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6章 开山立宗

……
李小白就像拿着一根鸡毛当令箭,却让他硬生生凑出一份班底,不过在芷蓉看来,那处秘藏洞天,倒是当真适合作为术道宗门的所在,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是没有任何怀疑的人。
芷蓉师姐倒是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反倒是最清醒的一个。
“玉贞师姐,要不你也考虑一下?”
李小白不屑一顾,在静霜宗待了这么久,再加上术道会盟,术道中人的自私自利嘴脸,他已经看透。
“我,我……”
李青等人猛然瞪大了眼睛。
“什么宗门不宗门,这样的大事须从长计议,无双管家,给客人安排房间,待会儿早早的开宴洗尘,先休息一晚再说。”
李小白十分肯定地说道:“集中力量,培养属于我们自己的术道大军。”
只要锄头挥的好,不怕墙角挖不倒,星罗宗危矣!
李青与妻子杨凤互相对视一眼,说道:“小郎,那些西人打过来,会对我东土平民百姓如何?”
前厅很快挤得满满当当,待众人落座,仆婢们将香茗奉上,坐在主位上的李小白这才开口。
无城子近乎于儿戏般宣布,他随后看向公输磐,说道:“老家伙,你还在犹豫什么?”
以墨门的骨干为家底,两位全真境术士撑腰,这样的阵容,哪怕是不入流的小宗门也比得过了,甚至仅仅只在术道十三门之下。
李小白却是猜中了这个老头儿的心中顾虑,让公输磐身子一颤,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颤声道:“李公子若能信守诺言,老夫愿效犬马之劳。”
作为八大世族之一的杨家小主,凤娘担负起招待客人的职责,井井有条的安排起来,满府的仆婢被支使的团团转。
跟着公输磐的墨门弟子们彼此面面相觑,他们离开悬空岛后,便得知了门主鲁休的用意,这时暂且投入他门,也不失为一种权宜之计。
李小白的小锄头挥向五宫七宗十三门,不过他还是给这些人留下了一些考虑的时间和hetushu•com余地。
等回头想个超级无敌炫酷霸屌帅炸天的名字再公布便是。
前脚刚安排好无城子等人的客房,女丹师严笑的贴身护卫何蕊寻了过来,她与严笑一同住在李府。
当即失声脱口而出。
什么宗门不宗门,在沉迷于炼丹,以至于饿到晕头转向的时候,她才不会考虑那么多。
周香君同样难掩震惊之色,她并不认为李小白是在危言耸听,事实上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来的实在是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有几个术士冲着李小白怒目而视,这个群嘲拉的有点儿大,几乎把所有人都覆盖了进去。
“空有一腔热血有什么?依旧是一盘散沙,术道的根子已经烂透了,完全不可信!”
“二十多年前术道联合武道攻灭圣宗,前脚刚灭圣宗,后脚却在庆功会上暗中下毒,毒杀各路武道人士,在洋洋得意的灭武之时,可曾想过今天?原本是你们的盟友,将来也依然会成为你们的盟友,结果呢?可靠的盟友却被你们一手葬送了。”
这口气似乎也要将公输磐一起拖下水。
金瞳六耳猕猴得暇便苦心修炼,因而在大多数时候,它的存在感极低,只有在现出暴猿真身时,才会声势骇人。
“这位是丹师严笑!家养的!”
因此在公输磐做出了这个重大的决定后,他们齐齐保持着沉默,以磐长老为马首是瞻。
“李公子!开山立宗之事是真的吗?”
东西之争,主要在于两个层面,上层是圣庭与术道宗门,下层才是普通人之间的战争。
无城子不满公输磐的犹豫,气道:“公输磐!西人圣庭来袭,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你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李小白摇了摇头,说道:“西人社会等阶森严,一旦完成征服东土,汉人也好,蛮人也罢,狄人,戎人,将统统沦为二等,三等子民,甚至是奴隶。”
公输磐和墨门弟子一个都没走,这位墨门长老觉得这小http://m•hetushu•com子莫名其妙的开罪人,实在有些异常。
“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公输磐心中天人交战,犹豫着迟迟不肯开口。
李小白依旧哪壶不开提哪壶,戳的众人脸上一阵表情古怪。
事实上东土诸国彼此纷乱不休,偶有预兆,往往也会被忽视。
听到李小白将术道宗门抛开,想要自己建立一支对抗力量,墨门长老公输磐不服气地说道:“我们五宫七宗可以一战!”
“丹师!”
西人早早完成了一统,东土依然四分五裂,很难拧成一股力量对抗入侵,就算在这个时候才想到搞联合,却已经来不及。
圣庭主力已经抵达,目的十分明确,消灭东土的上层力量,为随后的凡人大军打下自上而下的征服基础。
有人哼哼道:“你不也是术道中人?”
李府众人在无意中忽略了芷蓉脚边那只模样机灵可爱,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猴子。
“极西之地的西人当中出了一代帝王,名叫凯撒,他完成了极西诸国的统一,与西人的修行界,相当于东土术道的圣庭共治天下,不过凯撒的野心不止于此,他制定了东征计划,意图一统东西之地,成为万王之王,现如今东征计划已经启动,圣庭的大军抵达东土。”
“想要自立门户,哪有这么容易!”
“我……”
说完,他与香君互相对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
玄真宫、神霄宫、惊雁宫、逍遥宫和须弥宫能够凌驾于七宗之上,正是因为各自拥有一件先天异宝。
“论总体实力,西人的圣庭更在术道五宫七宗之上,更何况东土还有一个天邪教在作祟,实力亦不输于任何一个宗门,此次精锐尽出,寻常士卒多少都是白白送了性命。”
“谁说没有!老夫算一个!”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取个名字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李小白神色如常地说道:“山门会有的,先天异宝也会有的,最重要的却是愿不愿意去做http://m.hetushu•com。”
术士们同样也在打量着她。
公输磐一脸苦色,他和墨门出来的人是有家难归,如此漂泊在外犹如无根的飘萍,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嗯,还有一只雕妖!
李小白一直都忘了这一茬,装作不在意般打岔过去。
“我们不会输!”
“开饭了吗?我饿了!”
前厅刚说起组建术道宗门之事,何蕊便从正在厨房里捧着一碗冷饭就着鸡蛋酱和腐乳狼吞虎咽,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正幸福的打着饱嗝的严笑那里得到了消息。
还没等李小白开口,一个苍老的声音插了进来。
“什么?”
星罗宗的玉贞师姐是没有离开的人之一,她总觉得李小白的态度十分诡异,虽然听到的那些话很刺耳,因而想要看着明白,所以留了下来。
不过当场愤而离去的,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依然纹丝未动,却是一片鸦雀无声。
李小白打着哈哈说道:“没事,我们正在讨论组建术道宗门一事,全真境的真人有了,炼器士有了,就差你这个丹师了!”
又搞定一个!
“哦,你们继续!我去找东西吃。”
无城子洋洋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天邪教太小家子气,神霄宫又没什么混头,跟着魔主大人才是光明大道。
“我?”李小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是一介凡人,从来就不是什么术道中人!”
说到这里,李小白暂时停顿了片刻,让所有人暂时消化这一消息。
走掉的人是心性不定的人,将来难有太大的成就,留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各个宗门的真正精英。
一阵奇异的药香袭来,一个满脸倦容的年轻女子走入前厅,犹如芙蓉半醒的迷迷糊糊,她怔怔看着满厅的人。
“没错,我们可以一战!”
炼丹炼得昏天黑地,饥肠辘辘的严笑没有在前厅找到吃的东西,竟不置可否的转身去厨房觅食。
无城子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个女子,这世间只有一种人身上才会带和图书有这种特殊的药香,而且数量比炼器士还稀少,每一个都是术道宗门秘而不宣的宝贝,却没有想到在这座府宅内也能看到一个。
偏偏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眼前活生生的发生了,玉贞和其他术士难以置信。
“你想自立门户,哪有那么容易,山门呢?没有灵气汇聚,修炼艰难,只会误人子弟,没有先天异宝镇压山门,连五宫七宗都比不上,怎么可能持久。”
“小郎,你怎么能把五宫七宗十三门抛开!”
自废武功,自毁长城……
因为曾共同经历过生死,并肩战斗的缘故,众术士原本与李小白的关系颇好,然而却因为这一句话而产生了裂隙。
“是真的,我墨门险些就被灭!”
面对这个么不自量力的家伙,玉贞不禁气道:“可是你连一个全真境的真人都没有!”
有数人彼此对视一眼,相继一拱手,拂袖离开前厅,纵起剑光腾空而起。
“你们是?”
“这是真的?”
跟着李小白抵达大武朝帝都天京的术士们纷纷叫嚷起来,李小白分明是无视他们的存在。
“无城子真人,您可是神霄宫的长老!”
满厅的术士们无不一脸讶色,都晓得丹师是家养的,哪里有听说过野生的。
“小郎,你在搞什么鬼?”
带着宗门火种离开的墨门长老公输磐不由的声音黯淡了下来,逃得过初一,恐怕也逃不过十五。
“你胡说!”
香君小娘子身上到底是流淌着先祖以武为国号的血脉,面对西人东征,她的态度格外强硬。
香君还是一脸难以置信,西人怎么以说打就打来了呢?此前完全不有任何征兆。
李小白十分清楚,以九艘飞行舟为依托,对上凡人军队,可以轻而易举的占据上风和主动权。
他的弟子万里若是在这里,一定会风中凌乱,师尊,莫闹了好吗?
“二哥,二嫂,还有香君,我此次回来,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星罗宗的事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东和*图*书土遇到大麻烦了,不仅仅是术道,包括大武,风玄和荒胥等诸国,都将难以幸免。”
在李府不仅有现成的药鼎,伙食也不错,离舅舅的“草庐”也近,还有大量异草源源不断的提供过来,她早就是乐不思蜀,连鬼谷崖都去的少了。
可不正是拐了来,撇在家里做牛做马吗?
“没错,我们亲眼目睹。”
二郎李青的惊讶久久未散,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小子究竟又干了些什么,竟能够毫无顾忌的返回帝都天京,还乌泱乌泱带回了一群术道宗门的仙长。
“如果赶走圣庭,守住东土,我让你重建墨门如何?”
李小白的嘲讽声音就像刀子一样戳着这些术士们的心。
“一盘散沙!你们觉得呢?”
严笑依然没有反应过来,满头雾水。
玉贞怎么也没有想到,无城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好好的待在神霄宫不好吗?
玉贞前一刻还说李小白打算建立的宗门里没有全真境真人坐镇,这一会儿不仅有了,而且还有了俩。
“连宗门名字都没有,就想着拉人!”
“他们敢来,我们就敢战!”
香君没有接触过术道层面,无法从这个上层力量的角度考虑全局,她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李小白一句话,让某些人心中的蠢蠢欲动当场幻灭。
“诸位?本宗门有炼器士,有丹师,有真人,实力雄厚,山门也很快会有,先天异宝也没有问题,如果有想法,不妨考虑考虑?”
玉贞一阵哑口无言,不过脱离宗门这种事情,在此前她根本从未想过,貌似这等同于叛逃吧?
“老夫即日脱离神霄宫,跟着李公子混了!哈哈,就这样!”
无城子等人纷纷点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香君却是不知道,小郎其实连先天异宝都有了。
九艘飞行舟气势汹汹地逼近山门,战斗力更胜墨门的机关舟,众人难以应付的天邪教兽王却被十二名初级圣士一击而灭,足见圣庭的底蕴。
李小白笑眯眯的望向此前还在质疑自己的玉贞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