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4章 转移

鲁休好整以暇的拉了张椅子,作洗耳恭听状。
公输磐气呼呼地说道:“这小子居然还敢骗我,说什么创新,交流就能超越先贤至圣,哼,真以为自己是不世出的天才吗?又想要骗老夫。”
若是都这样,其他宗门为什么不把自己压箱底的绝活儿分享于他人。
超越先贤至圣?
什么狗屁创新,交流,分明是别有用心,如果把墨门的炼器术和机关术泄漏出去,人人皆可炼器,个个都拥有墨门的独门机关兽,那还有墨门的活路么?
“你们这是?”公输磐看着乌泱乌泱的一大群人,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鲁休将注意力放在来者身上,直接询问道:“是什么人?”
“门主,磐长老,一群同道正在山门外,欲登入悬空岛寻求庇护。”
“须弥宫?难道又是那个令人讨厌的大光头?”
“我说,你可别让这小子的当!”
墨门门主发觉到自己的走神,连忙不好意思地说道:“啊!你说什么?”
那个m•hetushu•com内门弟子当即回答道:“有须弥宫的人,有灵兽门的人,还有星罗宗的人,应是会盟巡逻队的。”
鲁休门主实在猜不到悬空岛上的哪个小子能把一向脾气极好的磐长老给气成这样。
“气死老夫了!气死老夫了!”
泱泱数百人站在湖畔,一部分人不顾形像的扑在水边大口大口痛饮,仿佛干渴已久,不少人看上去像是普通的凡人,衣衫褴褛,神色憔悴,身上还沾染着血迹,显然是逃过一劫后没多久的惊魂未定。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本门主开心一下嘛。”
思索着这两个词,墨门门主情不自禁的失神陷入深思中。
远方不断有飞剑过来,上面载着两个或三个人,还有术士在放下人后,又重新腾空而起,似乎正在运送人员。
公输磐瞪大了眼睛,没有料到门主竟然会认可那个小子的话。
鲁休刚要说话,一个内门弟子神色匆匆的来到不工堂。
http://m•hetushu•com没等玉贞开口,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走了过来。
公输磐并没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地描述了一遍自己的亲眼所见。
“哈哈,放心吧!我一定会小心!”鲁休苦笑着摇了摇头,情不自禁地说道:“他似乎说的有些道理。”
“哦,说说看!”
“没错,即便不是九品,也至少拥有九品的潜力。”
鲁休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蹦起来,他捏着扶手,身子向前倾,聚精会神的生怕漏掉一个字。
“怎么,他得罪你了?”墨门门主好奇。
“九品法器?”
鲁休有些目瞪口呆,他实在不明白,炼神境,炼制,九品法器这几个词怎么就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高高拎起的心在听到自己期待已久的最大秘密竟然只是心神祭炼之法后,鲁休一脸苦笑,他此时此刻完全能够理解公输磐的心情,同样恨不得掐死那个信口开河的小子,即使那件法器拥有九品的潜力,也估计是误打误撞炼制出来的和_图_书
听到是会盟的巡逻队,鲁休以大事为重,不在关注把公输磐给骗得不轻的静霜宗小术士。
鲁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真是有趣的年轻人,不过创新和交流,嗯!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些客人。”
悻悻然回到不工堂,公输磐愤愤不平的嘀咕声便被墨门门主鲁休听到了,不禁好奇的出言问道:“究竟是谁能把咱们的磐长老给气成这样?”
作为一门之主,站在的角度和眼光自然与其他人不同,公输磐转述的两个词一时间深入了他的心神,越琢磨越觉得有味道,墨门能够拥有今天的底蕴,依靠的绝不是故步自封的闭门造车。
“你不懂!我……”
公输磐也坐了下来,似乎打算将心中的郁闷与别人分享。
公输磐又重复了一遍。
与会盟相比,一个区区小矛盾,根本无足轻重。
“有道理?怎么可能,这小子明明是胡说八道。”
公输磐却发现门主若有所思的恍若未闻,连叫了几声,才将对方唤醒回神和_图_书
“磐长老,鲁门主,这些人是圣手门的人,山门被破,伤亡惨重,不得不带着他们过来寻求托庇。”
“咦?这不是玉贞吗?你们怎么过来了!”
“公输长老!鲁门主!”
玉贞听到声音,连忙过来见礼,显然鲁休和公输磐过来的时候,有人认出了两人。
丹顶白羽黑尾,长颈尖喙,鹤眼异光流转,这只机关兽灵动自如宛若活物一般,短短数息,便从悬空岛最高处的不工堂飞到了悬空岛下方的湖泊边缘。
“不仅如此,我们路上还遭遇到了天邪教兽王的拦截,幸好有玄真宫,大衍宗和九幽宗的前辈出手相助,险些全军覆没。”
公输磐虽然对李小白没好态度,但是对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更是眼里容不下沙子。
墨门门主鲁休放出一支机关鹤,纵身登上,机关鹤载着他飞快冲出了不工堂。
公输磐依旧余怒未消。
墨门门主的第一个念头并不是想要得到九品法器,事实上他和公输磐一样,更加看中炼制出九品法器和-图-书的秘诀,只要有秘诀,九品法器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抢别人的法器反而落了下乘。
“不说了,不说了!真是气死老夫了!”
“今天让一个小子给耍了!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可恶的家伙!太可恶了!”
公输磐看到了正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星罗宗女术士,连忙打了声招呼。
跟着一起落下来的公输磐看到了印禅那个令人讨厌的大光头,不过这些人里面,光头似乎还不止一个,又来了一批新的光头,有的人身上还穿着袈裟。
公输磐没有听出门主话语中的调侃。
“是一个静霜宗的炼神境小术士,也粗通炼器术,炼制了一件疑似九品的法器,也不知是真是假。”
想起千钧一发之际,强援抵达,依然让玉贞心有余悸。
“嗯,我知道了,马上就去会会他们!”
公输磐摆了摆手,也没兴趣解释。
“老夫险些上了这小子的恶当,可惜我的排云舟啊!门主,你可千万不能上他的当啊!门主?门主!”
“没有,一个虚伪的厌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