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5章 争夺

就在这时,李小白等人身后,在雕鸣声中,澎湃的妖气冲天而起。
“你,你们……”
正因为李小白顾虑颇多,在这盘大棋中落子毫无规律,不仅让双面奸细无城子没有机会多想,也同样让大兄李墨一直看不透自家老幺的想法。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须弥宫真人印禅方才的态度,似乎多有维护那个惊雁宫术士之意,那么须弥宫的立场恐怕就有些需要商榷了。
李小白已经猜到了对方意思,偏偏装傻充楞。
这个蠢货!
看到这一幕,万里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四宫七宗十三门一下子站在了惊雁宫的对立面。
大雕不断扑扇着翅膀,掀起狂风阵阵,满身的雕翎一根根脱落,随即光鸡般的毛孔中迅速长出新的羽毛。
可怜的家伙到现在都没能听出来,李小白替他和惊雁宫拉得妥妥的仇恨。
当听到竹哨声响起,便提溜着藤篮飞了下来。李墨情不自禁的抽了抽鼻子,他有些奇怪小郞手中的肉干不仅莫名多出了一丝浓郁的血腥气,而且这股血气还是来自于小郞自己。
“不可!”
大雕哪里不知道身前这些人在做什么,心情激荡之下,机缘巧合地唤醒了沉睡在血脉深处的潜力,一举跨入了妖族的门槛,实现生命层次的更高级跃迁。
雕巢据点的岩洞并不深,外面的说话声也很容易传到里面,芷蓉师姐直接放出飞剑,走了出来,随后是星罗宗的女术士玉贞和出来查看情况的万里。
《万血神诀》让他对任何血气都异常敏感,但是将精血抹在肉干上喂给雪域神雕,这又是什么道理?
印禅真人看到静霜宗一个炼神境弟子祭出的盾形法器竟然挡住了自己的金炎业火,情不自禁的惊讶出声。
冷不丁的一人站在李小白身后,两眼放光的打量着一大一小两只雪域神雕。
李小白为突然开了窍的师姐点赞,一句话就把惊雁宫的野心给捅了出来。
却是带人前来支援的须http://www•hetushu•com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
大雕依旧不忘每日捕猎,猎物却不会像往常那样被拖回雕巢,反而会成为李小白等人的加菜来源。
李小白斜跨一步,挡在大雕身前,随手将冲到眼前的电光拍散,语气却是冷了下来。
小雕已经长了不少个头和力气,已经与家鹅般大小,一身灰色的羽毛虽然不会飞,但是已经能够绕着李小白满地乱跑。
“那么师兄便记下这份人情,日后若有机会,必当厚报。”
小雕也有样学样的冲着除了李小白以外的其他人,张牙舞爪的啼叫着。
随着这支堪比小宗门倾巢而出的援军抵达,术道在蜀川道的掌控力大增。
“能,当然能留你一个全……”
……
李小白却相当有耐心,精血十滴不够,就百滴,百滴不够就千滴,他有精血,更有时间,哪怕这一大一小两个再怎么难以开智,依然能够硬生生的磨出妖气来。
其他术士并没有轻易表面自己的立场,而是惊疑不定的看着五人,有些不知所措。
无城子哪里容许别人挑衅魔主,祭出一面盾形法器,拦截向那道金焰流星。
有些颜面无光的惊雁宫术士轻捏法诀,向大雕一指,空气中噼啪作响,紫蓝色的电芒激射而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人竟以为李小白的话是只送不卖。
充足的食物使雪域神雕羽色越发丰满光泽,根根翎羽如同精钢打造出来一般,事实上用手指轻轻扣击,还真能听得到清脆的颤音。
李小白怔了怔,这家伙是个二货吧?!
无城子飞快捏动法术,霹雳一声炸响,轰向正在与赑屃龟甲巨盾僵持不下的金炎业火。
收起飞剑的术士们正看到李小白在饲喂一大一小两只雪域神雕,地上还丢着一只健壮的公黄羊,与新鲜的血食相比,雪域神雕显然更喜欢肉干。
惊雁宫的人难道都这么喜欢目中无人的自说自话吗?
或许是www.hetushu.com察觉到有人对自己不善,灵性渐增的雪域神雕冲着惊雁宫术士和须弥宫真人张开雕羽,发出警告的声音。
惊雁宫那人的语气仿佛吃定了李小白,不屑一顾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目光火热的看向雪域神雕。
“这位师兄,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以惊雁宫为名向我静霜宗挑衅,放马来便是,何必假借这只无辜的大雕呢?”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臭小子你陷害我!”
突然间,一道剑光闪过,惊雁宫身前的飞剑被撞飞出数百丈开外,远远的坠入雪地中。
上纲上线什么的,他最拿手了。
眉心一点光华大作,飘出一缕金焰,骤然变大,冲向天空后随即就像一颗流星一样落下,直扑向雪域神雕所在。
从天而降的金焰流星极为霸道,无城子的法器盾牌虽然是六爻两仪盾之一,却依旧被硬生生砸了下来,芷蓉三人的飞剑更是不堪,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撞飞,一直到遇上李小白的龟纹巨盾,这才终于止住了冲势,双方在半空中僵持了下来。
无城子的声音远远传来,根本不在乎惊雁宫术士的脸色如何变化。
惊雁宫术士几乎气得快要炸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打死打活的两个宗门,却十分诡异的替对方出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双方之间的厮杀是逢场作戏给别人看的吗?
因为与李小白大兄李墨客串的血神厮杀,三人消耗了不少家底,灵符如同烧纸般用于许多,法器更是损毁不少,他们在仓促间只能发动自己的飞剑应对印禅真人突如其来的法术。
四对一。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方才开口替惊雁宫术士寰转的印禅真人脸色阴晴不定,突然怒道:“区区一只大雕竟能离间我等,留之何用!不如一了百了!”
“难道普罗神尊是你亲爹不成?就算是你的亲爹,又关我何事?你算哪颗葱,有何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莫以为惊雁宫主持了hetushu.com会盟,就可以凌驾于其他宗门之上,哼,大不了我静霜宗退出会盟,你们惊雁宫自己玩去吧!”
仿佛稳操胜券一般,惊雁宫术士傲然道:“这是自然!你若是将身上的宝贝都乖乖奉上,我可以替你向真人求情!”
怪事年年有,今年逗逼多,居然碰着这么一个仗势欺人的家伙,是不是收拾了对方后,会不会哭着回家找妈妈?
说着一挥袖子,飞剑直接亮了出来。
一位须弥宫的全真境真人带着五十名至少拥有炼神境修为的术士,剑光齐齐落在雕巢据点的岩洞口。
若是因为雪域神雕发生争斗,最多被裁定为私人恩怨,仲裁之人或是屁股偏上一向,雪域神雕便会拱手让人,然而若是宗门之争,恐怕静霜宗的长老们也不会坐视自家弟子被人欺负。
岩洞里静修的各宗弟子相继被惊动,纷纷鱼贯而出,看到芷蓉站在李小白身边,又与惊雁宫的术士对峙,两位真人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他有些后悔自己何必趟这波浑身,真是吃饱了撑的,出了力还不讨好。
每一根黝黑的雕羽都带着一道闪亮的银边,使大雕变得更加神气非凡。
他有点儿好奇!
“你听不懂人话么?”
但是天赋越是出色的神骏异种,越是难以开智,一块能够让寻常猪犬牛羊化妖的肉干落到雪域神雕的肚子里,连个动静都没有。
“哼,好一个难驯的畜牲!”
蕴含帝流浆的精血虽然没有蕴养出妖气,却在潜移默化中不断改善着雪域神雕的体质,越发变得神骏,连小雕也开始生长出褐灰色的羽毛,开始有了雕的模样。
“惊雁宫未免也自视太高了些,哪怕静霜宗不退出会盟,我神霄宫也不屑与这等蠢物结盟。”
对方骄傲的抬起下巴,在他看来,这个静霜宗弟子是个没眼力劲儿的家伙。
“我知道你是惊雁宫的人!那又怎样?”
“区区一个蠢货,值得你这么做吗?”
“既然我惊雁和图书宫宫主是盟主,你还不快快把此雕献上!”
李小白放下手中的粉罐,转过头看着那人。
让你牛逼哄哄,一旦成为众矢之的,恐怕也不会好过。
好在冥冥中自有气运加身,从两眼一抹黑走出西延镇的李小郞,再到手中掌握颇多底牌的李大魔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渐渐攒出了一份家底。
“化妖!”
这还是不曾开智,若是开智,恐怕又会谨慎一些,而非无畏无惧的挑衅。
“嘎!~”
大雕已经习惯了提着藤篮将小雕带出雕巢,有结实的藤筐和遮挡寒风的草垫毡毯,移动的雕巢带到哪里都合适。
“好宝贝!”
玉贞与芷蓉交好,毫不迟疑的站在了她的身边,冷眼看着惊雁宫术士,而万里却因为师尊早有吩咐的缘故,也没有任何犹豫,同样与李小白并肩而立。
李大魔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把双方的纠纷定性为对方代表宗门来找麻烦,这个性质就变了。
“唳!”
事实上挡住金炎业火的主要还是赑屃龟甲这件法器本身,李小白提供的灵气极为有限。
惊雁宫术士终于明白自己竟然被耍得团团转,当即气急败坏大叫起来。
“咦?”
“好一只大雕!师弟可否割爱!”
几乎不分先后,芷蓉,玉贞和万里三人齐齐放出飞剑迎击。
七日后,术道会盟的援军终于抵达。
“非卖品,恕不转让!”
那人老神在在的看着李小白,风轻云淡地说道:“我是惊雁宫的人!”
干的漂亮!
虽然是李小白自己的精血,却与寻常人的精血又有不同。
“惊雁宫是打算统一术道,一家独大吗?”
印禅再也没有坚持下去的信心,任由无城子的法术将自己的金炎业火轰成一片金色的火星,很快消散在空气中。
好一个霸道的惊雁宫,看到别人家的好东西,直接开就口,不给就抢,哪怕讨饶也不过留个全尸,这是要赶尽杀绝,比强盗还要狠毒啊!
惊雁宫的术士当场气得七窍生烟,指和*图*书着他怒道:“你,你,区区静霜宗的弟子,会盟怎是你这等小人物说了算?莫要等本座发怒,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这只大雕在围剿血神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有目共睹,在这片茫茫雪域里,想要追击目标,根本找不到能够比雪域神雕更可靠的帮手。
不知不觉间被带到沟里的惊雁宫术士猛然反应过来,就见其他宗门弟子无不脸色异常难看,甚至看向他的目光中带上一丝怨忿。
李小白满怀恶意地问道:“那么能留全尸不?”
一滴精血蕴含的帝流浆足足抵过真丹境大妖一个月的辛苦,十几滴下来,就算是只兔子也该开智化妖了。
李小白并没有放出飞剑,而是选择祭出妖王赑屃龟甲巨盾,同时向不远处的大兄李墨递过去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眼神,后者隐在各宗门弟子身后,握紧了拳头,却纹丝未动。
又有一人声音传来,身影骤然出现,与无城子站在了一起。
须弥宫真人印禅恨铁不成钢的想到,亏得自己还替他出头,哪想到竟然如此不经事,一下子被人拉得满满的仇恨,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惊雁宫怎会有这等狂妄的蠢货!
拿着驱虫粉撒入大雕翎羽之间的李小白头也没回,琉璃心时时刻刻笼罩一百二十丈范围内,回不回头,区别并不大。
术道拼不了爹,就拼宗门,真是有些意思!
李小白丝毫不带任何脏字,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将惊雁宫推到了所有宗门的对立面上。
李小白一面维持着赑屃龟甲巨盾,死死抵住金炎业火,不让其坠下,一面还有心惊拿对方打趣。
同样察觉到这面龟纹巨盾法器不凡的惊雁宫术士瞪大了眼睛,脸上贪婪之意毕露无遗。
“普罗神尊是盟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无城子,区区一只扁毛畜牲,你我又何必掺和小辈们的事情。”
更何况为静霜宗的师弟饲喂,怎能让人轻易夺了去。
“这位师兄,是不是也该将这件法器双手奉于师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