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2章 放长线

公输磐又看又摸又敲之后,回过头冲着仍然在喂雕的李小白说道:“小子,我要用手段了!”
眼前这一颗银球,正是其中之一,不过即使以公输磐的丰富经验和老辣眼光,也无法分辨出这件法器的炼制手法和特殊技艺。
虽然外形浑圆,光可鉴人,可是这枚圆球却稳稳落在桌面上,丝毫没有任何弹跳和滚动,落在哪儿就定在哪儿。
“这位大师当然是……”李小白笑了笑,卖了个关子,语气骤然一转。
李小白翻了大白眼,随手一挥。
得了李小白的手段,公输磐再无任何顾忌,轻颂秘咒,往银球一点。
李小白头也没回,格外大方地说道:“随便!”
“嗯!”
哪怕排云舟被对方抢去,自己手中的大半机关兽也在战斗中损失,都没有让他如此激动过。
以妖王巨龟的背甲炼制出来的那件法器,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乘着破云舟抵达悬空岛的术士们每人可以得到一栋独门小院还绰绰有余,财大气粗的墨门奉上灵晶和灵符,让众人喜笑颜开。
“是这东西?”
或者说,这些东西正是李小白窥觑的衣钵传承之一。
赤红色玉眼瞳孔猛然一张,牢牢锁定住银球,拥有大锷的巨蚁仿佛有了生命一样,缓缓抛扬着自己的大锷,如同水晶般的小钟发出洪钟大吕的悠扬声响,黑玉貔貅突然吐出一口清气环绕着银球,又缓缓吸回口中,一吐一息犹自不定,羊脂玉碗内的金沙升起了一个小小的女子身影,衣裙摇摆,跳起了动人的舞姿,一举一动间叮铃清脆声音不断,隐隐合着透明小钟的悠扬钟声,甲片球上的一片片骨甲缓缓张合,似有气流被引动。
芷蓉接住天晶镜后,颇有些犹豫,如此贵重的法器,静霜宗的内门弟子中,只有两三人人才拥有,自己只是炼神境的小术士却也能得到一件,让她心态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后面还要压上一块银箔,似乎,似乎真的可和*图*书行!反而从侧面证明了李小白并不是针对公输磐故意这么说,而是真的随口。
公输磐气呼呼地说道:“这面四品天晶盾是老夫的作品,你莫要埋没了它!你的什么狗屁玄武盾,就不要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四品法器天晶盾就当喂狗了!
“公输长老来的巧,我这儿刚洗了些果子。”
正在撕扯肉干的李小白转过头,这个墨门长老还真有两下子,竟然能够认得“玄星”是来自于天外的陨星。
公输磐飞快吟颂着咒语,最后轻叱一声。
无功不受禄,小魔头未免也太大方了。
一枚银色圆球咣当砸在了一旁的花岗石圆桌上。
将桌上的法器收回后,公输磐没好气地扔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盘,显然是有备而来。
芷蓉毫不迟疑地将其按在了怀里,警惕地说道:“师姐先帮你收着,莫要让那些小骚蹄子骗了去。”
公输磐的老脸笑开了花,又一次掉到了沟里,无城子这老东西转过脸,嘴角情不自禁地抽搐着。
她欲还给李小白,却见他摆了摆手。
更不用说还有免费的法器修复服务和免人工费用的法器定制服务。
“拿去!”
妆,妆镜?公输磐颤抖地指着李小白,跟这小子拼命的念头又生了出来。
妖王背甲最初形态就有五品,稍加炼制便是六品,如果炼制手法高明些,再加上一些合适的材料,摸上七品的边也不是没可能。
芷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强忍着为这位墨门长老的一脸捉急表情。
与其一同亮出来的,那件炼制手法粗劣至极,所谓玄武背甲的盾形法器相比,这件银球的炼制技巧却高明的无法想像,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他已经看出来,公输磐就像上了钩的鱼,被走了,却是拖着一根无形的线,每一次挣扎,都是一次巧妙的放线,等到无力挣扎的时候,该是收获的时间。
咬了咬牙,拿出几件拳头般http://m•hetushu.com大小的法器一一摆在银球周围。
老家伙二话不说,气得拂袖而去,你要是不装逼,咱们还能继续当朋友。
“小子,这是哪位大师炼制的?”
“就这个?”李小白撤回灵气,一脸嫌弃的扔向芷蓉,说道:“师姐,这东西送你了,后面压上一片银箔,可以当作妆镜!”
堂堂墨门长老就这样栽到对方手里,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李小白一脸无辜地冲着又开始担忧起来的芷蓉师姐耸了耸肩膀。
浩瀚星空无穷无尽,每年都会有大量的陨星坠落,大多是石质或寻常铁质,不过其中依然蕴着一些不知来自于星空何处的奇异金铁,曾经有人利用其制作出强大的法器,闻名于世。
公输磐却没有在意其他,他只想弄明白那个变化万千的法器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一道淡蓝色的弧光扑上银球,不断蜿蜒爬行,最终消散不见。
“哼!”
普天之下,卧虎藏龙,并不是所有高明的炼器师都在墨门,总会有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大师藏匿在民间或深山大泽中,不曾出世。
就算让公输磐看上一眼,估计也不会看出什么名堂,如果能有些发现,那是再好不过,对李小白而言,横竖都不吃亏。
当然,材料还是要自己出的,这是惯例。不过凭着跟磐长老来作客的关系,交易材料的价格也是相当优惠,许多人都兴高彩烈,打算好好利用这一次难得的机会。
在通常情况下,公输磐只会动用其中一件法器。
“真,真的?”
“当然是本公子啦!”
刚安置好,李小白扯着肉干喂雪娘和灵儿这一大一小两只雪域神雕的时候,公输磐就迫不及待的闯进了院子。
公输磐不断颂念着咒语,聚精会神的维持着那些法器阵式,足足一刻钟后,所有的异动异声异相尽皆消失,悬浮在上方缓缓转动的八卦银镜也回到了他的手中。
李小白熟练的捻了捻手指,木hetushu.com有好处,凭什么告诉对方真相,继续在坑底爬着吧。
“你……”公输磐的脸顿时黑如锅底,差点儿忘了这小子是雁过拔毛的吊诡脾气。
其他法器起码还有一个法阵符文,这个上面却是光溜溜的,能够分辨个鬼。
“嗯?盾?”
李小白负手而立,自信地说道:“他迟早还会回来的!”对于痴迷于炼器的人来说,从未见过的神秘法器会使人上瘾,为了解开其中的秘密,必然会抛开一切的陷入着魔状态,什么恩怨情仇,都会被抛在脑后。
最后抛出一块八卦银镜,在心神的催动下,飘在了银球上方,一缕闪光落下,使得银亮的镜面闪烁耀眼。
只有四品的小盾牌自然是入不了李小白的法眼。
公输磐的表情很快苦了起来,他也只能鉴定出这件神奇法器的主材料是天外陨星而已,其他再多的便一无所知,除此之外,可以确信这样的陨星材料,墨门从未收录过。
随手灌入灵气,圆盘瞬间变大,直径足足有一丈有余,就像一只巨大的车轮,悬浮在李小白的身旁。
那些法器外形十分奇特,有拳头般大小的赤红色玉眼,有撩起大锷的巨蚁,有叠成球状的甲片球,有一口透明的小钟,有黑玉貔貅,还有一只羊脂玉碗,里面盛着细腻的金沙,它们环绕着银球,组成一个奇怪的阵势。
公输磐嘴巴抽搐了一下,吐出一句话:“天外陨星!”
“哼,今天让你瞧瞧老夫的手段,还不速速现出原形!”
……
公输磐点了点头,他对芷蓉和李小白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一转头,冲着正在喂雕的李小白粗气粗气的吆喝道:“喂,小子,把东西拿出来,让老夫瞅瞅!”
“送给师姐,便给了,难不成还要给别的师姐或师妹不成?”
又连续试了几个不同的秘咒,结果依然是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摆在桌面上的这颗银色圆球愣是软硬不吃,任你诸多秘咒,依旧巍然不和*图*书动。
“你这女娃儿乖巧的很,不像那个没大没小的臭小子,瓜果尽管端来,老夫先办正事。”
芷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老是这么折腾人家,要是被赶出悬空岛可怎么办。
“玄星”回归心神中的混沌青莲上方,自然不需要用储物纳戒去收回。
自己的秘法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毫无任何反应,公输磐微微一怔,又颂起墨门独有的秘咒,一团迷濛的乳白色光芒笼罩住银球,持续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这才缓缓消散。
墨门作为术道十三门之一,实力无法与五宫七宗相比,盆地内的凡人约五万,外门弟子五百人。
悬浮在银球上方的八卦银镜中央撒下一道阴阳之气,仿佛磨盘一样,环绕着银球。
不过他却知道分寸,老是撩着这个老头儿,不给点甜头尝尝,就算是泥人,也迟早会爆,尤其是在对方的地盘上,公输磐没脾气,不代表别人不会偷偷敲他的闷棍。
李小白接住一看,是一片透明的圆盘,里面刻印着白色的半透明符文法阵,似乎是以特殊的手法,将其刻印进去。
居住在悬空岛上的人,包括门主在内的内门弟子不过三百多人,修炼,炼器和生活起居等活动也只占了岛上一隅,即使偶尔来了客人,也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下。
公输磐终于放弃了对这颗银球的探索,他心底涌出无数个问题想要请教那个炼制天外陨星的炼器士。
咦?
这年头说实话都不招待见,这是比窦娥还冤啊!
四品法器天晶镜,足以轻而易举的挡下全真境真人的全力一击,当作寻常器物妆镜?真亏对方想得出来!
公输磐脸上的怒容很快退去,换上了满脸苦笑,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公输磐期待的表情一滞,脸色迅速变得铁青。
“你呀你!”
然而落在这枚银球上,并没有什么卵用,就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小娘子冲着一块石头使劲儿抛媚眼儿,就算是把眼睛眨烂了,眨瞎了,也不会得m.hetushu.com到任何回应。
“我说的是真的!”
桌上一直巍然不动的银球忽然动了起来,无声无息的滚落到地面,很快来到他的脚边,顷刻间消失不见。
芷蓉正在洗着瓜果,看到换过一身衣服,精神了许多的公输磐走进来,打了声招呼。
“师弟,我不能收!”
“好处!”
“驷马难追!”
他伸手摸了摸,光滑银亮,和一个磨得锃光明亮的钢球银弹没有任何区别,敲了敲,除闷响,也没什么出奇之处。
墨门的每一栋宅院都是一座大型的机关,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法,任何人都闯不进来,不过对于墨门长老来说,也就是几个法诀的事情,根本拦不住。
桌上环绕着银球的那些东西,无论是发出声音,还是有异常动作,又或是其他异相,彼此形成形成某种特殊的韵律。
仅仅一句话就打消了芷蓉师姐的犹豫。
别的师姐或师妹?当然不成!
“君子一言,死马难追!”
李小白也不晓得死掉的马该是个什么样的追法儿。
一针见血,直指本心,这可不正是李小白最擅长的么?
好吧!这份想像力,或者说是灵性不做炼器士,真是可惜了。
公输磐的眉头拧紧,最先那个是墨门常用的开光术,可分辨物品的阴阳五行,随后用的是天归术,星宿周天归位法识别宝物的根本属性。
况且看一眼也没什么,就算是他自己,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玄星”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只是知道随着混沌青莲时时刻刻的日夜祭炼,自己的心神与这件能够吞噬金属,能随心所欲变化的奇怪金属联系越加紧密。
“疾疾如律令,疾!”
公输磐没再去理李小白,径自走上前去,左看右看,除了照出自己这一张老脸外,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名堂。
但是现在,他为了想要弄明白那个能够变化形状,自行平空生出法阵符文的神奇法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几乎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压箱底。
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对方能够发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