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0章 报备

“运气好!”
蛮人国度基本上全靠自治,也没有什么刀笔吏,作为统治者的巫师一边要修行,一边要镇守自己的领地,如果把管理工作弄的太复杂,那是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自然是能简则简。
手持长矛的蛮勇们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
这个老巫师并不是蠢人,应该猜到了自己的来意。
“好了!你可以走了!”
“没错,我一个人!”
吴尊中巫睁开混浊的双眼,一句话就叫破了李小白的来历。
然而没想到,居然出了意外,这个外来的大武朝术士居然干掉了莫塔中巫的手下,果桉镇巫主葛里郞。
“看来是加泰莱告诉你的,虽然触犯了规矩,但是不知者不罪,这件事我会帮你与莫塔中巫说,想要稳妥些,你先在巫主府内多留几日。”
“是的!”李小白言简意骸地回答。
越庆国没有县令,刺史,统御镇以上聚居地的最高长官职务名称只有一个巫主,管镇子的叫巫主,管城池的叫巫主,管和*图*书领的叫巫主,甚至掌管整个越庆国的,还是叫巫主。
李小白来清兰城的目的,不仅仅是报备,主要还是为了打探消息,以便于自己在越庆国内的行动,免得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可不像傻乎乎的一头撞进天邪教的陷阱里面,自己的修为原本就不高,再主动作死,那是真的找死了。
李小白点了点头,也不待招呼,径自来到吴尊面前的,直接盘腿坐在草席上,两人中间隔着一张矮几,相对而坐。
正如小白同学所料,吴尊中巫人老成精,从简单几句话中就了解到了大致情况。
在一座深邃的巨石大殿内,李小白看到了清兰城的巫主,吴尊中巫。
修为低弱的异国修士来到这个国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掠走,甚至死无葬身之地,敢来巫主府报备的人,无不是实力强横的凶人。
李小白这身打扮实在是显眼,站在清兰城的大街上,就像是黑夜里的明灯,守卫巫主府的蛮勇老远就看到了他,刚来www.hetushu.com到门外近前,就大声喝止。
李小白话音刚落,背后寒毛莫名竖了起来,他看到眼前这位老巫师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他是绝不会想到这个来自于大武朝的年轻术士竟是驾驭着一头真丹境大妖直接飞过来的。
这声“公子”的口音里明显带着别扭。
“我是大武朝的术士,前来报备!”
“来时路上,清兰城东北二十里的镇子里,我杀了一个巫师。”
即使这个年轻人无意中破坏了越庆国巫师之间争夺领地的规矩,作为受益者,吴尊还是领下了这份情,并没有冒冒然将李小白推出去面对莫塔中巫的怒火。
李小白将马匹的缰绳交给守门的蛮勇,便跟了进去。
巫主府的蛮勇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个牵着马的弱质少年竟是异国修士,在他们的印像中,来自于越庆国以外的修士要么是中年人,要么是老者,如此年轻根本闻所未闻。
“请讲!”
李小白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接着说道:“有几件事想请教吴尊大人?”
m•hetushu•com尊的语气虽然没有任何波动,李小白却隐隐感到了一丝威胁。
“不是!”
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蛮勇的认知大致上也没有错,除了年龄以外,小白同学也确确实实符合凶人的标准。
“你是来自大武朝的术士?一个人来的?”
越庆国虽然与大武朝同一语种,国内却没有公子的说法,蛮人公子恐怕怎么听怎么别扭,如此称呼,还是看在修士的身份上给李小白的尊重。
所谓报备就是这么简单,吴尊放下笔。
只不过这些巫主之间,以修为高低和统治区域的大小,人口多少作为身份高低的衡量标准。
李小白直接含糊其词,清瑶和洪璃的存在,他并不像这么随随便便让人知道。
越庆国可不是一片宁静祥和的土地,各种奇诡到难以想像的巫术,即使是黑蛮人自己也未必能够数得过来。
吴尊依旧是不咸不淡的态度。
“是葛里郞!”吴尊忽然摇了摇头,二十里并不远,他早已经得到汶桉镇遭到果桉镇巫主攻打的消息,但是自己修为受损,http://www.hetushu•com一时间无法恢复,不得不坐镇清兰城,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自然也无法支援汶桉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汶桉镇的巫主加泰莱渐渐不支,即将失去整个镇子。
李小白没打算瞒着对方。
“站住!外乡人!这里是清兰城吴尊大人的府上。”
老巫师慢吞吞的拿出一张皮卷和一只墨盒,找了一支山鸡尾羽,准备记录上来。
“是加泰莱吗?”
汶桉镇若是易手,虽然不会让他的领地实力元气大伤,却不是一个好的征兆,此消彼长之下,莫塔中巫的势力必将大涨,自己的地位将会越来越糟糕。
“名字,宗门,年龄,修为!我这里记下就行了。”
殿内除了一排排竹架上的皮卷,几只歪歪扭扭的柜子,地上铺着一大块草席和一张矮几,十几盏油灯分布在角落里,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还有一堆旺盛的篝火。
吴尊中巫疑惑地说道:“初识境高阶,应该不足以御剑飞过枯龙山吧?”
有一名蛮女端着一只木盘,将一只陶碗和一盘水果放在了李小白面前,算是简单的www.hetushu.com来客招待。
如果不是跟着海船抵达越庆国,就只有从两国交界,毒瘴弥漫的山区飞越,莫说是初识境的术士,就算是炼神境想要直接驭剑飞过来,也得担着几分风险。
除此之外便再无他物,这座石殿内的摆设十分简陋。
对方是一个枯瘦的老头,一块半旧不新的粗布斜披在身,顺势缠在腰间,根本不像一件衣裳,只是一大块布匹直接往身上一挂就成了遮羞之物。
“请!”
路上确实遇到了一些小妖,可是还没等靠近,那妖族无不吓得四散奔逃,借它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自己来投喂一头青蛟。
巫主府占地不小,却没有大武朝的深院高墙风格,几近一人高的矮墙背后树木高大林立,粗狂的巨石甚至没有任何打磨,直接堆砌起来,却彼此严丝合缝的堆叠成颇具蛮族风格的建筑。
片刻之后,前去通报的蛮勇回转来,态度明显有了变化,说道:“请公子随小的来!”
李小白摇了摇头,刚说完,笼罩在心头的威胁骤然消散。
“李小白,没有宗门,20岁,术道初识境高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