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7章 铸器

……
水汽升腾而起,将整个盆地包围了进去,形成了一道环绕墨门山门的雾墙,足足高达百千余丈。
其他三人也是毫不犹豫的用力磕头。
“不用藏着掖着,本公子不会计较!”
“开始吧!”
“这叫作内模水冷铸造法,原理很简单,铸造原胚的冷却往往是由外而内,我在模具内部生成螺纹状环绕的细管,用水吸收热量,蒸发水汽灌入细管,加快原胚的内部冷却速度,使内外冷却同步,甚至稍快一些,使胚体在冷却过程中形成一股由外而内的应力,增强胚体强度,关键在于模具的原胚内部冷却管道和冷却速度,如果不能掌控好,过快则容易裂,过慢则无法形成这股向内的应力。”
在他们看来,像李小白毫无保留的传授铸器之法,不啻于传道授业的恩师,当以弟子之礼待之。
大量的热气从排气孔喷出,哧哧作响,仅仅十余个呼吸,满口坩埚内的金液倒了个涓滴不剩,连排气孔内也红光隐隐。
有力大无穷的金瞳六耳猕猴帮助,灌注原胚的工作变得轻松很多,随着传力杠杆,钢索和齿轮的转动,五座巨型坩埚之一缓缓倾斜,略出凸出的槽口往外泄出金灿灿的炽热金液,顺着架设好的粗钢凹槽飞快灌注入“玄星”模具内。
本公子就是魔头,你奈我何?
……
居然还有这种铸器法?
身材不到两尺高,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金瞳六耳猕猴抖了抖一身柔软的金毛,向坩埚熔炉走去,每踏出一步,身子便上窜半尺,在十几步后,便是一头身高逾丈,毛发如钢针,浑身肌肉虬结,如铁疙瘩般一块块贲起的狰狞巨猿,甩手在腰间围上一块斑斓虎皮围裙,脑袋上还圈着一支跟着一起变大的银色头箍。
遍布于坩埚表面的法阵一方面牢牢束缚住足以使金铁熔化的热量,另一方面引聚风力,灌入埚口,又直冲天空,即便站在坩埚边,也丝毫感受不到袭人的热浪。
雾墙渐www•hetushu.com渐变宽,盆地内的空间越来越小,水汽弥漫进程不紧不慢地跟在凡人百姓们的后面。
应力在通常情况下是不好的,往往需要回火或者长时间静置释放,保证铸造品的内部结构稳定性,但是如果能够利用得当,反而能够提升铸造品的强度。
李小白好整以暇的站在“玄星”变化而成的银柱旁,虽然没有灌入熔化的金铁,里面却已经灌进了几百斤的清水。
术道虽然表面上信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实际却是自私,宗门内的凡人沾亲带故,与外面的那些凡人终究是两样,态度自然也截然不同。
几乎是毫不间断,第二座坩埚倾泄而出的金液很快追上了粗钢凹槽内的金液,源源不断继续灌注。
印禅脸色铁青,久久都没有恢复正常,反倒是无城子倒是佩服魔主大人胆大至极,竟然公开自认为魔头,反倒是没了嫌疑,谁能想到这魔头是货真价实,而非是气话。
像这样连着熔炉的巨型坩埚有五座,呈现出梅花状聚在一起,仅留了中间一块空地。
芷蓉算是服了气,这个目无尊卑的师弟无论到了哪儿都不会吃亏。
仿佛猜到了四位墨门工匠的想法,李小白说道:“诸位毋须担心,悟空乖巧的很,不会随便伤人。”
“悟空见过诸位!”
李小白用最浅显的语言向四位目瞪口呆的墨门凡人工作简述了一遍自己的铸造法门。
“玄星”模具不像坩埚那样有法阵束缚住热量,很快,整个银柱散发出灼人的热浪,三尺范围内的草地尽数枯黄,整个院子的绿植已经被李小白彻底糟蹋的不成模样。
准备?
“仙长,小的一时失态,胡言乱语,小的……”
炼器法门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告诉别人们吗?
欧冶长治面如土色的跪倒在地,浑身打着哆嗦,连连磕头。
“悟空,去帮忙!”
心里踏实了许多的欧冶长治根本不晓得自己的www.hetushu.com脑门已经皮开肉绽,反而欣喜地说道:“我等一定会守口如瓶。”
李小白随手一道气劲拂出,欧冶长治破了皮的额头再也磕不下去,整个人不自由主的被一股温和力量托了起来。
看到模具正在源源不断的喷出白色水蒸汽,欧冶长治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情不自禁地问道:“仙长,这模具里灌水是何道理?”
“师弟果然是魔头呢?”
随后李小白又向院子里等候吩咐的金瞳六耳猕猴招了招手。
无论是神霄宫无城子的干涉,还是静霜宗的护短,还有诸多缘由让他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小子。
在墨门悬空岛再次遇到那个静霜宗的小术士,印禅觉得自己的运气糟糕极了。
李小白又从顶部侧边的一个口子往里面倒进了十几桶水,却又让欧冶长治看不懂了。
四名凡人工匠喜笑颜开,原以为只是来帮忙,却没想到平白得了一个铸器秘法,简直是再划算不过。
天空中不时有墨门术士驾驭着飞剑落下,用携带的储物法器帮助那些行动困难的人携带物资。
墨门的小院子不仅宜居,同样也适合炼器,法阵结界一开,无论里面是惊天动地,还是外面狂风暴雨,都能隔成两个世界。
墨门内第一大姓为公输,第二为鲁,第三便为欧冶,三大姓占据了墨门的九成,其他诸如。
威风凛凛的巨猿学着人族的礼仪冲着四人一拱手,欧冶长治等人连忙回礼。
欧冶长治呼吸粗重,突然再一次跪下,咣咣咣连磕好几个响头,脑门当场鲜血直流。
玉贞暗自偷笑,印禅真人总是忍不住去招惹,却又屡屡碰得灰头土脸,真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然而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对方不是墨门的仙长,任何一家的炼器之术无不是严防死守,轻易不让外人知晓,这般冒冒然问人家,无疑于是犯了大忌。
遍布墨门盆地的十万八千根都天乌铜柱便是由这些墨门凡人工匠铸出柱形和图书原胚,相比之下,三丈高高的大钟原胚对于这四位工匠来说根本毫无压力。
……
欧冶长治死死盯着“玄星”变成的圆柱形模具,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在下……”
李小白摆了摆手,漫不在乎。
“恩师在上,弟子谢过恩师传授秘法!”
李小白抛出一颗银亮的圆球,还未落地,它便迅速膨胀起来,变成高四丈,需十人合抱的银亮圆柱,顶部还留有三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口子,呈现出有迹可循的梅花状纹路。
“起来吧!”
墨门四位工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加快冷却,可是这样做不会造成原胚裂开吗?
他和其他三位工匠始终猜不到李小白的炼器手法,若是制钟,应该先以铅锡制胚,再用砂土和石蜡制模,可是这位仙长却丝毫不有做这些准备,直接一步跳到了熔炼胚料的环节。
看到四人白白浪费了自己那道气劲,只好又放出一道气劲让他们重新站起来,李小白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可没想过收徒弟,莫要再行此大礼,区区铸器之法算不得什么,今日传于你们,回头自行研究便是,也可以传于他人,嗯,百无禁忌,本公子没那么多规矩。”
虽然看不到其内部的情形,但是看它变化形状的模样,大致也能够猜测得出来,绝对是一件完美至极的原胚模具。
没过多久附近又是一片区域亮起异光,逐渐形成一个圆圈。
居住于盆地内的凡人们在得到消息后,拖家带口,赶着牲畜,拉着各自坛坛罐罐的家什,缓缓向盆地中央的悬空岛方向走去。
“在下欧冶长治,见过这位,这位悟空,辛苦了!”
擅长炼器和机关术的墨门从来都不缺冶炼器具,当听到有客人需要借用这些器具时,墨门弟子们还主动热情的询问是否需要奇珍矿石和经验丰富的冶炼工匠,他在借到工具的同时,还从善如流的请到了四位凡人工匠的帮忙。
李小白往五和图书座坩埚熔炉一指,法诀放出,炉内的灵火自动消散,冶炼器具不再继续加热。
若是在天空中俯瞰墨门所在的盆地,可见外围一隅以纵横交错的沟渠水道突然亮起异光,向四面八方扩散,水流发生变化,流动加速,发出哗哗大响,地面上就像出现了一片奇异的花纹。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欧冶长治却看到了那座自动成形的粗大银柱,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并且分辨出顶部预留出来的漏斗状凹口分别是金液的灌注口和大型模具的排气孔。
四名凡人工匠的头目名叫欧冶长治,对于冶炼操作和相关器具了若指掌,一大埚矿石在他的指挥下,不到半个时辰便彻底熔化为满满的金液。
内模水冷铸造法说复杂也不复杂,只是内部增加一些导热水管罢了,说简单又不简单,需要对于冷却的火候把握非常精准才能真正发挥出作用。
既然如此,他便只能生受着,尝着这杯憋屈无力的苦酒。
片刻之后,一阵阵蒸汽从模具的几个侧孔中喷出,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叫声,“玄星”银柱在原地按着顺时针缓缓转动,使得先后灌注的五只坩埚金汁互相调匀,不会因为合金配比误差而造成质地不均。
“是!公子!”
术道宗门驯养的妖奴,除了灵兽门以外,大部分要么是神情呆滞,要么是被锁链或禁制加身,依旧桀骜不驯,野性未性。
若是有此神器,墨门想要炼制任何一种法器原胚,岂不是轻而易举的手到擒来?无论原胚有多么复杂,都毫无难度。
饶是作为术道宗门工匠,也曾经见识过妖奴,看到这么一头魁梧高大的妖猴,明知对方毫无敌意,而且是来帮忙的,欧冶长治等人依旧不免心惊肉跳。
雾墙内伸手不见五指,即使有亮光,也仅仅只能照到一丈左右,再远便会昏昏沉沉,无从分辨。
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温驯有礼的妖族,就像真正的人族一般。
尽管从甘老头那里和_图_书得到的剑匠传承工具一直都随身收于储物法器内,每次最多只能锤炼人头大小的金铁,并不足以炼制三丈高的法器大钟,但是却难不倒李小白。
以灵气为柴,接近青白色的火光迅速将坩埚内层层堆叠的矿石熔化,火星从埚口不断喷溅出来,将部分杂质排除,随即炽红色的金液上方浮现出一层厚厚的杂质壳,很快由那些经验丰富的凡人工匠用钢勺捞出,同时用力搅动灼热的金液。
“是是是!”
“走走,干活儿去!”
“开始灌模!”
……
模具里灌水?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哪里还不知道欧冶工头是痰迷了心窍,怎能这样冒冒然打探别人的炼器秘诀,哪怕有时候一些秘诀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这样的秘诀却往往能够解决上百年,无数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其价值远远不是一句话能够衡量的。
“知道了,准备!”
准备什么?
一饮一啄,与小林寺结下了因果,李小白根本没有在意印禅的挑衅,反而在想着将从墨门得到的收获用于了解因果的那尊法钟上。
“公子!熔炼火候已到。”
正当他惊疑不定的时候,李小白向他打了个手势,指了指他猜到的灌注口。
对方若是脾气好,将自己劈头盖脸的喝斥一顿,或者让那妖猴把自己揍一顿以敬效尤,若是气量小些,恐怕得当场打杀,死了也是白死,墨门仙长根本不可能会为自己出头。
李小白在四人忐忑不安的注视下,淡然说道:“告诉你们也无妨!”
欧冶长治完全不知道这是武道真气,还以为是李仙长的法术。
很快第三座,第四座,第五座坩埚依次倒空,有金瞳六耳猕猴的巨大力量相助,灌注工作相当轻松,四位凡人工匠只需在一旁指挥即可,保证五只坩埚内的金液毫不间断。
什,什么?告诉我们?
这与术道修为的差距无关,哪怕他是全真境的真人,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炼神境,前者可以分分钟将后者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