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2章 大兄李墨

李小白向角落里的金瞳六耳猕猴看了一眼,与清瑶和洪璃不同,这只小猴子是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却又保持着一颗坚强好胜的心,仿佛与那个真正的孙悟空一般无二。
李小白似笑非笑的看了大兄一眼。
“那个血神是天邪教之人,我有证据。”
抢得一日,能抢得一世吗?
李小白的草台班子也算是早有预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五宫七宗十三门还在到处找圣宗和天邪教的麻烦,却不会想到,又有一支势力正在暗中崛起。
“嗯!刚刚得了一处秘藏洞天,大兄正好可以帮我!”
察觉到李墨陷入深深的自责,李小白一本正经的瞎说着大实话。
“他们,他们……”
芷蓉缓缓睁开眼睛,却看到粗糙的岩石,突然一怔。
炼神境的术士就有底气宣称自立门户,确定不是在吹牛?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李墨却是毫不犹豫的应下了,自家人若是不帮,他还能帮谁,不过他继续问道:“如果就你我兄弟二人,如何建立这个宗门。”现如今,李墨已经有能力也有信心保护李家的家业,不再是昔日那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人。
李小白笑了笑,言归正传。
“我这是,这是哪儿?血神呢?还有他?他是……”
“若是真有这么一处所在,为兄必责无旁贷。”
“术道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强大!”
“大兄接下来做何打算?”
仿佛难以置信般重新上下打量着自家上郞,李墨实在无法相信,昔日纨绔惫懒的小郞竟然会在短短这几年里做出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
李小白看着大兄的反应,估计对方一门心思修炼这本《万血神诀》,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变化,明明已经拥有灭掉摘星阁复仇的实力,却依旧谨小慎微,躲在雪域高原埋头修炼。
“化形境和真丹境的妖族?它们真能够听你的话?你的术道修为到底是炼神境,还是……”
“绝不能放过他们!”
乍然看到陌生男子,芷蓉有些不好意思。
“我http://m•hetushu•com,我不知道!”
芷蓉已经是不止一次从李小白口中听到“天邪教”这个势力。
横竖天邪教都是要挨收拾的,不如收拾得更猛烈些吧!
李墨颇有些瞠目结舌。
血神没了就没了吧,以后自己帮衬小郞开山立宗,自然不再需要血神这个身份了,这个血神清蒸还是油炸,随便处理吧!就当发挥最后的余热。
在这片冰天雪地的无人区苦修《万血神诀》正是为了报仇,可是这个仇已经报了,使他一时半会儿没了目标。
实在无法想像,三支巡逻队近四十人踌躇志的联手,竟与血神拼了个同归于尽,如此惨重的人员伤亡恐怕会让术道会盟都会之震动。
只不过搂草打兔子,却把大兄李墨给惊了出来,倒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人心难测,此一时彼一时,李小白也没有这个耐心试上一试,平白把保密局好端端的架子给毁了。
显然为错过这场复仇盛宴,李墨惋惜不已,直叹着气。
李小白甩得一手好锅,他屡屡破坏天邪教的大计,各种证据信手拈来。
亲手将温柔可人的香君小娘培养成杀伐果断的女帝,连小白同学自己都有些惊诧命运弄人,恐怕这个蛊惑人心的魔头真是坐实了。
她警惕的转过头察看自己身在何地,看到李小白在火堆旁的背影时,这才缓缓放松了下来。
自从得知摘星阁被屠灭,马匪老刀把子也死于非命,压在心头的一座大山尽去,李墨反而陷入了新的茫然。
“什么?阿,阿爷没死!”
若是真的天下大乱,恐怕连术道也休想置身世外。
听到这个静霜宗女术士提及血神,李墨的表情就有些不太自然起来,摸一摸鼻子,掩饰着心中的忐忑。
不过神霄宫真人无城子派来的亲传弟子万里倒是个人才,不过倒是可惜了!
“不止是摘星阁,还有好几个术道宗门都被我屠了!鸡犬不留!”
就算他有心去搜寻,被雪崩冲击后,埋在雪下这么久,恐http://www.hetushu•com怕早已经冻得硬了。
否则这个意外得到的秘藏洞天就只能当作私家花园和固定仓库来用,保密局的人手虽然现在用得称手,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若是知道了这处福地所在,会不会有人生出不应有的念头。
“差不多吧!武家小娘是前太子的遗腹女,现在是女武朝的女帝……术道好几个宗门的真人因我直接或间接丧命……妖族的当代玄武也……还有天邪教……”
“大兄莫责怪自己,其实小弟惹祸能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在大兄之上。”
李小白提议道:“大兄不若跟小弟一起吧!”
“是的,他们正在积蓄力量,准备屠灭术道,称霸天下!”
自己似乎和衣而卧了不知多长时间。
大武朝的皇家秘情司和圣宗的人才可劲儿让他划拉,双方都出人意料的默许了这样的行为,这使得保密局成立之初,便精兵强将,构架齐全。
在家中相夫教子的这段时间,依然不可避免的曝露出一些不同寻常之处,十六载寻觅仙道,何尝不也是暗中寻找母亲的下落。
总不能喝斥自家小郞也是惹祸秧子不成?
“跟着你?”李墨目光投向李小白身后,那个静霜宗的女弟子,难道也要投入术道宗门吗?
李墨听得将信将疑,他一眼就能看穿李小白的术道修为,可是对方又能够与自己战的不落下风,与寻常炼神境术士委实截然不同,又让人不得不多信几分。
寻仙十余载,虽然入术道无门,但是一些基本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
兄弟二人围坐在火堆旁,分享着味道寡淡的汤水,聊了不知许久,角落里的草榻上忽然传来嘤咛一声。
家破人亡的心头阴影尽去,仿佛解开了死死捆住自己的枷锁,李墨欣喜若狂,通体一阵轻松,但是自言自语到最后,却低沉了下去。
芷蓉连忙从草榻上站起身见礼,随即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李小白,说道:“血神被你干掉了?”
芷蓉银牙紧咬,将众师http://www.hetushu•com兄师姐的伤亡,一笔账算到了天邪教的身上。
“其他师兄呢?”
李小白正缺一个可以坐镇秘藏洞天的高手,总不能让大小妖女出面,大兄李墨是再合适不过,实力足够,又非常可靠。
李小白看到大兄的反应,便知道圣宗已经找到了他,他却不知道圣宗的存在。
“没错,好的很!跟阿娘在一起,阿娘曾经是五宫八宗之一的圣宗圣女,现在重整人马,正准备着复仇呢!”
“血神?血神已经被我干掉了,凌空打爆,连渣都不剩!这位是我的大哥,亲的,李墨!也叫李大郎!最喜欢遍访名山大川,凑巧遇到的。”
颠覆王朝?这瓜娃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还明目张胆的潜入术道宗门,硬生生把一个天邪教从暗处给揪了出来。
她恐怕绝不会想到,竟是李大魔头的移花接木之技。
李小白将自己的经历简述了一遍,让大兄李墨听得嘴巴越张越大,完全掩饰不住自己一脸瞠目结舌。
大兄李墨加上大小妖女,金瞳六耳猕猴完全是凑数,再加上一些资质不错的年轻人,差不多一个术道小宗门就齐活儿了。
星罗宗对大武朝暗中动手脚,偷鸡不成蚀把米后,对朝堂的影响力大跌。
李墨再一次瞪大了一眼睛,扑过来按住李小白的胳膊。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若是以整个大武朝的人口基数作为依托,这个宗门的成长必然潜力惊人。
三支巡逻队联手都敌不过的血神,竟然就这样被一个炼神境术士给干掉了,若非曾经亲眼目睹过李小白与神霄宫全真境真人交手而不落下风,她绝对会把这句话当作疯话。
“你!你……”
芷蓉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回到草榻上,有些失魂落魄。
李小白向李墨看了一眼,后者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师姐,你醒了!”
李墨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向令人不省心的小郞终于能够成就自己的事业,似乎比阿爷做的动静还要大呢。
“你,你怎么做到的?”
m•hetushu•com李小白说的半真半假。
一旦揭开这道神秘的面纱,所谓高高在上的术士仙长便和普通的凡人没有任何分别,有欲望,有好人,也有坏人。
反正也是八九不离十,李小白这锅扣得怎么顺手怎么来,他快成了扣锅专业户,就算是依靠栽赃陷害的天邪教也只能甘拜下风。
“没错!这世间再也不会有血神了。”
李小白实话实说。
香君女帝又对五宫七宗虚以委蛇,阳奉阴违,双方虽然没有彻底撕破脸,但是供奉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及时足量,总是缺斤短两。
李小白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当即心下了然,说道:“并非术道宗门,而是小郞自己的宗门!”
十余年寻仙求道未果,心灰意冷的返乡,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自己居然能够参与建立一个属于自己和小郞的术道宗门。
“又是天邪教?”
“在下芷蓉,见过大郎!”
他可没有兴趣去救那些术士,而且外面倒是真的在下大雪,雪域高原的冬季,连降三天三夜的鹅毛大雪都不稀奇。
偏偏是星罗宗做的不地道,大武朝以此为由,借称朝局动荡,各地反叛不断,民不聊生,根本无法搜集天材地宝,自然不可能凑齐,术道五宫七宗也无可奈何,总不可能再把女帝和满朝文武都杀了,所有宗门弟子自己去抢吧?
如果不是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天邪教重新拖下水,恐怕圣宗的这口大黑锅还得继续背着。
“阿爷也没事,阿娘回来了!”
“我自有底牌,可保那两妖完全可靠!就像悟空一样!”
“可惜,可恨!”
李小白的确认,彻底证实了他的猜测,兄弟三人身上不仅流着阿爷李大虎的血,同样还流着一位实力高强的术士血脉,两人相继成为术士,何尝不是激发了血脉深处的天赋。
他看了看蹲在角落里,默默修炼中的金瞳六猕猴,虽然是异种血脉,可是吐纳小妖作为护宗灵兽,似乎磕瘆了点。
对于母亲海伦娜是圣宗圣女,李墨并不觉得惊讶,毕竟母亲是和_图_书在生下小郞后不久,才突然离家失踪。
“好,真是太好了!阿爷没事,阿娘也回来了!二郞成了家!还有你小郎,哈哈,哈哈,我李家都在,没有家破人亡,只是……”
大兄若是知道自己便是术道宗门遍寻无着的大魔头,不知会作何感想。
“人手毋须担心!我还有一只化形境红鲤和一只真丹境青蛟,再挑些忠诚可靠,又堪造就的年轻人充当弟子,功诀,法器和丹药样样不缺,应当能够把架子搭起来。”
李小白转过头,看着她。
惨死的大管家李富贵,二管家李满仓兄弟,还有家丁阿福,西延镇一劫,祸不单行,作为地头蛇的李家首当其冲,终究还是死了不少人。
多半是阿娘不愿意打扰他的修炼,在雪域高原全心全意,没有一丝牵挂的修炼进境最快。
不仅如此,拖着两个蛮人的国度,接连破坏人家的好事。
“若是这样,为兄就更加放心了!”
五宫七宗十三门彼此关联千丝万缕,占据了术道的至少八成力量,即便如此,依然被天邪教耍得团团转,依然将整个术道耍得团团转,还成功把锅甩给早已经消声匿迹的圣宗。
嘴巴张合了半天,李大郞看着李小白苦笑道:“你终于长大了!”
“没顾得上他们,到处都是积雪,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多半已经凶多吉少。”
李墨又一次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兄李墨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状,心底却是暗自在苦笑,搞出这么多事端来,依然还是在西延镇肆无忌惮撒野的李家小郎。
李小白偷偷看了正睡得香甜的师姐一眼,语气森然。
芷蓉想到了其他人,却发现这处岩洞内,只有他们三人,金瞳六耳猕猴悟空也在,却没有其他人。
被这么一打岔,李墨哭笑不得,用力拍了拍李小白的肩膀,笑着坐了回去,摇头道:“胡闹!你这小子,还能捅破天去?”
《万血神诀》的威力有目共睹,大兄李墨收拾凝胎境术士就跟宰小鸡没什么分别,对上全真境的真人或许也有一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