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7章 西护法

两只雪域神雕开智化妖后,巡逻队的搜索力量必然大增,说不定能够很快找到天邪教的据点,早一日将其剿灭。
他所指的不止一人,自然是须弥宫的印禅真人,对方若是发现这里有天邪教中人,显然并不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至于须弥宫的全真境真人印禅,只要有无城子在,就翻不起多少浪花。
不过自寻死路的事情,无城子并不愿意干,他深深畏惧着魔主的手段,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已经被神霄宫警告,不得再与对方发生纠葛,如果教主同意我放弃神霄宫长老的身份,我并不介意出手以绝后患。”
心有不甘地想要追打,却见不远处李大郎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两颊立时飞起红云,原地跺了跺脚,转头进了据点岩洞。
芷蓉将李小白拉到了一边,忧心忡忡地说道:“你这家伙,又要去招惹人家,这下可好,惹到惊雁宫的师兄倒罢了,怎的连须弥宫的长老也得罪了。”
芷蓉嗔怪的瞪了李小白一眼。
好不容易放下彼此矛盾,排除万难达成的术道会盟若是再次四分五裂,不仅会给整个术道蒙上一层阴影,同样也会让躲在暗处的魔宗余孽和天邪教看了和_图_书笑话后,趁机起事。
然而术道会盟一旦出现任何彼此不信任和互相提防的裂痕,便绝不会轻易的消弭掉。
望着挟带风雷声在天空中高速移动的身影,万里无法掩饰自己的羡慕和少许嫉妒。
小雕灵性十足,虽然还不会开口说话,李小白却已经猜到了它的意思,俯下身子摸了摸它的脑袋,安慰别着急。
两人只看到他的惊人气运,却没有看到他惹祸的本事,仿佛无论走到哪里,不是他惹事,就是事惹他,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芷蓉抬手便要打,李小白却早有防备,提前一步溜之大吉。
拥有天邪教另一个白相法王身份的无城子面无表情地坐在床榻上纹丝未动。
几乎又是一晃眼,李小白的身影出现在万里、玉贞和芷蓉身边,仿佛从未挪过地方,连头发丝都不曾乱一根。
……
橙黄稳定的烛光突然发出一声噼啪轻响。
姜还是老的辣,同样一个将计就计的选择题像踢皮球一样踢了回去。
若真是如此,静霜宗可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洞室内平空出现了一道法术结界,隔绝了灵气波动和声音。
……
李小白没心没肺地跟芷蓉师姐开着玩笑和_图_书
“好了!我们落下吧!”
星罗宗因为他直接和间接干掉的全真境真人都已经有三个了,可谓损失惨重,遍天下寻找李小白的身影,却浑然不知对方已经混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星罗宗女术士玉贞十分好奇,静霜宗明明不擅长降妖驯兽,却偏偏有这样的年轻弟子能够轻而易举的让金瞳六耳猕猴和雪域神雕这样的异种如此听话驯服,难道真得是天赋异禀?
如果不是师尊阻止,说不定真会让印禅真人得手。
“西护法,有什么事快说,这里可不止我一人。”
地面上,小雕不断扑扇着翅膀,同样扇出些许雪花,地面上却是结出了一片厚厚的白霜,此时正值吃了睡,睡了吃,努力长身架的时候,只能在地上跑,却是飞不起来,只能冲着天空中的大雕不断发出稚嫩的声音。
“小郞真是运气极好,这雕比起灵兽门的灵兽,也差不到哪里去!”
一个天外邪神,一个域外天魔,没有一个好惹,自己夹在中间快成了掉进风箱的耗子,两头受气。
“死在我手里的真人都有好几个了,不差多一个!”
见识过自己这个师弟的“秘术”后,她知道即便面http://www•hetushu•com对全真境真人也不会轻易落入下风,逃得性命应该没问题,但是想要干掉全真境的真人,依旧还是差的远。
无城子老于世故,装作不经意地向李小白点了点头,背着双手施施然的走入据点洞口。
雪域神雕一个转身直接冲着地面俯冲。
惊雁宫术士灰头土脸的狼狈而去,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含怒而走,雕巢据点外的对峙之势荡然无存,不少人不约而同的暗自松了一口气。
……
“师姐请放心,没事的!”
正盘腿坐在床榻上,捏着法诀闭目冥修的无城子花白眉毛抖了抖,缓缓睁开眼睛。
一口血神的大黑锅扣在天邪教的脑门上,无论如何也乐不起来。
万里哈哈一笑,在某种意义上,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也是极为高兴的。
浑身上下笼罩在白衣内的那人阴测测地说道,语气中杀机森森,石墙上平空出现了几道细长的痕迹。
至少没有落到那个令人生厌,狂妄自大的惊雁宫术士手上,也没有被自恃修为,欺人太甚的须弥宫真人印禅强取豪夺。
有这一大一小在,夏天的冷气倒是不用愁了。
“哪天找个真人,杀给师姐看就是!”
“又在胡说八道hetushu.com!”
“呵呵,区区一个炼神境小术士,你不出手,便让手下弟子出手好了,那个万里不是可堪造就吗?”
用飞剑开辟出来的洞室一角,烛光照映不到的影子诡异无比的迅速扩张,渐渐明亮起来,很快显现出一个白衣人的身形。
全真境的真人可不是好惹的,前一阵子与神霄宫真人无城子的生死厮杀刚刚平息没多久,李小白又与须弥宫的真人怼上了,更让她感到无法理解的是,神霄宫的无城子真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仿佛忘记了自己曾经追杀过这两个静霜宗的弟子,反过来替李小白出头,硬生生顶住了须弥宫真人的压力,甚至让芷蓉有一种错觉,神霄宫的人都是这么欠收拾吗?
李小白瞎说着大实话。
李墨顿觉尴尬不已,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以过来人的经验,这丫头对小郞多半有想法。
看到李小白落地,小雕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不停的扑扇着翅膀,寒风卷过之处,一地白霜,似乎在表示自己也能够飞。
“难怪惊雁宫的人和须弥宫的真人会窥觑此雕,换作我,也同样会心动啊!”
“说的极是,连我到现在都有些不太相信呢!”
“你这傻小子,作死呢!”
“教主已经知www•hetushu.com悉有人刻意栽赃我教,派我来通知你,速速解决此人,以免给我教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谁也无法想像,一盘散沙的术道该如何应对这种邪魔外道的突然崛起。
大雕引动的异相,李小白几乎毫不怀疑的肯定,若是能够凝聚妖丹,成就大妖,它必然会觉醒妖族罕有的天赋神通。
当他(她)出现的那一刻,身周的影子消失无影无踪,就像笼罩在无影灯下一般。
“嗯,嗯!知道了,多吃多长肉,将来飞得更快!”
突然出现在石室内的人发出怪笑声,在隔音环境下,显得格外沉闷诡异。
嗯,嗯,这女术士有点意思啊!
李小白摆了摆手,漫不在乎的把小雕抱进藤篮里,让大雕带回雕巢。
“白相法王,多日不见,你的修为又精进了几分。”
玉贞和万里到底还是低估了李大魔头。
天邪教西护法在微微一怔后,却又有了主意。
无城子的瞳孔微微一缩,“此人”指的是谁,他心知肚明,教主这是要让自己送死么?
万里和玉贞互相对视一眼,终于放心返回自己的洞室。
芷蓉实在是见不得李小白这种不拿豆包当干粮的漫不经心,当即又气又急地加重语气说道:“怎么没事?那可是全真境的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