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7章 西护法归西

李小白颇有些后悔自己仓促用掉了可以驱散法术效果的“龙吾”剑光,不然必能破去对方的藏匿之术,然后怼得他怀疑自己的人生。
约摸一盏茶的功夫,远处地平线上突然一亮,紧接着隐隐有火光冲天而起,过了十几息,这才有一声炸响传了过来,不过穿越了遥远的距离,已经不再那么惊天动地。
李小白根本没兴趣让对方当作明白鬼,他就是这么没心没肺。
一百遍啊一百遍!
“天外邪神那个怂包,现在还在搜罗凡人的神魂!无法降临此方世界。”
“重玄!”
悉数点亮十四片莲瓣,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若以邪神丹作为应急补充,却又没有足够的数量让李小白随意挥霍。
李小白忽然转身,冲着地面上一团仍然在竭力挣扎的黑雾一指,头顶上空的火灵气旋涡,瞬间分解为上百只惟妙惟肖的火鸟,扑扇着翅膀直接冲了过去。
亲眼目睹连法术和飞剑都无法摧毁的邪神丹在对方手中灰飞烟灭,西护法显然有些难以置信。
无论有形无形,无论有质无质,全部受到突如其来的百倍重力场影响。
浓密的黑雾杀机重重,“玄星”飞剑分化二十八支,以李小白为中心,高速旋转环绕,严防死守。
“百鸟千焰!”
“呃!师姐,稍等片刻,活儿还没有做完!”
眨眼间,一百二十丈范围内重力骤然发生变化。
轰轰轰……
“你看,这是什么?”
突然冷不丁的一声轻喝!
雪域神雕开智后,李小白与对方的沟通方便了不少,简单交待了一句后,大雕抓起这枚大号炸弹,轻而易举的冲向天空。
未开智化妖前就能够轻而易举抓起一头成年雪地耗牛的雪域神雕同时负载两人更是毫不费力,十几息的功夫,便飞到了弹着点上空。
西护法倒底是拥有全真境修为的术士,怎会把一个区区炼神境小术士的话放在心上。
“邪,邪神丹?”
可怕的冲击波直http://m•hetushu•com接在地面上制造出了一个大坑,这下连有事烧纸,没事挖坟的工作都省了。
李小白准备现场庆祝明年的今天是天邪教西护的法忌日,却一脸愕然的看着对方似乎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逃之夭夭。
哪怕灵光黯淡,但是烙印在莲瓣上的武道与术道功诀及分心福利,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个邪神依靠吞噬凡人的神魂,借以减少此方世界的天地规则排斥,最终还是以万物为血食,你们真的以为邪神降临后,会和供奉它的人和平共处,天邪教也好,术道宗门也好,寻常凡人百姓也好,统统都是它的血食,等将这个世界的生灵吞噬一空,又会前往另一个花花世界,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天外邪神的故事。”
“小郞,这是要做什么?”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一些人疯狂作死的决心,差不多就是逆行超速撞交警这种类型的,完了还吆喝一声,我爹是李刚,不服来打我啊!
大魔头层出不穷的新名词已经让芷蓉见怪不怪,她望着雪域神雕消失的方向。
李小白放出了“玄星”飞剑,琉璃心察觉到弹坑中央有不同寻常的事物。
“找到他,打提前量,扔下去,然后飞得远远的。”
同样的话,在一个全真境真人口中说出和一个微不足道的炼神境术士口中说出,份量完全截然不同。
归根到底,还是这个术士欠收拾。
游离于空气中的火性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虽然在这片冰天雪地中,火灵气一向稀薄,但并不是没有,以李小白强大的心神牵引,很快在他头顶上空汇聚成一团旋转的火旋涡。
这样都不死!?
哪有跟人家术士聊这个的,会没朋友的好不好?
雪娘的投弹天赋无师自通,弹着点几乎不差分毫,正朝着对方脑门生生砸了下去,哪怕没有装填炸药,如此硬桥硬马的死命夯下去,换作谁都会够呛。
尽管在平时就m.hetushu.com可以消耗外围二十八片莲瓣的灵光用于点亮中间层的十四片莲瓣,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遇上天邪教的人或者其他意外。
若非紧要关头,他也不会轻易动用收藏在纳戒里的邪神丹,毕竟来源不定,用一枚便少一枚。
直到现在,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这才终于落了地。
一片阴影散开,四下里的亮度骤暗,甚至连时隐时现的月光星光都消失不见,浓浓的黑雾不断翻涌弥漫,笼罩十余丈范围内的萤火之光不断熄灭。
密集的爆炸,火焰升腾。
西护法表情狰狞,他果然还藏着一张底牌,头顶天灵突然窜出一个不足七寸的小人,看模样似乎与西护法一模一样,双手举起,仰望天空,身体却在飞快消散。
“没关系,我们去看看!”
李小白忽然手一翻,掌心托着一枚乌黑油亮的卵状物。
坑爹坑队友坑自己,怒送刽子手一血,但凡是个人见了都恨不得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这枚大家伙原本并不是给雪娘准备的,只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有先见之明。
看到他的动作,芷蓉毫不迟疑的跟着放出自己的飞剑,两手捏着灵符,如临大敌的看着大坑中央。
这可是前不久捣毁天邪教据点的战利品,其他人拿去没用,又有危险,正好让他捡了便宜。
术士的心神素来比平常人强大,对于危险总是能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预感。
李小白一脸讶然,这个西护法难道是蟑螂命,竟然这样都没有死,真是够顽强的。
“重玄”领域在不知何时被解除,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可以肯定,天邪教西护法的逃跑绝不是毫发无伤。
许多冰雪不堪自身重量,纷纷崩塌碎裂,地面上很快出现了一个直径为两百四十丈的大圆,这是“重玄”领域的存在证据。
气急败坏的西护法发出怒吼,然而没什么卵用。
这个西护法显然要比无城子坚定的多,一下子就像炸了和-图-书刺般,咆哮起来。
李小白呵呵笑了笑,不解释!
“你在胡说什么?邪神大人是你这样的鼠辈能够亵渎的吗?”
李小白摆了摆手,地上出现了一枚钢壳铸就的巨大炸弹,足足有水桶般粗细,至少装了五百多公斤胶质硝化甘油,里面还内置了一只嵌有十二枚灵晶,存在法阵缺陷的法器,能够瞬间引动风火之力,然后失控……
坑底传来一阵咳嗽声。
“你去问邪神吧,它或许会告诉你。”
……
不过此时后悔也无益,他手中正握着一颗后悔药。
抽出,插进去,再抽出,再插进去……抽抽插插的往复运动约十几次,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突如其来的膨胀血雾震飞了所有的“玄星”飞剑,就看到一溜黑雾狠狠冲破了“重玄”领域,投向远处的雪域。
“老,给,力?”
竹哨声响起,一阵风雷声高速接近。
落地的那个大家伙瞬间爆发的冲击波,并没有波及到它,只是远远看过去,有些恐怖罢了,这动静远远超过了“百鸟千焰”的密集轰击。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活,李大魔头和身边的师姐早已经死了一百遍。
李小白手中又出现一枚邪神丹,随时待用。
不再阻止混沌青莲对邪神丹的渴望,莲须微动,邪神丹眨眼间化作黑灰,消散在空气中。
当他一边小心翼翼戒备,一边准备拿手火术“百鸟千焰”时,无孔不入的黑雾却在身后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浓密,隐隐约约有十数道尖刺渐渐成形。
一阵寒风吹过,雪域神雕在李小白和芷蓉身旁落了下来。
芷蓉看到李小白突然亮出这个又粗大长的大家伙,隐隐觉察到一丝危险,这东西似乎触碰不得。
只不过无法肯定,对方的底牌到底用尽了没有。
李小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像力,编造出一个无限接近真相的残酷故事,同时也是用来判断对方是否还有救药。
“砸到了,但是会爆!”
坑底传出有气hetushu•com无力的声音,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李小白和芷蓉的到来,依旧不肯甘心的认命。
“真是找死!”
当初在大武朝帝都天京太平坊的宅子里玩法阵炸泥巴,倒也不是没有收获,失败与成功都成为了他的成果。
“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
雪娘显然也没有料到李小白给它的东西竟然会这么霸道,但是它不折不扣的执行了交待。
浓密不散的黑雾微微一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向地面,哪怕在李小白背后已经成形,即将蓄势待发的雾刺也毫不例外。
除了巨响,飞溅的土石和气浪还没来得及来到李小白面前,便悉数落地,堆成了一个小小的土坡。
释放完剑光后,黯淡下去的莲瓣再次灵光充盈。
李小白成功在对方心里种下了一颗惊疑不定的种子,只要心灵防线有所动摇,他便成功了一半,接下来便是想方设法的往沟里带,再不行就用脚踹。
李小白对炸弹的威力早有预料,想要到现场实际评估一下,其对全真境术士的威胁程度。
地面上可以看到一个深逾一丈,直径约四五丈的大坑,方圆百米范围内一片焦土。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既然对方已经如此无可救药,李小白便学雷锋做好事,送佛送到西,一张西天单程票奉上。
一两重的变成一百两,一千斤的变成十万斤,所有的一切重量暴增百倍。
大魔头好整以暇的挥了挥袖子,二十八支“玄星”飞剑就像得到了某种命令,直接往爆炸中心一阵猛刺。
“小郞!”
芷蓉的身影突然从雪域神雕背上冲了下来,一头扑进李小白的怀里,她方才一直在不住的追问雪域神雕雪娘。
不过他很快发现对方身旁,散落着一些奇怪的碎片,上面隐隐残留着镶嵌位和细密的纹路,多半是拼着废掉几件珍贵的护身法器,这才勉强逃过一劫。
“咳咳!咳咳!咳咳!”
就算是天邪教中人,一和*图*书旦勿触了邪神丹,唯有献身邪神一途,绝无幸免之理。
天邪教中人怎么可能有不认识邪神丹的,这可是天外邪神赐下的宝物,西护法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不!”
无论是作为天邪教的西护法,还是全真境的术士,总会有一些旁人无法预料的底牌。
西护法浑身颤栗地挣扎站起身,一只左臂完全不见了踪影,只剩下惨白的骨头茬子依旧在不住的滴血,赤红的双眼死死瞪着李小白。
李小白从来就没有将所有的底牌都押在心神中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上,武道,术道,只要能够使自己强大的途径,他都会试上一试。
更令人吃惊的是,对方竟然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拿在手里,难道不怕蚀心毒?
西护法惊疑不定,邪神丹在对方手中必有特殊用途,但是究竟如何,他却根本无从得知。
天地间的灵气突然毫无征兆的暴动起来,一股可怕的风暴即将酝酿成形。
在“重玄”领域失效前,他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铺天盖地的火鸟一头撞了上来。
“你闭嘴!尊贵的邪神大人不容亵渎,受死吧!”
“下去!”
对方绝对不会想到,从天而降的要命家伙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力。
这鬼东西怎么解释,氮键,硝酸,甘油,胶化反应,这些统统是个什么鬼啊?
“嗯,这东西老给力了!等着瞧!”
一道无形的力量自李小白所在位置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尽管后者不断保证李小白安然无恙,可是芷蓉的一颗心依旧不曾放下。
“邪神丹?你!”
作为一个全真境的真人,本不应该陷入如此的背动局面,可是谁能想到这个炼神境小术士竟然能够施展出干涉万物重力的诡异手段,在猝不及防下中了招,以身化雾的秘术在先天异宝的领域面前,完全没有任何抵挡能力。
“这是什么法宝?”
李小白念头随即一动,混沌青莲最外围二十八片莲瓣一齐黯淡,位于中间层的十四片莲瓣第一片迅速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