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5章 考验

仿佛为了印证自己所言非虚,甘老头凝神片刻,当着李小白的面,认真而严肃的用手指平空描绘,在空气中留下了一个淡淡的法阵,随即就像轻烟一样消散在空气中。
看完与看懂又是两回事。
“这一点儿都不难!真的!”
李小白又掏出了一颗小还丹,疗伤强体正是这枚丹药的强效。
“已经看完!”
当初师傅一句一句给他细解,再加上日复一日的苦练,这才完全继承了这本图录的精髓,前前后后投入了将近二十年的苦功。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更加异乎寻常的事情,李小白平空勾勒出来的两枚法阵居然仍未消散。
确实不难,他只尝试了一次就成功了,随后更是屡试不爽。
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似乎只有口口相传的传说里才有这样的异相。
对方当即接住,向李小白用力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珍而重之的替师傅收好。
甘老头猛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两枚由灵气凝聚成形的法和-图-书阵,随即又不可置信的望向李小白,变得语不成声。
寻常人翻上两三页就会头晕眼花,自己当年足足花了三年才摸着一点点门槛,已是殊为不易,哪有一夜之间就能看完的。
三个徒弟看到师傅拿出秘不示人的压箱底绝技,情不自禁的齐齐失声惊呼。
直到良久,一阵剧烈的咳嗽终于打断了老头的狂笑,他脸色涨得通红,好一会儿才顺过气。
“你,你真的会了!”
三枚鸡蛋般大小的赤红色晶体,两枚鹌鹑蛋般大小,内含氤氲白烟的灵晶,两个半满的小口袋,一只还剩少许液体的琉璃瓶和一支只剩下半截的飞剑。
李小白和甘老头的三个徒弟有些担心的看着甘老头,担心他会在下一刻生生笑断了气。
一看到走入铺子的李小白,甘老头就劈头盖脸的质问道:“来这么早做甚!昨日给你的书看懂了么?”
李小白抬起双手,左右开弓,飞快描绘出两个不同的法阵http://www•hetushu.com,悬浮于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毫光,却依旧聚而不散。
我的老天爷!
曾经服用过一次小还丹,甘老头十分清楚这颗丹药的效力,更加舍不得白白浪费在自己这个已经半截入土的老家伙身上。
“怎么?看不懂?老夫就知道是这样!里面有术道秘法,哪有那么容易学,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李小白捧着飞剑法阵图录恭恭敬敬地递还。
“你,你……”
许久之后,甘老头才从回忆中醒过神来,说道:“这是祖师爷留下来宝贝,已经不多了。”
仅仅一个晚上就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他这一脉的剑匠传承实则为无奈之举,有天资,可以轻而易举修炼飞剑法阵图录开篇法诀的年轻人早已经被术道宗门挑走,只剩下一些高不成低不就之辈,难得有铸剑天份的人才能被引入门墙,即使成为技艺精湛的剑匠,想要打造飞剑依然并不容易。
可是随即又一阵失落,m•hetushu.com他们并非不想继承师傅的衣钵,只是天资有限,这辈子恐怕只能当一个寻常的剑匠,打些凡兵俗器,与神秘的飞剑仙兵无缘。
“甘老,你还是吃颗药吧!”
他意味莫名的看了一眼李小白,这才捧出这只表面红漆早已经龟裂的木盒,小心翼翼的吹了吹浮在上面的灰尘,目光深沉,嘴唇嗫嚅无声,仿佛陷入了回忆中。
“随你!”
仿佛甘老头是在数落旁人一般,李小白带着微笑,谦谦有礼的抱拳行礼,再次重复道。
“是这样吗?”
李小白接过木盒,将其放在屋内的桌上,依次打量,同时说道:“火晶三枚,灵晶两枚,海金沙半袋,洛玄石半袋,嗯,澜沮圣水一小瓶,最后一支是飞剑,似乎加持了锋锐,坚韧,破邪,烈焰,隐幻,还有未成形的风旋阵。”
原以为需要悉心教导一年半载才会进行到这一步,然而没想到自己一个没留神,差点儿就让这小子给掏空了。
他怕这一通笑和图书,把对方的隐疾给诱发出来,用小还丹镇压是最好的选择。
李小白掏出一支小瓷瓶,将小还丹倒了进去,拧紧瓶塞,扔向甘老头的大徒弟。
甘老头将木盒递到李小白面前,这似乎是最后一道考验,也是最重要的。
轻轻开启盒盖,露出了里面的物事。
“法阵!”
老头子唠唠叨叨的夺回书册,像宝贝一样塞回怀里,甚至不肯让他的三个徒弟多看一眼,他突然停下动作,有些难以置信的回望向李小白。
“好,好,好,哈哈哈,哈哈……”
甘老头领着李小白来到后宅,从屋内看似毫不起眼的石块垒墙上取下一块石头,露出了一个碗口般大小的墙洞,里面静静的放着一只红漆木盒。
赤红色晶体蕴含着大量火性灵气,似乎稍稍激发就能够迸发出炽热的火焰,与海金沙和洛玄石曾经记载于对方给自己看过的矿物辨识手册,灵晶虽然没有记载,但是他手上就有,自然能够一眼认出,而澜沮圣水却是曾经在封狼道节http://www•hetushu•com度府的皇库内听清瑶念叨过,是一种飞剑制器的重要淬炼液,因此也不陌生。
李小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历代祖师数十年如一日的艰难修行岂不成了笑话?
甘老头依旧不肯相信。
“那么这颗小还丹,小子便传门给您留着。”
“你来看看,这些是什么?如果认得,咱们就继续,如果认不出来,你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
“不必在老夫身上浪费这些仙丹,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已经看完,多谢甘老!”
说完后,他望向甘老头,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甘老头不置可否,他望着李小白说道:“既然你已经能够掌握灵针刻阵的要领,那么老夫便教你最重要的东西。”
“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小郎莫要哄老夫!”
甘老头突然笑了起来,不仅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甚至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即便这样,依旧笑个没停。
不过这样也好,多指点些时日,这门传承便越加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