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章 血染山道

一人一马走了十几步,忽然回头远远望了一眼商队所在的位置,什么也没有多说,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迷蒙的清晨山雾中。
尽管各种兵器从四面八方招呼过来,那个游侠儿还真是艺高人胆大,手中长剑或挑或刺或撩或抹,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频频递出。
那人双手挥动子午鸳鸯钺,这两件奇门兵器的锋利钺刃舞作一团寒光直冲过来。
前手刚掷出斗笠,游侠儿并没有迟疑,轻轻一拍马背,纵身扑出,让漫天飞来的铁蒺藜,金钱镖和飞蝗石当场射了个空。
似乎一直以来,致笃大师为其他人所念的佛经,最多的便是这往生咒。
能够放出收服大黄岭众匪这句豪言,以这样的剑术,对方说不定真能成!
……
庚字商队的所有人慌乱起来,拉着力畜将满载的大车一点点往后退却。
用乌合之众来形容山匪并不为地,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军队,人多,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能够同时挤到游侠儿身周的人数始终有限,这与人多人少无关。
“逃命啊!”
其他山匪们再次鼓起勇气,在齐声呐喊声,各种长短兵器一同招呼。
“点子扎手,并肩子上!”
山匪中有人大喝了一声场面话,随即咬牙切齿地说道:“难怪敢大言不惭的想要收服我大黄岭的好汉,兄弟们,今天跟他不死不休!”
致笃一怔,又念了一声佛号,苦笑道:“施主深具慧根,贫僧见教了。http://m•hetushu•com
“往后退!往后退!莫要招惹是非!”
山匪们的士气登时跌落至无底深渊,战意全无。
商队护卫们将山匪们的尸体搬到路旁,连那些奄奄一息垂死的山匪也不例外,没有人会试图救治那些苟延残喘的垂死者,且不说是医石无效的致命伤,更何况这也是盗匪们的命,死在哪里便埋在哪里。
李小白与春管事两人面面相觑,他俩没想到前面那游侠儿心居然这么大,凭着单枪匹马就要平定大黄岭的匪患,想必身手定然十分高绝,否则像这般一人一剑一弓闯荡江湖,动辄就要灭别人全家,岂不是老寿星吃砒礵,活腻了!
至少这位李公子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铁石心肠之人,这是商队所有人此行最大的幸运。
前方骑在马上的那个游侠儿,摘下斗笠直接掷出,正中一名山匪的胸口。
抱剑纵马的那个年轻人目光冷冷的打量了一眼突然拦住前路的众匪,语气没有任何波动地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李小白对这些山匪的看法正好与他相反,横竖是人渣,不如死了算球,早死早超生。
山匪们登时被激怒了,抄着各式各样的家伙杀将上来。
在他看来,这些山匪若是能够悔悟并改邪归正,便是善果。
对方在眨眼间刺倒十几人,完全是毫无花假的真功夫。
李小白忽生促狭之意,问道:“大师为何修佛?”www.hetushu.com
片刻的功夫,尸横遍地的官道上,只剩下几声微弱的呻吟,幸存的山匪逃了个干干净净。
剑吟悠扬,游侠儿轻轻一抖手中长剑,沾染的血水倾刻间抖落,剑刃恢复为原来的光可鉴人,仿佛犹有余力。
“管事,我们怎么办?”
李小白提起嘴角,熟悉他的人若是看到这个表情,便知道这小子要开始使坏了。
春管事也不曾料到这一趟竟然走的如此风波不断,他有些为难的沉吟起来。
“就是你了!弟兄们!干他!”
剩下不到原来一半的山匪们浑身颤栗的望着他,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惊恐,面对剑术如此超绝的对手,他们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无论怎么拼命,也依然如同以卵击石。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噌……
“围住他!放暗青子!”
“走都走到这儿了,难道还要退回去兜圈子?”
面如土色的春管事连忙大叫,他看到有几个护卫有蠢蠢欲动的迹像。
……
“好身手!”
“大当家死了!”
各种江湖黑话飚起,山匪们非但不惧,反而激得凶性大发。
其他人再也按捺不住对死亡的恐惧,仓皇嚎叫着作鸟兽散。
惯是见多识广的春管事犹自倒吸了一口冷气。
春管事看了看李小白,苦笑着说道:“呵呵,继续往前吧!”
春管事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低估了那个和*图*书游侠儿的身手。
与招惹上那些山匪相比,再走回头路更让李小白感到心塞。
由于春管事反应及时,商队后撤迅速,并没有被山匪们围进去,看起来前面这伙好汉的目标并不是他们。
也不知是谁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突然大喊了一声。
在商队里一直存在感很低的致笃大师站在那些尸体旁边,手中拨拉着佛珠,不断吟颂着往生咒,希望那些恶人下辈子能够做个好人。
庚字商队已经来到大黄岭的中心腹地,走了将近一半的路程,退回去颇有些不甘心,可是前进又有可能被卷进那个游侠儿惹下的麻烦里。
一旦消除这片群山中的匪患,不啻于造福一方,道路畅通后,封狼道与关华道必然来往更加密切,许多货物都能够更加便宜的运输到各地,百姓们也能够得到实惠。
山匪们眼花缭乱,根本捕捉不到剑光所在,对方反而如闲庭信步般在人群中或进或退,身形飘忽不定,剑招干脆利落,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每一步都会有两三人兵器撒手或紧紧捂住要害处带着惨叫声倒下。
“嘶!这游侠儿好生厉害!”
“呔!前面那厮,是你想要收服我大黄岭的各路好汉吗?还真是大言不惭,不知死活!”
“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哎哟我勒个去的,可以啊!
“宰了这厮!”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武侠大片,李小白左右张望,想要找地方点赞。
李小白等人几乎hetushu.com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在他的心口处,鲜血染红了衣襟,空气中弥漫着浓浊的血腥气,铁打的汉子也禁不住一剑穿心。
甚至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一百多山匪悉数倒在了地上。
就听到一声怪叫,那只斗笠仿佛大锤一般,将那名山匪连带着身后数人一并砸翻在地,杀过来的众匪们气势立时一滞。
李小白来到致笃大师身后,忽然说道:“大师,苦海既无边,回头又怎会有岸?”
这句话的意思似乎在嘲讽致笃大师光说不练,只会站在边上说风凉话,若是更加不客气些,便是冷漠无情,与佛家的大慈悲完全背道而驰。
……
“好,好厉害!”
“大师为何只自渡,而不渡人?”
游侠儿落地时顺势就地一滚,随即纵身而起,扑进杀来的山匪人群中,紧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光就像雷雨云中乍闪即逝的雷电,以令人昨舌的频率激烈闪烁,就听到一片惨叫声连接响起,不断有山匪身上喷出触目惊心的血花哀嚎着以各种各样姿势摔倒在地。
这一趟若是怂了,恐怕大黄岭再无他们这个山头的立足之地,该狠的时候还是要狠,否则就别吃劫道这行饭。
颂完往生咒后,致笃大师摇了摇头,他的慈悲之心见不惯这些杀戮,哪怕死的是山匪。
“南无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好快的剑!”
因为提前离开马背,大多数暗器并没有波及他所骑的马,顶多只有几枚大m.hetushu•com个儿的飞蝗石滚落在马蹄下,游侠儿对时机的把握堪称准确。
致笃大师神色肃然地说道:“得证菩提,大清净,大自在!”
此前那个使子午鸳鸯钺的山匪躺在同伴的身体上,仰面望着天空,嘴唇嚅动了几下,眼睛渐渐失去了神彩。
商队护卫头领看得目眩神驰,心潮澎湃,他也练得武功,不过与对方比起来,也就是三脚猫了。
一声悠扬清越的剑吟在包围圈内响起,李小白心中莫名一跳,那内只有心神才能感知到的莲花花苞仿佛突然出现一丝感应。
在猝不及防间吃了个大亏的山匪们无不惊惧不已的齐齐散开,立刻让出了一大片伤亡满地的空间,被围在正当中的游侠儿依旧高傲的抱剑而立,腰杆儿如标枪一般笔直,周身滴血不沾,凛冽的目光就锋利的刀剑,逼迫诸匪不敢与其对视。
游侠儿收剑入鞘,重新捡回了自己的斗笠,掸了掸上面的灰,重新戴上,然后寻回自己的坐骑,翻身上马,优哉游哉的继续上路,甚至连多看一眼满地山匪尸体的兴趣都没有,仿佛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快跑!”
商队护卫头领提醒春管事,他们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前后不过三四息的功夫,就有十几个山匪躺在了地上,大多数完全没了动静,只剩下两三个依旧在奄奄一息的挣命。
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邀了这位李公子同行,不然他还真的没有胆量带商队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