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4章 六夫人?

“……这个袋子也归你提了,说吧,我还能帮上你什么?”假客气碰上了真实诚,洪涛这次算栽了,掉进了别人的坑里。既然都掉下来了那就坦然面对吧,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
“既然你也是发起者之一,那我就不客气了,有什么说什么。以前你是怎么掌控家族产业的我不管,但是加入了我的公司之后,就得多少顾及一下我的感受了。”
她是彻头彻尾的豪门公主,从出生那天起就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每根骨头、每滴血液里都散发着浓重的逐利味道。
“毕竟这个公司是我的家族产业,主次观念必须得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合作下去,对我们双方都有利,能同意我的观点吗?”
“结果让小江的管家抱怨不止,他说你一个人的电话费都快赶上旅馆全年的总支出了。我说你就不能弄一部卫星电话嘛,那玩意挺好使的,也费不了几个钱。”
具体问题自己解决不了,恐怕也没法解决,但可以换个思路,别光盯着眼前,谁说以服装起家就不能干点别的了。
“转行可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就算我父亲同意也很难。大家族有大家族的麻烦,除了这个m.hetushu•com办法就没别的解决方案啦?”
洪涛肯定是说中了,但杨薇并没太诧异,更没忙着解释,反倒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然后就眉飞色舞的勾画起美妙的前景。说到动情之处,还伸手挽住了洪涛的胳膊。
“哈,你不会是在一直监视我吧,要不怎么知道我往国内打电话呢?老实和我交代,你这么关注我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也想把我变成你的第六位夫人?”
前面的张媛媛已经回头看了两次,洪涛不得不找个借口摆脱掉,否则晚上回家又是一条罪状。这几个女人折腾自己已经有点上瘾了,没毛病还玩命找呢,真不能再给她们送口实了。
“别和我喊冤了,这次捞了那么多,也不见你给我买点礼物感谢感谢,帮着提个袋子而已,难道说还得算个人情?”
杨薇对转行也很顾忌,大家族有个通病,就是船大掉头难;还有个通病,就是内部利益诉求不一致;有几个家主能做到张老太太那种言出法随的地步呢。
“杨家在国内的工厂大多数都是服装加工项目,出口业务居多。现在这么一弄,订单数量和质量都在大幅度下滑,假如找不到新的利润增m•hetushu•com长点,我的处境很不乐观啊,搞不好就是第二个黛安。”这次杨薇不是装孙子,说得全是实情。欧美的需求量一下降,她家的大部分产业就是第一波受害者。
杨家的事儿洪涛还没顾得上关注,也没啥必要过多关注,但杨薇权利大了总不是坏事儿。她在国内越强大,能帮上自己的地方就越多,自己也确实需要她这样的强援,尤其是在理想社区项目上。
这种人是改造不了的,至少自己没这种本事。所以她只能当合作伙伴,顶多算半个朋友,多一步都不能往前迈。
“说不定很快就能成为你们家的第二个利润增长点,到时候你凭借这份功劳,保不齐就能顺利上位了呢。”办法是有,对别人有难度,但对杨薇家应该不太难。但洪涛可不想白白告诉她,多少也得给自己换点实际好处。
她可不是孤立无援的黛安,也不是出身贫寒的张媛媛,更不是胸无大志、小富即安的齐睿和欧阳凡凡。
六夫人?洪涛真不敢去想,即便脑子里有这种念想身体也吃不消。就算真有神功可练,能让自己夜夜七次郎,那也不敢找杨薇这样的女人回家,甚至碰都不敢碰。
http://www.hetushu.com“家里把国内的产业都交给我了,全部!这还得念你的好,如果没有这次的大手笔,家里人也没这么痛快。”
“我可不想当杨家的乖女婿,所以说啊,咱俩还是相敬如宾比较合适。我没监视你,是你太会算计了,打长途都不舍得用自己的电话。”
“还革命夫妻、共同进步,你咋不说我们俩去烈火中永生呢。咱还是聊聊正经事儿吧,伞型公司的主意肯定不是黛安先琢磨出来的,我觉得这里有你的功劳。”
“再说了,就算是床上我也不见得比黛安差。她的启蒙老师还是我呢,徒弟不差,老师自然也不会差,你说呢?”
“这是好事儿啊,恭喜恭喜,以后就该称呼您杨大掌门了吧?这里没什么好馆子,等回京之后我给您弄个家宴,丽丽做得一手好川菜。”
即便提着两个袋子,杨薇也没打算放开洪涛的胳膊,依旧紧紧挽着手臂并肩而行,很像是带着孩子出来采购的小夫妻。
“……你要是能帮我和她们说说,以后别拉着我出来现眼了,我就帮你想个好办法,保证不影响你的家族主业,还能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其实闲着没事儿和杨薇斗斗嘴也挺有意思http://www.hetushu•com的,总比逛商场强多了。而且有她在身边,那几个女人以为自己在谈正事儿,就不再故意折腾自己了,多少能轻省点。
“我和你最多单独待半天,再多一分钟都不成,否则就很难活到四十岁。她们五个加一起也没你一个人的需求大,到不了半年就得把我从里到外全吸干。”
“这么听话?那好,你先帮我提一个袋子吧,我的腰都快断了。”两个人就这么一边小声交谈一边走,可杨薇的胳膊始终挂在洪涛身上。
“这可是你说的啊,你欠我一个人情,现在就想让你还我,不许反悔!”杨薇好像就在等着洪涛这句话,几乎是毫无缝隙的就跟了上来,不留半点反悔的时间。
“唉……看到了吧,这就是内外有别啊。你就知道哄着她们高兴,到我这儿就是受累的命。”杨薇提着一个大袋子到不太吃力,可嘴上的小话儿还是跟了出来。
“你就这么怕我?其实人家温柔起来并不比黛安差,虽说岁数比她大点,可我能帮你的地方更多啊。夫妻之间也不光是床上那点事,咱们可以做一对儿革命夫妻,在事业上相互扶持、共同进步。”
“那就换一换方向吧,别总是盯着一个产业,现在不都讲究和_图_书跨界嘛。”洪涛对服装行业没什么研究,次贷危机确实也加剧了国内面向出口企业的压力。
洪涛不想和这个怪女人纠缠下去了,她是装傻充愣的高手,现在又来了挑逗自己的兴致,再这么聊下去纯属耽误时间。
“同意,我的小男人当然是一家之主,你说往西我绝不往东。”杨薇估计并不太想听到这句话,但也没指望洪涛会忽略,说了是必然,不说算运气,在这个问题上没什么可讨论的。
“也不全是好事儿,这次金融危机咱们是赚了不少,可经济形势一下滑,对我们这些做实业的打击也很大。”
杨薇并不觉得洪涛是在拒绝自己,任何事儿在她脑子里都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只要双方都能找到利益共同点,那就是一笔成功的交易。
既然她不主动提,那就自己来吧。先把丑话讲在前面,以免大家各怀鬼胎、摆不正位置,那样对谁都没好处。
“在这个时间段把国内的产业推给我,不得不说也是一种考验,保不齐还有推卸责任的意思在里面。”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肯定不像她们那么好糊弄。我要有独占你的时间,不能太短。让我想想啊,每年几个月合适呢……你说半年怎么样,会不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