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0章 为了正义

他压根儿就没有下过命令,是那个东土骑士竟然自己冲了过来。
作为骑士领袖,撒坦狂热的高呼着骑士精神誓言,军阵中的骑士们忘我的跟随。
重达三百斤的戟身在李小白手中却仿佛轻若鸿毛,没有任何戟法招式,完全依靠蛮横霸道至极的力量,杀得西人长枪兵们哭爹喊娘。
装逼谁不会,李小白也会喊两嗓子。
并不了解西延镇老李家传统的封狼道节度使林冕张大了嘴,对面的西人如同被捅了马蜂窝一样,出现如此剧烈的反应。
风玄国有冲城骑,大武朝也并非没有重骑兵,只不过受限于缺少合适的战马和训练秘法,人马皆负重甲的玄甲骑仍然无法与冲城骑相比。
敬国公担心李小白会玩过火,将自己陷在西人骑士的围攻中。
这是纯正的老李家风格啊!
撒坦大骑士再也看不下去,那个东土骑士根本不是他所猜测的找死,而是在虐杀对手,不,普通士卒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西人军中回荡着庄严的宣誓声。
他们要惩恶扬善,消灭这个恶魔!
“为了领袖!为了正义!消灭恶魔!”
真气化罡的蜕凡境武者,战斗力几乎可以媲美于归元境,对付这些连聚气境都没有普通士卒,就像壮汉在虐杀蚂蚁一般横扫。
骑士精神不得恃强凌弱,可是也不能任由恃弱凌强好不好?
“我将……”
能够面对东土弩兵箭幕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长弓兵们立刻崩溃了,整个方阵完全不成形状。
那些骑士完全陷入了疯狂,撒坦大骑士的战死并未让他们士气大跌,反而狂热的继续投入战斗。
撒坦再次怒吼!
“为了正义!进攻!”
大武朝的主帅是身经百战的敬国公,能够让西人统帅汉尼拔都无计可施,只能陪着打消耗战,必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西人大军中的正式骑士尽管没有上万,但是几千还是有的,为了参加东征,极西之地的骑士几乎m.hetushu.com倾巢而出,他们要是跟着骑士领袖撒坦大骑士一心决意离开,百万大军起码要平空少掉好几万精锐战力。
“为了骑士的荣耀!阻止他!”
迂腐的家伙!
这不是我的锅,不背!
就像此前的那一百多个骑士一样,骑士领袖撒坦同样没有撑过一个回合,直接被玄铁重戟顶出了马背,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重甲保护下的躯体立刻变得支离破碎,随即狠狠撞在后面一个躲闪不及的骑士身上。
骑士们士气大涨,一齐狂热而亢奋的嘶声吼叫:“正义!”
附近的士卒们向这些骑士大人投来羡慕和崇拜的目光,不想当骑士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撒坦!这是战争!知道吗?这是战争!战争!不是你们骑士过家家的决斗!”
“我将仁慈地对待弱者!”
战马奔腾,大地剧烈震颤,身披重甲的战马负载着同样重甲加身的骑士根本不在意是否会冲撞到自己人,事实上这么一路冲过来,已经有上百个西人士卒丧身于马蹄下。
“吾之所在,即是地狱!”
西人大军攻打风玄国,几乎大部分冲城骑便是折损于这些骑士之手。
精美的铠甲,锋利的兵器,强壮的战马,显赫的家世,能够轻而易举的挣得功勋,让漂亮妹子们主动投怀送抱,比他们这些两个铜子换一杯劣质麦酒的杂兵高贵了不知多少倍,这才是人上人。
“我将勇敢地面对强敌!”
那个东土骑士竟然作死地冲向枪兵方阵。
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若是敢动,必然会暴露出大破绽,引来大武朝的致命一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因为没有骑士出来迎战,不耐烦的李小白突然策马冲向枪兵方阵。
玄铁戟刃闪电般两个大十字横扫,激射而出的气刃瞬间扩大了这支长兵器的攻击半径,两三丈范围内全被波及,厚重的精钢板甲也无法阻挡罡气刃的贯穿。
http://m.hetushu.com过这一役后,这匹难得的战马完全废了。
一个骑士往往有一个到两个骑士侍从,五到十个仆役,十几个追随者,宛若一支作战小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李小白一人一骑就像刀切黄油般迎着骑士洪流逆流而上,以摧枯拉朽之势,强行杀溃了骑士们的冲击,仅仅第一回合,至少十五名骑士倒在了地上。
敬国公准备动用这两支杀手锏,并不仅仅是因为李小白与女帝陛下的关系,天宫不能没有主人,一旦失去天宫的支持,大武朝的力量就会被极大削弱,甚至不足以应对西人的东征大军。
依靠人多势众围杀对方,根本就是对骑士精神的侮辱,任何一位骑士都无法接受这种不体面的卑鄙谋杀。
汉尼拔统帅在瞠目结舌之后,冲着撒坦大骑士耸了耸肩膀。
……
又是一个对穿!
一步错,步步错,汉尼拔统帅根本赌不起这样的失误。
撒坦大骑士成为了骑士洪流的矢尖,长剑所指,即是正义!
李小白意犹未尽,又瞄向了附近的长弓兵方阵,在他眼里这些杂鱼都是万里送人头的,自己若是不收下,都不好意思对得起这些西人和他们的仆从军。
该死的骑士!
“这些疯子!”
骑士们喊着口号,冲向将前阵搅得一片大乱的李小白。
“我将毫无保留地对抗罪人……”
骑士培养不易,注定了他们出身大多高贵富有,每一个骑士的背景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合到一起,却是一个谁也无法忽视的庞然大物,就算是汉尼拔自己,也得罪不起。
这样的损失,哪怕是十倍以上的仆从军都无法弥补。
李小白就像猛虎扑进了羊群,大肆收割着生命,一群轻骑兵冲了上去,可是连阻挡一下的能力都没有,重戟扫过,骑兵纷纷落马,混战中不是被掠过的戟刃划开轻甲和身体,就是被战马活活踩踏而死。
虽说蚁多咬死象,可和*图*书是这些士兵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咬死象的程度,更何况大武朝的百万大军就在对面虎视眈眈,西人想要不计代价的围杀李小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将仁慈地对待弱者!”
正义的骑士领袖,却是令所有西人大跌眼镜的不堪一击,在第一时间当场战死,甚至什么话都没有留下就变成了一摊难以分辨的肉泥。
他妈的,好话都让你们说了,真是一群虚伪的家伙。
统帅的威严一时间震慑住了大骑士撒坦,揭开的面罩下,那张被太阳晒得有些发红的脸,须发皆张,愤怒地说道:“如果统帅大人依然如此,吾等就此告辞!返回帝国!”说完作势就要打马离开。
事实上李小白的话也太气人了些,把这些骑士们刺激的不要不要的,不找他拼命才是怪事。
西人军阵中突如其来的变化,引起了大武朝中军大帐诸将们的注意,他们纷纷举起了望远镜,目瞪口呆的这一幕。
汉尼拔统帅连忙命令附近的士兵让开空间,生怕被这场无妄之灾平白造成更多的兵卒损失,他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这些骑士。
他知道在极西之地,骑士是相当高级兵种,哪怕面对戎人引以为傲的冲城骑,无论是一对一的较量,还是集体冲锋,都丝毫不落于下风,甚至更胜一筹。
魔焰冲天的李小白策马转过身来,他给身下的马儿喂服一颗术道丹药,毕竟负重连续冲刺,体力消耗极其巨大,若是想要再继续战斗下去,以丹药之效,哪怕十成只能发挥出一成,也是堪堪够用了。
然而玄铁重戟力大招沉的上下挥舞,一支支长枪从四面八方刺来,却像火柴棍一样纷纷折断,要不就是被月牙侧刃直接削断,没有一支枪尖能够抵近一人一马的半丈范围内。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的骑士从军阵各处汇聚过来,跟在他的身后,前去阻挡那个残暴的东土恶魔。
敌方以一人一骑公开临阵斗将m.hetushu.com,他们也应该一对一公平对决,在这种环境下分出生死,对于敌我双方都是一种荣耀。
全副武装的骑士们眼中只有李小白一个人,他们追随着骑士领袖撒坦,进入了全速冲锋状态。
遭到骑士洪流冲击的,还有围住一人一骑,躲闪不及的数百名剑士。
在这些骑士眼中,那个东土骑士根本不是什么骑士,而是恶魔!
“是西人骑士!他们,他们这是要……”
战马信步,几息之间便杀了对穿。
撒坦根本无法理解那个东土骑士的疯狂举动,真以为自己是无敌,可以挑战长枪方阵。
……
“东方的恶魔!我会用骑士的体面送你回地狱!”
霸道的骑士长兵,玄铁方天画戟几乎顶着撒坦的骑士大剑,狠狠撞击他的胸膛,带着尖刺的厚重精钢板甲抵御不住如此巨大的冲击,就像纸糊一样,连带着戟尖和剑刃在刺耳的撕裂声和迸发的火星中迅速变形,被轻而易举的贯穿。
“来啊!给我跪下,唱征服!”
撒坦骄傲的抬起下巴,拔出了自己的骑士大剑,直指天空。
西人军阵前方一片骚扰,四五个方阵完全被搅乱,混乱正在扩大,形势似乎有些不太妙。
事实上无论换作谁,被不断马踏连营,就算是泥人也会爆发出三分火气。
“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严重扭曲的铠甲缝隙处和关节结合处,鲜血汩汩而出。
他要干什么?
“这只是热身吗?”
汉尼拔统帅的命令刚出口,便遭到了身边一位大骑士的强烈反对。
“消灭恶魔!为了正义!进攻!”
“撒坦!好吧!你赢了!”
既然汉尼拔坚持战争无所不用其极,那么坚持原则的骑士们就不赔你玩了。
身体的重量加上骑士板甲的重量如同炮弹般连续撞翻了两三个骑士,当场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骑士们的宣言突然变得稀稀拉拉,撒坦大骑士察觉到异样,转过头望向阵前。hetushu•com
应和的骑士们越来越多,他们神情虔诚,目光坚定。
汉尼拔恨得直牙痒痒,可是他又无可奈何。
汉尼拔用十分严肃和残酷的“战争”二字提醒对方。
要不是实在找不到大武朝军队的破绽,完全无机可乘,汉尼拔根本没有兴趣跟对方在这里玩无趣的消耗战。
撒坦大骑士剑指前方的李大魔头,义正辞严的大喝。
“这家伙疯了吗?”
另外射艺精湛,能够在战马冲锋中射中鸟雀的猎雕骑也是数量有限,为凑齐这两千人也是耗费了至少十年之功。
在极西之地,一场战斗中,双方若是有两位数以上的骑士参战,规模便已经不小。
附近的骑士们同样亮出了兵器,跟着一起大喊。
大武朝军阵也是一片骚动和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汉尼拔嫌恶的偏过头去。
“不行,这严重违背骑士的荣耀!”
长弓兵方阵比枪兵方阵更是不堪,战马冲到近前,夺命的玄铁重戟横扫千军,他们根本组织不起任何像样的反抗,匆忙射出的箭矢倒是大半误伤了自己人,仅有的两尺短剑,根本不是玄铁重戟这种长重兵器的对手。
撒坦手中的骑士大剑对准了在军阵中肆虐的东土骑士,率先策马冲了出去。
一群白痴!
双方狠狠撞在了一起!
“我将勇敢地面对强敌!”
“命令玄甲骑和猎雕骑,准备出阵!”
披甲战马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冲进了枪兵方阵,残枪与血肉横飞,惨叫声接连不断,遭到戟尖劈飞出去的人体手舞足蹈的飞出方阵,重重砸在地上,不知死活,哪里是一头冲进绝境,分明是一面倒的屠戮,整齐的方阵完全不成模样。
西人统帅无言的看着这些铁罐头装逼,心底一阵阵冷笑。
“卑鄙的家伙!”
远远看上去,西人骑士就像一群中二的愤青,不管不顾的冲向风车,要么一头撞在风车上,要么直接被风车掀飞,无论怎么样,体形巨大的风车依然毫发无伤,在那里巍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