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0章 死亡的距离

终于,一道金色光束贯穿了它的躯体,公输磐当场心疼的揪断了自己下巴上的十几根胡子,惨叫道:“我的凤凰啊!”
这回是一头通体金灿灿的龙形机关兽,龙须龙角龙牙,龙鳞龙爪龙躯,做的惟妙惟肖,足见这位墨门长在这头机关兽身上没少下功夫。
一枚透明圆球在附近炸开,扩散的冲击波无巧不巧的将印禅笼罩了进去,他匆忙释放出来的飞剑,却依然被波及,连人带着飞剑向地面坠去,再也没有机会重新靠近破云舟。
如此近的距离,两头邪兽想要打爆这艘机关舟,恐怕是轻而易举,这个静霜宗小术士根本是想找死。
“不行,这是必死的诱饵!”
机关翼虎并没有坚持太久,一道金色光束射至,躲闪不及的它瞬间爆成一团飞灰,连最重要的机关核心都没能留下。
看到李小白目瞪口呆的模样,公输磐捋捋花白的长须,傲娇的抬起下巴:“看什么看?要不是老夫喜欢给你们年轻人一个机会,你真以为能将排云舟从老夫手上夺走。”
李小白直摇头,两头兽王虽然在视距内,却在琉璃心的笼罩范围外,想要躲开攻击勉强可以做到,但是精准锁定目标,却是概率极低。
公输磐几乎快要使出浑身解数,要不是李小白时不时划拉一下法诀,让机关舟突然移了位置,恐怕早就被那些透明圆球和金色光束击中。
一时间脑子里又冒出无数创意,可以将这样的光束施加到机关兽和法器上,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恐怕公输磐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尝试起来。
牺牲了一头金龙机关兽,双方之间的距离才拉近了五十丈,剩下二百五十丈糊弄谁呢?
公输磐连打出几个法诀,破云舟猛然打了个滚,舟体上下颠倒,所有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就是现在!”
“不行,太远了!”
待将墨门的机关兽琢磨透彻,自己就把几个练手作品赔给对方好了,嗯,再包上一层限量版土豪金,再来一溜亮闪闪的水钻,想必这老头儿也不会多说什么。
事实上一百二十丈开外,他的混沌青莲剑光也不会比杀神矢准上多少。
大光头呜呼哀哉的声音飞快远去,足足坠落了和_图_书千余米,这才重新驾驭起剑光,头也不回的飞窜向远处,倒也正合了公输磐的话,又一次独自开溜,逃之夭夭。
如此拉风的金龙吸睛能力是一等一的强,甫一出场,那些透明圆球和金色光束大半冲着它而去。
他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好,老夫舍命陪你这一回!”
墨门中人不是说最不能打吗?连自诩为上五宫的真人都被赶了出去,让所有人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假的公输磐。
虽然被改了名字,涂了帆色,但是这艘机关舟依然是原本属于公输磐的东西,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他想让谁上来就让谁上来,想让谁滚蛋,立刻就像印禅一样被扔了出去。
“你要快些做决定,老夫撑不了多久!”
尽管这道光束毫无杀伤力,公输磐依然一眼看出了它的用途,在空气中呈现出淡淡轨迹的光束,很显然是在为架在弩槽轨道上的杀神矢作校准协助。
可是偏偏又没有得选,公输磐呲牙咧嘴的挥了挥手。
“啊呜!”
印禅恼羞成怒地吼道:“公输磐,你什么意思?”
一道淡白色的剑光却擦着那头孤零零的兽王一丈开外射了空。
这句话却让公输磐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他却从床弩射出的纤细绿光频繁落在两头兽王身上的异状,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别人只是有惊无险,唯独只有印禅一个人猝不及防的被抛飞了出去,他想要重新返回机关舟,然而此时一股庞大的排斥力涌来,硬生生将他推了出去。
透明圆球和金色光束互相交替的追击着机关凤凰,以含有凤凰精血的涅槃火星为机关核心的机关凤凰灵性远远超过此前的任何一头机关兽,它的飞行姿态不仅优雅美丽,而是总是能够找到纵横交错的冲击波和金色光束轨迹之间的空隙,有惊无险的脱离。
机关舟上的众人一个个脸色发白,这一老一小都疯了!
尤其是那声示威性质的咆哮法术,让机关舟与两头兽王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至三百丈。
李小白看到两头兽王就在琉璃心的笼罩范围之外,这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局面让他有些心焦。
百丈距离,转瞬即至。
从此前http://www.hetushu.com的琉璃心映射收获上看,墨门引以为傲的机关术最大秘密在于机关核心和法阵符文。
“公输磐,咱们走着瞧……”
“走!”
无城子的立场向来坚定不移的站在李小白这一边,如此毫不迟疑的警告并不奇怪。
大光头机械的缓缓转回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公输磐,吃惊道:“公输长老!你……”
这一次跪了怂了,以后还如何见人,丢的不止是自己的脸,连带着宗门也会颜面无光。
公输磐看得心痛,这头虎形机关兽分明是受到了暗伤。
李小白呵呵一笑,底气十足地说道:“放心,本公子身家丰厚,不差你那么一点儿。”
李小白直接拒绝。
虽然看上去完好无损,但是机关翼虎的灵动性大大下降。
“嘀哩哩哩!”
“一百二十丈?你疯了吗?只要挨上一下,这艘机关舟就会真的变成碎片!”
然而公输磐接连又放出了两头机关兽,可是它们完蛋的速度更快,其中一头甚至刚冲出十余丈,就被金色光束直接打爆,拉近的距离只有个位数。
笼罩住破云舟的灵气盾立刻封了个严严实实,印禅被彻底扔到了外面。
难道要真的牺牲它吗?
公输磐人老成精,哪里猜不到对方打的是什么注意。
李小白却出乎意料的拒绝了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提议。
正如公输磐所担心的那样,双方之间的距离一拉近,破云舟承担压力陡增,连续几波攻击,笼罩在外面的灵气盾连续被破了大半。
世上有一句老话,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轰!~
美伦美焕的机关凤凰带着一片火星冲了出去,身上火光闪耀,立刻吸引住了两头兽王的目光。
“……”
“吱!~”
玄鸟机关兽的躯体强度明显不及翼虎机关兽和金龙机关兽,动作越来越迟缓,最后直直的坠向地面,尽管看上去完好无损,但是公输磐却知道,它的机关核心遭到了致命损坏。
一大一小两只雪域神雕开始扑扇着翅膀,蠢蠢欲动。
“哼,老夫手上还有!”
公输磐有些后悔自己的机关兽各有不同,每种却只有一头,连个备份替换的都没有,他看了看身旁放出来威m.hetushu•com吓印须弥宫真人印禅,并没有收回去的机关凤凰。
“可恶的小子,你别想用激将法!”
这句话说的冠冕堂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喜欢赏识提携后辈。
大魔头一如既往的坑人。
他从未想过一道普普通通的纤细光束,竟然还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公输磐连续打出几个法诀,机关舟利用几个蛇形规避动作,自然而然地放慢了速度,却又没有给两头兽王猛然加速冲上来的机会。
两头兽王之间明显存在高下阶级,在雪域高原诞生的新兽王落后于从别处赶来的兽王半个身体,并非是两者的飞行速度有差异,而是对实力强弱的认可,因此很容易让人分辨出其中的差别。
“呜吼!”
床弩射程虽远,但是弩矢从离弦射出到命中目标,期间存在十分明显的延时和误差,使得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
“小子,你在干什么?还不动手!要等到什么时候?”
公输磐又放出一头机关兽,心头在滴血的挥泪送别。
然而另一个声音却是来自于舱外的李小白身边。
“绕回去,跟它拼了!”
……
两头兽王在不知不觉间闯入了他的琉璃心笼罩范围内。
李小白很快意识到了严重性,连忙冲着公输磐道:“还是不行,得分散它们的注意力!”
这种不断险相环生的死亡舞蹈并没有持续多久,机关凤凰到底不是活物,抵抗兽王攻击的承受能力依然有限,很快一根长长的美丽尾羽被粉碎,紧接着满身美丽的羽毛变得支离破碎,优雅的身姿狼狈不堪。
“它们进来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继续……”
“死马难追!”
重新颠倒回来的机关舟上,无城子等人怔怔地望向硬生生把印禅给怼出去的公输磐。
在雪域高原诞生的兽王在猝不及防下,被机关舟尾部突然射出的奇异箭矢狠狠没入胸口。
李小白的大部分注意力一下子转移到了身前的床弩上。
从后方射来的透明圆球和金色光束越来越密集,竭力控制机关舟的公输磐也有些渐渐吃不住劲儿,时不时有灵气盾被轰散,舟体剧烈摇晃,压力骤增。
至少不是两个人在疯,而是大家陪着这一老一少一和图书块儿疯。
架在舟尾的床弩射出一道翠绿色的光束。
公输磐吹胡子瞪眼,可是他也不想认怂啊!
“你什么你!就你这个狗屁不通的三脚猫添什么乱,你要是想逃,自己马上滚远,老夫一刻都不想看到你。”
它咆哮挣扎了几下,直直的坠向地面。
如果能够放慢镜头的话,可以看到箭矢顶端的透明晶体锋镝在飞出十余丈后,顶着一团越来越亮的锥形红光。
“怕什么?师弟一定会成功!”
在落了数十丈后,它摇摇晃晃的又重新飞了起来。
“我什么意思?你滚!现在就滚!要不要老夫送你一程?”
“还是不行,差一点,差一点,可惜了!”
“不,我们走,全速!”
说胖还喘上了,李小白不跟这老家伙计较,重新继续关注追在后面的两头兽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枚透明圆球爆发的冲击波由于距离过近,使玄鸟机关兽身形一滞,彻底陷入了接连爆发的冲击波范围内。
“放慢些速度,让它们靠近一百二十丈内!”
“公输磐,你到底行不行啊?这什么烂货,要是再这样,我可不认啊!”
公输磐知道对方是不打算放过自己的机关兽,只好忍着心痛道:“好,好,事后你要赔老夫!否则免谈!”
那头老牌兽王有些吓呆了,甚至一度忘记了追击。
公输磐也是赌上了气,挥手将一只青色玄鸟机关兽放了出去,轻盈的身姿比翼虎机关兽和金龙机关兽还要敏捷,扑扇着翅膀,带起一片肉眼可见的风刃,连续不断的迎向那些射来的透明圆球,同时速度极快的闪避爆发的冲击波。
公输磐皱着眉头,满满嫌弃地喷了印禅一脸口水。
凤凰机关兽身上火灵气升腾,正狠狠盯着背对着自己的印禅。
李小白的计策是有效的,牺牲了公输磐的机关兽,却成功吸引了两头兽王的注意力。
李小白横下心,就不信天邪教的兽王是自己的克星,完全奈何不了对方。
“你拖不起,我也拖不起!不搏一下,我们就只有逃命的份!敢不敢?老家伙!你是不是打算认怂了!”
擅长飞行的玄鸟机关兽生存能力明显要比前面两头机关兽要顽强的多,在两头兽王和破云舟之间左闪右m.hetushu.com躲,吸引了大半的攻击,使李小白成功将双方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一百五十丈距离内。
无城子替李小白出头倒也罢了,这个公输磐又替静霜宗小术士出头算几个意思?
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响起,数枚透明圆球在前方轰然炸开,诡异的冲击让机关翼虎身子一歪,直直坠落了下去。
距离越近,兽王的攻击更加准确凶猛,然而这些本该由李小白与公输磐等人脚下的机关舟该承受的攻击,却转嫁到了机关凤凰身上。
李小白回过头,直接提出了抗议。
可是谁能知道,公输磐却在掩饰自己拿李大魔头无可奈何的外强中干。
身形矫健的还没扑腾几下,五六枚透明圆球一拥而上,甚至连法术都没来得及放出,长长的龙躯直接四分五裂,报销的比机关翼虎都利索。
“还没有到一百二十丈!”
公输磐放出一头机关翼虎,扑扇着翅膀从机关舟上冲了出去,在不断飞射而来的透明圆球弹幕中间连续躲闪规避。
“让你的妖奴去!”
“曦和!”
芷蓉对李小白的信心与无城子又有不同,来到青铜圆鼎旁,将自己有限的灵气灌输进去。
李小白猛然拉动床弩,箭杆布满诡异浮雕与纹理的杀神矢带着撕裂音障的爆响,直射了出去。
“好,一言为定!”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关注着那道细长光束在两头兽王身上不断落空。
别说一百二十丈,就算是一千两百丈,他也不会觉得安全。
方才连续摧毁机关兽的战绩似乎让它们生出了猫戏老鼠的恶趣味。
仅仅一息的功夫,对方又落在了琉璃心笼罩的范围之外,双方都处于运动中,非常遗憾的射失并不意外。
对方上蹿下跳的模样早就让他不爽了,更何况在李小白这里憋了一肚子的火,正好有个够份量的出气筒撞上来。
公输磐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小白咬了咬牙,打算赌上一把。
李小白抬起手,剑指对准。
公输磐亲眼目睹了其中一头兽王坠向地面,在这样的高度摔下去,就算是钢筋铁骨,恐怕也会摔成肉饼蒸蛋。
“继续!”
她的盲目信任感染了不少人,万里等人也走了上来,将自己的一份力量贡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