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3章 毁祀

“小郞师弟说的没错,这地方是死地!”
天神是什么鬼?
乃野部落就算挖上一百年,也休想将祭祀之地重新给挖出来。
是还不是,就在李小白的一念之间。
“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
“那你们在祭祀什么?”
“哼!师弟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这些蛮子完全不知道李小白三人跟他们供奉的血神到底有什么恩怨瓜葛,依旧陪着笑脸,将三人奉为上宾。
李小白继续问道,血神和邪神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有可能是两回事。
紫华山会盟,对方没少在各个宗门的长老和宗主面前出风头,甚至直接举报魔宗的线索,尤其是那个祭坛及祭坛的用途,更是让宗个宗门忌惮不己。
李小白摇了摇头,懒得解释。
畜牲死在这里,蛮子不敢搬来居住,宁可在谷地中央堆石成堡,必然有其缘由。
老蛮子终于听懂了李小白的话,连忙用结结巴巴的汉话说道:“天神,我们是乃野部落的子民,拜见三位天神!”
可惜琉璃心的笼罩范围只有一百二十多丈,若是能够达到千丈,恐怕没有人能够偷窥他。
事实上每扩张一丈,映入心神的信息细节就会暴增不止一倍,除非他的精神力再次暴涨,否则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信息倒映。
根据落松的死状,再结合乃野部落不久前的祭祀,李小白猜测着那个什么邪神距离他们并不远,甚至正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术道会盟统一行动的奖励可经比宗门内部自己的奖励要重的多。
李小白知道靠近火山的危险,就怕是气体中毒,浑身瘫软在地,眼睁睁看着岩浆一点点漫过自己的身体,一寸寸烧成飞灰。
万里听出了李小白的不满,连忙喝斥道:“朱易师弟,不可鲁莽!”
石堡外的积雪已经厚达两尺多深,即使骑在马上,行走也极为艰难,在看不到地面的情况下,外出完全依靠经验,若是冒冒失失的往雪地里冲,说不定会不小心陷进hetushu.com雪坑里,只能等着来年才能挖出来。
队长万里冷冷的看了朱易一眼,目光中的警告意味让他杀气立刻消散全无。
朱易忽然笑了起来,使毒避毒解毒,正是他所在的宗门最擅长的。
朱易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他以为附近多半藏着凶手。
“不知道!也许有古怪!”
满身挂着皮毛,男的胡子拉碴,女的灰头土脸,一群人乌泱乌泱冲了出来,来到三人面前,毫不迟疑的纳头便拜,然后叽哩咕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当听到三位天神想要去祭祀之地看看的要求后,老蛮子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老蛮子被其他人围着,脸色有些难看,只不过乃野部落根本不是天神的对手,敢怒却不敢言。
“先把这里毁了再说。”
“师弟,这里是魔宗的祭坛吗?”
根据老蛮子的指点,再加上朱易此前侦察的印证,三人很快找到了位于山谷尽头的祭祀之地。
没文化,真可怕。
……
看到李小白的举动,万里疑惑一下,也跟着有模有样的放出风幛。
方才还要喊打喊杀的朱易吓了一跳,这些蛮子都疯了吧。不管不顾的扑通跪在冰天雪地里,不住的磕头,有几个直接磕在了冰坨上,脑门当场见了血。
万里看了看祭台,望向李小白。
看到这里舒适宜人的环境,九毒门弟子朱易实在无法理解那些蛮子的想法。
虽然不明白死地形成的缘由,还是有些见识的万里立刻猜测到这里是一处大凶之地。
因为没有考虑到这样的地方,他并没有准备防毒面具,也不知道毒气弥漫的周期,随手放出一个风幛,护住自己的身周。
“这些家伙一定是杀死落松的凶手。”
李小白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惶恐不安的老蛮子,对方的汉话也仅限于勉强交流,掌握的词汇量极其有限,有时候不得不需要连蒙带猜,想要继续深入的问下去,就怕对方想要说的和和-图-书自己理解的是完完全全的两码事。
万里总觉得这个血神有些可疑,尤其还是沾着一个血字。
杀人暂且不行,搞破坏却没有任何问题,三人祭起各自最拿手的法术,照准这条宽六十余丈的山崖洞口一通狂轰滥炸。
前几日若是落松回去报信,自己留下来等候,恐怕变成一具枯萎干尸的就会变成他自己。
“管这儿是不是魔宗,把那个血神揪出来再说!我术道宗门弟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好杀的。”
“也好!”
没有六芒星法阵,没有石柱,没有邪神丹,自然不是天邪教的祭坛,而圣宗更不会有这样的东西。
“哈哈,朱师兄,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一个叫血神的家伙,还吃不准是什么路数。”
“呵呵,有毒?我九毒门玩的就是毒,怎会怕毒!”
“明明有这么好的地方,这些蛮子为什么不搬到这里来,却偏偏要住在谷地中央的石堡里。”
巨大的轰响声在山谷内回荡,石堡内的蛮子们惊疑不定的伸长脖子远远眺望,却只能看到祭祀之地方向升起些许烟云,始终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巡逻队员,须弥宫弟子落松死状就是被抽取了全身精血,整个人枯萎而亡,多半与这个血神有所关联。
“这些家伙在干什么?”
朱易与万里两人彼此面面相觑,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将自己三人称为天神。
“先去他们的祭祀之地看看。”
巨石上遍布深逾近两寸的凹槽,最后汇聚至中央的一个面盆大凹坑,里面还残留着依旧嫣红的血水,已经变得浓稠无比。
石堡内有人从门口和窗洞往外张望,看到剑光从天而降,落在了石墙外,整个部落立刻骚动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从石堡内涌出。
在山壁上的一片凹陷之处,有一片略为平整的岩洞,洞口极大,宽约六十余丈,却是不深,只有近二十丈,最深处有数条地缝,里面隐隐泛着红光,有热气流http://www.hetushu.com和硫磺味散出,似乎直通地火。
朱易不敢与李小白顶嘴,怕万里收拾他,只好悻悻然的歪过头认怂。
辨认“魔宗”祭坛上,对方有着权威性的发言权,万里不疑其他,表情有些失望。
杀机这么重,这就是术道中人吗?李小白暗自摇了摇头,说道:“杀若是有用,还要我们做什么,直接让刽子手当皇帝,当宗主好了,他们杀过的人,说不定比他们见过的人还多!”
“这里通着地火,往往会有毒气弥漫出来,稍不小心,便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夺走性命。”
“住手,别冲动!”
天神?
老蛮子不敢隐瞒,生怕眼前这三位天神与血神一般厉害,反手之间就能让整个部落人畜死绝。
他皱着眉头,在祭坛上来回踱着步,最后摇了摇头,说道:“不是魔宗的祭坛。”
几个蛮人小孩正在雪地里嬉戏玩耍,看到三道剑光冲入谷内,先是疑惑,随即纷纷大叫起来。
真是大惊小怪,朱易却是认为两人太过小题大作,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做,直接跟在两人身后。
朱易看到那些蛮人,掩饰不住自己的杀意,想要发出自己的飞剑大杀特杀一番。
不过对于李小白三人而言,厚厚的积雪却丝毫不成问题,踩在飞剑上,几乎贴着雪面缓缓而飞,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气体之毒,与草木矿石活物之毒完全是两码事,入口和沾肤之毒发作最快也要几分钟,而气体中毒却是当场毒发,迅猛而霸道,挡无可挡。
“不是吗?”
毁了祭祀之地,也没有看到血神冒出来的朱易在返回谷地中央的石堡后,直接冲着会说汉话的老蛮子喝道:“老家伙,那个血神在哪里?”
“别乱来!”
没一会儿功夫,整个洞口被法术炸得碎石崩塌,深逾二十丈的山洞完全被乱石填死,山壁也不成了形状。
祭祀血神的地方位于岩洞深处一堆碎石中央的巨石上,距离通往地火的地缝只有两hetushu.com三丈。
哪怕这里通风极好,但是站在祭坛上,依然可以闻到刺鼻的血腥味。
原本是天邪教的邪恶祭坛却被李大魔头扣得一手好锅,直接栽在了魔宗身上,如此一来,术道弟子一旦发现天邪教的存在,立刻就会当作魔宗来群起而攻之。
李小白走上前去,抬脚踹翻了领头的那个老蛮子,一点儿也没有尊老爱幼的想法。
“有凶险?”
意识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万里点了点头。
山谷内同样是一片白雪皑皑,只不过两侧山梁挡住了呼啸的寒流,虽然同样苦寒,却比外面要强上许多。
不过对于缺少铁器的蛮部来说,能够留出铁料配额,专门备下一支铁钎,却已是相当不易。
“我等以畜牲之血祭祀血神!”
李小白指了指不远处,那里可以看到一些误闯到这里,却莫名其妙变成森森白骨的牛羊尸骨。
虽然未必是有意,但是老蛮子的话听起来依旧不尽不实,让李小白很难判断,他也无法确认老娘手下有没有一个叫血神的家伙。
李小白脚踏飞剑,直接往洞外飞去。
雪域高原的蛮子虽然野蛮粗卑,但是在识时务上却与市侩狡猾的汉人没有任何分别。
李小白喝住了他的冲动。
将生生的大活人变成可怕的邪兽,这种诡异的事情直接促成了原本即将分崩离析的术道会盟。
“怎么样?”
“再问问,他们祭祀的血神到底是什么人?”
谷地中央,地势相对较高的拱起处,隐约可见一些石砌的围墙和堡垒状建筑,还有在雪中瑟瑟发抖的牛羊,它们的数量不及入谷时的五分之一。
“如果是血神杀了落松师兄,他一定没有走远,就在附近!”
蛮子们的想法真是够简单的,谁会飞,就被当作神来供奉,或许是因为还有救命之恩,他们干脆将对方膜拜起来。
与南方的黑蛮白蛮打过交道后,他便知道,与这些居于蛮荒贫瘠之地的山野之人交流,最好是有什么说什么,世俗礼法只会成为m.hetushu.com双方的沟通障碍,反而会让对方听不懂。
“呼吸放慢点,没人给你收尸!”
他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怕又冒出一个跟天外邪神一样的家伙,把这方世界当作彼此争夺的战场,李大魔头就算是真的魔头,恐怕也只能徒呼奈何。
朱易未必完全是为了替须弥宫的落松报仇,更多的是站在术道同门的立场上,五宫七宗十三门同气连枝不止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彼此相爱相杀是关起来的自家事,哪能容得外人染指。
朱易杀气腾腾地说道:“那就杀了那个蛮子部落,逼血神现身!”
一个天神就能掌握整个乃野部落的生杀予夺,而三个天神同时在此,就算是血神亲至也不是对手吧,这样的要求,乃野部落根本没有拒绝的资格。
时节已入寒冬,到处是一片冰天雪地,厚厚的积雪堵住了出入山谷的道路,蛮子部落躲在谷内越冬,等待着来年开春,冰雪融化,好在第一时间争夺丰美的草场。
若是能够率先发现魔宗余孽的线索,对他来说绝对是大功一件。
“一年前,血神大人救了我们,我们乃野部落就供奉血神大人!他和你们一样,会飞!”
崇尚强者,紧跟强者是这片雪域高原的重要生存法则之一。
洞口附近随处可见温泉横溢,其他地方是一片冰天雪地,这里却暖意融融,水汽升腾,还能看到些许顽强的绿意,仿佛初春。
巨石经过简单的平整,隐约可以看到钎凿的痕迹。
所有成年和老弱畜牲都已经在第一场雪时全部宰杀风干和熏制,只有这样,储存的草料才能够让这些半大不小的牛羊勉强熬过冬天,而不会被全部冻饿而死。
“喂,说人话!”
李小白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开门见山问道:“你叫什么?你们有见过其他天神吗?”
朱易的语气里充满了名门正道的骄傲。
万里也同样吃了一惊,他也弄不明白这些蛮子的路数。
万里听着老蛮子怪腔怪调的汉话,实在是捉摸不到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