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8章 暗中威胁

“那个血神是什么情况,你可知晓?”
“没错!”李小白忽然放声唱道:“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多少同林鸟,已成分飞燕,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可是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天下间简直没有任何隐秘能够瞒得过魔主大人。
李墨在雕巢据点住了几日后,便不知去向,其他术士也丝毫没有兴趣关注一个散修的去留,因而只有少数人才注意到李墨的离开。
毕竟动静闹得太大,不仅仅引起了术道会盟的关注,同样也为天邪教所重视。
我已经知道了?
“你家长辈多半也是术道中人吧?难怪你和你大兄都有不错的术道资质。”
通过保密局,李小白与大武朝帝都天京李府常有书信来往,对于二兄与二嫂的情况还是十分清楚。
他这话并不算骗人,《万血神诀》邪气的紧,修炼方式与正统的术道修行截然不同,若是以当日的实际战斗力评估,当有全真境初阶的实力,但是又与全真境有所不同。
这一个过程全无捷径可走,只能依靠以往的积累和底蕴一点点堆积起来。
自己与杨家小主相识一场,随着自己进入术道宗门,两人终究是踏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但是现在,他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投靠先一步降临到此方天地的“域外天魔”,自然不会愿意将如此得力的弟子让没什么出路,甚至是居心叵测的天邪教如此随随便便牺牲掉。
“此人以人畜之血修炼邪术,诡异莫测,不过已经被击杀,什么都没有留下,老夫所知也是不详。”
洞室内重新恢复了安静,无城子坐在床榻上,确认西护法已经离去后,这才缓缓站起身,手指轻弹,笼罩住整个房间的法术结界自动消散。
李小白自始至终都没有透露多少口风,所有人能够知http://www.hetushu.com道的也相当有限,好在此人已“死”,灰飞烟灭,术道会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想到闺中密友已经与有情人终成眷属,此时多半在相夫教子,芷蓉忍不住生出一丝羡慕。
为了弥补琉璃心无法采集到声音,李小白还刻意强化了一下读唇术,这并不需要什么秘诀,只要多关注别人说话时的嘴唇变化,时间一久,读唇术自然而然的就能炼出来。
是否牺牲一个法王换取一个微不足道的炼神境小术士性命,这笔账无论是谁都能轻而易举的算清楚。
“小心无大错!”
“天地泱泱,只要有心,人才遍地皆是,教主完全可以放心。”
为了能够效忠魔主大人,他或许会再用些心思调教这个资质不错的弟子。
以五宫七宗十三门的力量,最不怕的就是费些功夫,一旦锁定目标,便是倾力一击,让对手分分钟变成土鸡瓦狗,正因为这样的自恃,术道会盟的行动并不在意是否隐秘,往往大张旗鼓,颇有打草惊蛇的味道。
天邪教显然也是看上了血神,西护法不无可惜地说道:“可惜了!若是可以将此人引入教内必将成为一位得力干将。”
“居然是一个护法!”
无城子淡淡一笑,老生常谈地说了一句。
西护法也意识到白相法王无城子与自己话不投机半句话,干巴巴的丢下一句话,重新变回了角落里的影子,在隐晦无比的灵气波动中,缓缓消失不见。
不仅仅是来传达教主旨意,同样也是前来监视五宫七宗十三门这次大规模动作的西护法不屑一顾地说道:“区区一个炼神境弟子,值得白相法王如此小题大作吗?”
能够跟李小白一起行动,芷蓉似乎极为高兴,踏在飞剑上,与他齐头并进,时不时说着话。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整个雕巢据点内外都被笼罩在琉璃心的范围内,天邪教的四护法之一出现在洞室内,即使有法术和-图-书结界的隔绝,也依然没可能躲过琉璃心的心神倒映。
李墨拿着一块晶牌,前往秘藏洞天的所在,以此为凭,不仅可以进入那处洞天福地,同样也能和大小妖女接上头。
保持着内心深处的凛然和敬畏,无城子继续踱着步子,绕了两圈后,重新返回了自己的洞室,背后却被一层冷汗浸盘。
“我已经知道了!”
在他眼中,凡人也好,术士也罢,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经过慎重考虑,西护法认同了无城子的顾虑。
原本并不应该羡慕凤娘,可是她却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情,不仅仅是羡慕,还有一丝丝嫉妒。
完全将那处秘藏洞天利用起来,仅凭着大兄和大小妖女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挑选资质出色的年轻人,经过筛选后送入洞天,以功诀和大量天材地宝培养,才能渐成只属于自己的势力。
“二嫂好的很,听说刚刚有了喜脉!”
如果搜索更加细致认真,多半会发现什么。
妖气稳固,大雕便是灵犀境中阶的修为,已经掌握了两个妖术,小雕的天资似乎更加出色一些,竟有灵犀境高阶的水准,若非受成长限制,大半境界无法发挥出来,不然展出现来的实力会比大雕更加惊艳。
“哼,万里是我的弟子,他若是动手,怎会不让人怀疑,那个李小郎狡诈多端,极为擅长栽赃,如果举报老夫是天邪教中人,现在风声这么紧,若是让让旁人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你该让我如何自处?”
飞剑挖掘出来的甬道呈现出一个极大的井字型,井字中央是储物间和厨房,终日不息的灶台炉火通过暖道给每一个洞室提供取暖的热量。
幸亏自己一心一意,没有脚踏两只船,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西护法若是能代劳,老夫也当放心许多,不过此人颇有些不同寻常,护法需多加小心谨慎,虽然老夫无法经手,不过还是可以在暗中提供一些帮助。”
老奸巨猾的无城子很快想到了对策,反正一推m•hetushu•com二六五,这个活儿劳资不接。
在完成化妖后,雪域神雕的天赋异禀完全显现出来,短短两三日的功夫,大雕就已经能够吐口人言,小雕也能够口齿不清的说些话。
李小白向芷蓉看去,二嫂凤娘与对方是闺密,有些事情自然瞒不过人,掩去一些关键信息后,并不会露出可疑之处。
推开简陋的木门,正看到亲传弟子万里守候在门外,一方面是等候侍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护法。
“是,师尊!”
然而门却没有打开,有说话声传出。
对于李小白那张信口开河的嘴,西护法不由忌惮的迟疑起来。
手指虚弹木门,声音却在门内侧响起,在外面却听不到任何叩击声。
“啊!也许是吧!说不清楚!不过我二兄只是个书呆子,不通法术!”
在没有投靠李小白这个“魔主”之前,无城子确实是打算将自己在神霄宫的亲传弟子万里引荐入天邪教。
两人的对话进入了垃圾话时间,无城子没兴趣透露太多,随口说着废话。
“真的吗?”
“师尊!”
正好芷蓉师姐提起,顺便将这个好消息分享与她。
这一次无城子倒是没有瞒着西护法,他是真的不知道。
天邪教有左右神尊,四方护法,十二法王,三十六路引神使,虽然渐成气候,但是依然不足以与整个术道会盟硬碰。
要不是静霜宗的那个内门弟子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弄得天邪教十分被动,他也不会亲自跑这么一趟。
李小白想了想,耸耸肩膀。
“大郎的修为如何,师姐似乎看不出来!”
芷蓉好奇李墨的术道修为,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人看不透。
“属下知晓!”
过了两日,一只闪灵雀带来了会盟的指令。
李小白随便找了个半真不假的借口,掩过了大兄的去向。
“也不知凤娘现在怎样?”
西护法赶过来的原因之一,便是询问关于血神一事。
万里并没有察觉到师尊的异样,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和-图-书返回了自己洞室。
无城子不动声色的挥了挥手,依旧向洞壁上挂着几盏昏黄油灯的甬道内走去。
不过二兄手上那块心神相连的板砖,却是不容小觑,术道中人若是一时大意,挨上一下,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芷蓉瞪大了眼睛,心中生出一些感触。
不过对方依然没有意识到,这个炼神境弟子还是破坏了天邪教在南方两个蛮国境内发展的罪魁祸首,否则来经手此事的,决不是一个护法那么简单,就算是自恃有先天异宝混沌青莲,李小白也不得不仓皇而逃,躲避其锋芒。
接下来一句话,顿时让疑惑中的无城子当即冷汗涔涔,他不曾想到,西护法暗中接头,却被魔主知悉,这是何等的手段?!
“嗯,你且去休息吧!我自行走走。”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徒弟对无城子是真心的尊敬。
东南西北四护法,西护法则其中之一,他的出现,意味着天邪教对他这个“胡说八道”的静霜宗炼神境弟子的存在已经容忍到了极限,不再当作无关紧要的小虾米来看。
……
“大兄性喜游山玩水,不会在一地常留,又去了其他地方!”
天邪教极力于掩藏行迹,习惯了在暗中行事,当前“天邪教”这个名字已经暴露在术道宗门的视线中,便是极为不利。
如果再继续恶化,接引天外邪神降临的大事必将会受到威胁,此前所做的努力都会付诸流水,这是教主和所有人都不能容忍的。
就像来时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同样也只有门外的无城子听得明白,他微微一怔。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即使是白天,这些术士也都在抓紧时间修炼,以免被任务拖累自己的术道修行。
这也算是他给二兄李青这项难得天赋而专门留下的底牌。
“小郞,这几日怎不见你大兄?”
周边的每一个格子至少都有八个洞室,即使突然来了五十个术士入住,依然可以做到一人一间洞室,有足够的休息和修行空间,厚厚的石http://m.hetushu.com壁隔音极好,除非用力捶打,否则隔壁极难听到动静。
“凝胎境高阶吧,也许,大概,有可能,谁知道呢!”
虽然听不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可是通过嘴唇变化,大致能够猜得到他们的对话内容。
“若有什么情况,及时上报!”
“既然你不方便出面,此事由我来安排如何?”
从李小白手上的储物纳戒上和许多丹药法器便不难猜到,对方的家庭背景绝不是凡人那么简单,芷蓉虽然猜测的角度不对,但是依然猜中了大部分真相。
能够独自一人行走天下,修为必然不弱,但是一介散修能够有如此修为,实在少见。
前三支巡逻队剩下的人编成一队,和前来支援的术士们分组巡逻雪域高原,加大巡逻频率和密度,务必要求搜索每一个可疑的区域。
万里和玉贞两人分别成为巡逻队的正副队长,以修为更高的万里为首,此外还增加了一些人手。
术道会盟显然认为,这里出了一个血神,多半还会有其他的隐秘势力在这里潜伏,在冰天雪地之中,若是有人活动,留下的痕迹只会被掩盖,却并不容易被抹除。
不过自己已经踏上术道并且小有成就,更应当勇猛精进,不得有丝毫懈怠,可是身边这个小魔头偏偏又成了她的冤家,给一颗坚定的道心抹上了些许异样的色彩。
这只可怜的小东西明显不太适应雪域高原的寒冷气候,根根羽毛竖起,冻得瑟瑟发抖,变成了一团羽绒球,还被雪域神雕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差点儿吓了个半死。
“让西护法放马来!他要你帮,你便帮他!”
大雕轻轻松松的抓着移动雕巢藤篮,小雕蹲在篮内,探着脑袋,好奇的往外张望。
万里与玉贞的巡逻队出行,一大一小两雕自然随行,等同于平空多了两对锐利的眼睛,搜寻能力大增。
无城子应对的滴水不漏,让人无法怀疑他已经另有异心。
仿佛在思考中随意闲走,无城子绕了七八圈后,却在邻近厨房的一间洞室门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