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3章 不信邪的援军

李小白的主意虽好,可是无城子看其他人,一个个狼狈不堪,快要掉队的模样,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
留有仙风道骨花白长髯的墨门长老看到跟在两位真人身后,那些术士们火烧屁股的模样,不禁疑惑地问道:“什么?你们要去哪儿?”
“公输磐,不要发愣,跟我们一起走!”
一位墨门的长老接到了雪域高原送出的求援信,并且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回应,若非如此,李小白等人遇到这只带信而回的雪鹞恐怕还得再等一两天。
兽王简直太可怕了,仅仅一个照面就把留在雪峰上的那些术士屠戮了个干干净净,要不是自己见机快,差点儿也被留了下来。
兽王和机关兽们同时受到了冲击。
李小白嘲意十足的声音传来。
然而身周浮现出淡淡光罩,重新组织起来的机关兽们并没有如他所愿的那样顶住飞射而至的透明圆球。
身边出现了一头头模样古怪,棱角分明的机关兽。
李小白没好气地说道:“又来了十几个送死的!”
一方面急急忙忙往蜀川道边一侧逃跑,另一方面却是冲着蜀川道而来。
“我们怎么办?”
印禅不想再带着后面那些“累赘”,只想着自己能够逃命。
“别乱来,你不是它的对手!”
凤喙与圆球顶在一起,双方僵持不下。
眼下可不正是乱战吗?
当即大喝一声。
以多头机关兽组成阵列,将战斗力最大化是公输磐的拿手好戏,他急急忙忙试图稳住阵脚。
但是区区一头邪兽,那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然而转瞬即至的冲击波余威,将三十几头机关兽和他一起卷的七零八落,那些等着捡便宜的术士们更是没有一个落着吼,哇哇怪叫着被冲散,连人带飞剑坠向大地。
……
一道道诡异的火红色在机关兽之间流转,居中位置的是一头机关凤凰,五颜六色,长长的尾翎镶嵌了大量的宝石,宛若活物一般。
谁都知道这个静霜宗弟子虽然修为不高,眼光却http://www.hetushu.com是奇准,神霄宫的真人放下架子请教,倒也不足为奇,换作其他人问同样的问题,多半也是一样的态度。
如果把百姓都给吃完了,她这个大武朝岂不成了皮包王朝?
类型有玄鸟,有麒麟,有龙族,有翼虎,有花豹,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兽类,尽皆悬立于半空,身周灵气波动。
跟着公输磐的那十几个术士们嘻嘻哈哈的御剑立于机关兽的后面,准备坐等分润功劳,而跟着印禅逃走的那些胆小鬼好心劝告,根本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
“前面可是无城子真人与印禅真人。”
李小白原本想着让天邪教消耗术道宗门的力量。
“我们怎么可能坚持的到?”
即便有其他人在场,已经习惯了在魔主大人面前保持低姿态的无城子语气里带着恭敬。
十几个人确实少了点儿,无城子只好寄期望于带队的人是某个宗门的宗主,哪怕不是兽王的对手,至少也能掩护其他人脱离险境。
“哼哼!真以为我们墨门是好捏的软柿子吗,今天就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是谁带队?”
印禅不等说完,直接纵起剑光冲了过去。
无城子也是一副老司机快上车的火烧火燎,连连催促。
“我们不如分散逃吧?逃的一个算一个!”
无城子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老血,除了已经吃过大亏的印禅,别人或许不知道兽王的可怕,作为天邪教白相法王的他怎会不清楚。
术道会盟的全真境真人们并没有限定在一个地方,而是在不断流动,弥补人手不足的局面。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精疲力竭,恐怕逃不了多远,就会被相继追上,普通术士不敌全真境的真人,真人也不敌天邪教的兽王,这场追亡逐杀的结果自然毫无悬念,各人的区别无非是早死或者晚死罢了。
两道剑光很快定在了来者身旁。
这些术道中人一个个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一见到有功劳可分,忙不迭的就像m.hetushu.com苍蝇一样凑了上来,一门心思想要来分润功劳,捡些便宜,却不知道这一次多半要踢到铁板上。
无城子见状,只能苦笑着,暗自摇头,驭使飞剑去追魔主大人。
“咄!”
天空中炸起一声惊雷,狂爆到难以想像的气浪向四面八方扩散。
原本势均力敌的天平瞬间被打破,天空中连续两声炸响,猛烈的冲击转眼间就将金焰凤凰完全震散成漫天金色火焰,再也无法维持住原来的形状。
击溃金焰凤凰的兽王根本没打算放过这些怪里怪气的玩意儿,又是一枚透明圆球吐了出去。
“看我墨家的机关术!小的们,大炽炎阵,攻击!”
兽王背上的那些天邪教中人几乎被占据了整个视野的金焰凤凰给吓坏了,术道宗门怎会有如此可怕的法术,隔着老远都能够感受到灼人的热量。
兽王背上的天邪教中人心中不住的冷笑,一群构装体怎么可能挡得住兽王,当即吹动骨笛,让兽王不躲不闪的冲了过去。
“墨门长老公输磐!”
“嘀哩哩哩!”
“送上门来的功劳哪有不要之理,一个小小的邪兽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啧啧,无城子,你这是越活越老,越老就胆子越小。”
面对着由金色火焰组成的凤凰,兽王却毫无惧色,两对膜翅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如同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频率越来越快,最后猛然张开獠牙巨口。
“援军既然来了,那就会合到一起,互相有个照应,然后继续求援!等凑齐了人手,就可以跟那头兽王好好斗一斗。”
李小白报出了寄信人。
金焰凤凰竟然发出一阵清鸣与迎面而来的透明圆球狠狠撞在了起,满身升腾的金色火焰狠狠一阵,就像受到了某种冲击般,齐刷刷倒向后方。
经过小半日,十余道剑光迎上了李小白等人,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这是什么,冲啊!干掉那头邪兽!”
“快跑!快跟我们走!”
它们缓缓彼此靠近,组成了一个尖底朝http://m•hetushu•com向大地,平面迎向兽王的三角阵形,火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尤其是来自于天空中的太阳,这种阳和能量最易转变为火灵气。
李小白拿出纸笔,开始书写起来,随后加上了一个小法术,将求援信送向无城子,只有会盟长老们带有心神印迹的印信,才会被接信人认可,以免来往的信件被劫持。
公输磐原本就是来分润功劳的,眼见着“功劳”送到眼前,反而兴奋起来。
“嗷!不不,不,这不可能!”
跟着公输磐迎上来的那些术士尽皆茫然,这些人难道没看到他们吗?怎么不停下来。
凤瞳深入闪烁过一道光华,满身翎羽全面张开,构成了一道巨大的法阵,源源不断的汲取从其他机关兽汇聚过来的火灵气。
还没等李小白开口,无城子与印禅两人的声音先后传来。
“有敌人,哈哈,来得正好!且看老夫的手段!”
“吱!~”
后面那头兽王就在几句话的功夫,越来越近了。
不过以众术士们精疲力竭的状态看,多半是连黄花菜都凉了。
“结阵!结阵!御天圆光阵!”
“嘀哩哩哩……”
“听天由命,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无城子,借你的印信一用。”
公输磐定睛一看,发现后面只有一头邪兽,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若是有上千只邪兽,他或许会退避三舍,暂且让过。
“咦?你们两个,两位真人在哪里?”
“吱!~”
“快走,没时间解释了!”
别人或许会有些奇怪,但是却并不会过于惊讶。
雪域神雕速度最快,上面又坐着两人,来者以为是神霄宫的无城子和须弥宫的印禅。
而雪域神周和其他术士却片刻不停的从对方身侧掠过。
公输磐引以为傲的机关兽足以同时应付两个全真境的真人,若是再加上他自己,两个半完全没压力。
兽王又吐出了一枚透明圆球,准确无比的顶在了先前那枚与金焰凤凰相持的圆球后面。
墨门弟子个人战斗力虽然弱hetushu•com了点,可是并不代表了全部,以机关术制作的机关兽,谁敢小觑。
静霜宗小术士的话虽然听起来刺耳,印禅一时气短,连怒火都升不起来。
它们所用材料有乌铁,有妖骨,有兽皮,还有珠宝玉石,每一个部件表面都刻满了法阵符文,一旦从储物纳戒中放出,便自动激活,双瞳部位释放出耀眼的光芒,飞快的摆开阵势,准备应战。
如果驱使的机关兽足够强大,墨门弟子足以横扫同阶。
无城子心底咯噔了一下,来谁都好,偏偏是一个最不能打的宗门。
公输磐以一颗含有凤凰精血的涅磐火晶为核,耗时十年精心制作出来的机关凤凰是整个大炽炎阵的阵眼核心。
墨门的机关兽与白蛮人的傀儡兽有些相似,只不过前者纯粹是死物,依照驱使者的意志作出各种攻击和特定动作,出了故障,只要有配件或材料,很快就能修复,甚至是升级,而后者傀儡兽则是拼凑起来的活物,需要进食,维持一定的活力才能长期存在,受伤可以通过进食缓慢恢复,否则就只能收纳于分心藤符结中不见天日。
发现前方的墨门术士,有一字排开,数量众多的机关兽。
但是现在,新诞生的兽王威胁不言而喻,这种怪物根本是六情不认,不仅能够威胁到术道,同样也能威胁到香君小娘的江山社稷。
公输磐眼睛都直了,他气急败坏的叫着。
主持了机关兽组成的大炽炎阵发威,墨门长老公输磐看了一眼已经逃远的无城子和印禅两人,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老家伙想抢功劳简直是不知死活。
炽烈的高温将半边天空染成了橘红色,金焰凤凰越来越大,体形甚至达到了机关凤凰十余倍,扑扇着翅膀凶猛的冲向千米开外的兽王。
公输磐的目光紧紧锁定越来越近的兽王,浑身灵气高涨,挥舞着双手,仿佛与摆在身前的三十多头机关兽形成了奇异的共鸣。
火光猛然大涨,机关凤凰吐出一条极粗极长的金色火焰,迅速幻化为金焰凤和-图-书凰,让人恍若以为是浴血涅磐新生的真正凤凰。
朱红色的凤喙轻开,悦耳动听的鸣叫声响起。
无城子无暇分心,只能让乘载雪域神雕的李小白看信。
方圆百里范围内,突然鸟雀声大作,无数鸟雀腾空而起,不断盘旋,似有群鸟朝凤之状。
“一言难尽,后面有敌人!”
“如果不怕盯上你这条大鱼,就只管自己逃吧!”
没有更好的解决对策,无城子也只能听天由命。
“十几个?”
就算是长老又能如何,五宫七宗最顶尖的内门弟子都不会比这些小宗门的长老差上多少。
如果从一开始就分头逃跑,自然是可行的。
他们想要逃离,却已经来不及。
同样听到这个消息的印禅,随即一怔,怒道:“糊涂啊!这十几个人是来送死的吗?”
一道剑光飞的极快,却是迎上了队伍最前面的雪域神雕。
“上面写什么?”
“吱!~”
猛烈的巨响炸开,御天圆光阵甚至连阻挡一下都没有办到,直接崩溃。
一头头机关兽由不同材质构成的躯体表面,采用特殊材填充的法阵符文同一时间亮了起来,颜色亮度各有不同,很显然这些机关兽的实力也有高低。
公输磐大叫起来,大炽炎阵释放出金焰凤凰后,并未结束对它的控制,他的心神依旧在指引,然而仿佛受到一股顽强的力量,使得金焰凤凰无法再前进。
墨门诞生于上古先秦王朝,擅长机关术和制器,如果准备妥当,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可是在乱战的情况下,十成实力顶了天只能发挥出两成。
荡人心魄的尖啸声中,一枚透明球体从兽口深处往外猛然冲了出去,在空气中激起巨大的涟漪。
信件上的内容已经有些过时,不过对于当前的局面来看,依旧是杯水车薪。
“好吧!就把死马当活马医。”
有些人喜欢作死,他也无力阻拦,只有接受过教训,才会晓得利厉害。
几头机关兽甚至没有抗住冲击,当场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变成难以分辨的碎片坠落。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