也不能空着,要把自己的一生……不对,是好几生都刻画出来。
回家之后如果黛安和吉达在,就接着整理那些烂账,要是家里没人就去后海边溜达溜达,碰到老头下棋过去支支招,看见有人钓鱼站后面评论几句。
“金月的骨灰还在我这儿呢,你赶紧拿走,我都不敢回办公室待着。”小舅舅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一直劝洪涛先别来,过段时间再说。现在洪涛吃了瘪,他很欣慰。
洪涛看了一眼上面的签名,http://www.hetushu.com就知道这笔钱是从哪儿来、为什么来的,然后毫不客气的踹进了自己口袋,还得摆出一副毛毛雨的德性。
“老头没提过骨灰的事儿?”
不能出远门,更不能出国,洪涛索性就踏实到了极限。早上起来带着两个孩子、几个大人锻炼身体,吃完早饭就领着两个孩子穿街走巷的去上学。
“嘿嘿嘿……看到没,有本事的人坐在家里啥都不干,钱就顺着风飘过来了,服不服?”八月初的一天,吃晚饭时候黛安突然把三张现金支票放到了桌子上,整整五百万港币。
“换个院子住吧,活人离死人太近了不好。”大姨夫第二天就带着人亲自来了,看完洪涛的设计图之后眼里全是惋惜。他觉得这个外甥精神出了问题,好好一个人楞给逼疯了。可他既不会治病也不会疗心,只有一声叹息。
洪涛自己手里并没有多少钱,他的钱都分散在几个女人手中。要不古人云过,爹有娘有不如自己兜里有。现在洪涛想花大钱就得和她们伸手要,根本瞒不过去。
金月的死讯已经通过小舅舅告诉了金叔叔,这次老头挺坚强,没有住院,只是瞬间就老了十岁,连正常的工作都无法继续。
洪涛已经做www.hetushu.com好了挨骂甚至挨打的思想准备,不过见到老头之后他就知道,打和骂都不会有了。这个老人没有精力也没有力气再来和自己发泄不满,有的只是无奈和失望。
“你和杨薇合伙坑大卫杨,为什么还把托马斯也卷进去,缺德不缺德啊!”黛安显然也知道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大卫杨输了多少钱她管不着,但托马斯是她爹,洪涛这种伙同外人坑家里人的做法让她有些不快。
吃完晚饭要不去游泳,要不就在盛唐古艺里接着学舞蹈和柔道,十点之前准时送孩子回家睡觉。
中午准时把两个孩子再接回来,一起到魏老太太家吃午饭,一点钟带着孩子继续出发上学,下午再接回来看着他们做功课。
“你自己去吧,我可不回去了,那间房子以后改成套间出租,我去北面的新楼里办公。”小舅舅不怕活人,但有点小迷信。姥爷死后他从来不敢去姥爷的屋里睡觉,直到重新翻建了之后还疑神疑鬼的。
“你还别冤枉大卫,其实我原本就是想坑托马斯的,大卫属于误伤,他才是倒霉蛋。放心吧,托马斯现在已经不用藏私房钱了,你也不用担心他受穷,这点钱他出得起。就算是给外孙子或者外孙女的奶粉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