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7章 三策

“末将服气!”
其他将主们也是面面相觑,不看僧面看佛面,哪怕是看在女帝的份上,轻轻不痛不痒的杖责几下也就算是走了过场,何必要人性命。
军杖打击的位置是有讲究的,头腰小腿不能动,击头则死,击腰则瘫,击小腿则残,除非是刻意为了活活打死人,基本上不会往这三个地方招呼。
双方超过百万的乱军之中,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这些将主大人也难以避免将军百战阵上亡的结局。
用信蜂盒子传了话后,很快有天宫术士送来赏赐,当场兑现,让经历大战后幸存下来的术士军术士们欣喜不已。
毕竟是百万大军,即使有信蜂盒子传令,加强了指挥权,依然加不住战场局部形势瞬息万变,各种各样的意外频发。
“这只是一个意外!”
“唯有三策而已!”
作为真正的武道归元境强者,敬国公哪里看不出来李小白身上隐约散逸出来的精纯罡气,要不是确认其无法做到罡气自敛,依然还是蜕凡境的武道修为,多半会将这小子当作归元境强者。
通常十杖就能让铁打的汉子哭爹喊娘,二十杖能让人三个月下不了地,四十丈直接要了性命。
琅琊天福地内奇花异草无数炼制成的术道丹药源源不断,甚至还发现了一处小小的灵气凝晶的灵脉,拿出一点点来赏给这些术士,完全绰绰有余。
若是术士伤亡太多,与西人圣士再战时,眼下取得的战果终究还是会变成水中花,镜中月。
李小白主动帮忙,让大武朝军方松了一口气,术士军折冲都尉一职的象征意义就大过实际意义,在此前敬国公压根儿就没想过给术士军设都尉监管,而是决定直接指挥。
不过即使天宫有这样的丹药,也无法满足所有的战伤残疾。
对于敬国公的突然发难,李小白早有预料。
另一方面,敬国公还担心这些术士狮子大开口,让组织起百万大军应战m.hetushu.com西人的朝廷不堪重负。
前脚捅篓子,后脚将功补过,倒也说的过去。
军汉已经是满身臭汗,李小白却漫不在乎的,让人触目惊心的一百杖,两百杖,三百杖抡在他的身上,就像狗尾巴草不痛不痒的轻轻碰了几下,直到数完三百,施杖的军汉都换了好几批,他的身上完全毫发无伤,仿佛从未挨过军杖一般。
好在有李小白的知会,早有准备的天宫援助了一批珍贵的术道丹药,让这些大武朝伤兵们生还机率大大提升了许多,只不过伤口可以愈合,失去的器官组织却没有办法再重新长回来。
有人偷眼去瞧敬国公的反应,却是气定神闲,丝毫不担心,立时一凛。
少了这么多将主全拜李小白所赐。
不过另一位国公开了口,其他人倒是不再好开口,一个个静观其变,如果连忠国公也拦不住,他们再一起求情便是。
李小白二话不说,当即脱下了一身鱼鳞甲,只剩下里面一层单衣,在诸将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大踏步向帐外走去,准备领这三百重重的军杖。
给脑子里加根弦,有利于军令畅通,无人敢越雷池半步。
敬国公终于放下心来,可以省下一大笔银钱,让伤亡的将士们得到优厚的抚恤,从而稳定军心,与西人再战。
李小白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策,收拢兵马,分三个方向进击,尽可能将西人败军拦截于戈壁荒漠内,这里无水无食,最多七天可定,第二策,探知西人圣士所在位置,不惜一切代价击沉剩下的三艘飞行舟,一旦失去飞行舟的支援,无论是圣士,还是其地面大军,便再也没可能对我东土构成威胁,第三策,以风玄国新王的名义下诏令,展开全民战争,尽所有可能消灭西人在风玄国境内的士卒,消耗彼此间的力量,另外同时邀请荒胥国派兵,协助戎人与西人战斗。”
“术士军和*图*书的损伤如何?还能再战吗?”
曾经敬国公府给女帝陛下所授的那些大逆不道课业,敬国公便知道不能用常理来考量这个年轻人,现在看来,自己对其的了解,完全是正确的。
如果对方有好的建议,他也不介意采纳,作为主帅,原本就应该广纳众议,从中作出选择,一个人当一揽子全包的诸葛孔明,绝对是十分愚蠢的行为,刚愎自用的下场要么大胜,要么大败,胜则胜的彻底,败也败的彻底。
敬国公十分担心此前一战,让术士军完全失去战斗力,他和其他将主从未见过术士像下饺子一样不断从天空中坠落,同样也吓坏了许多人。
虽有僭越的嫌疑,以天宫之主与女帝陛下的关系,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反而给朝廷省去了一笔不小的负担。
敬国公却是没有理会忠国公,依然毫不客气的喝道:“重笞三百杖,李家小郎,你可服气?”
整个营内血腥气,草药香与酒味混合在一起,其中还掺着一丝蜂蜜的甜香。
帐内原本笑意盈盈的诸将立刻收起笑容,有人一脸幸灾乐祸,有人面无表情,有人却是摇头叹着气。
一部分折冲都尉调兵遣将收拢兵马,一部分折冲都尉却是继续带兵追击西人残兵败将,也有一小部分都尉却是战死在沙场上,再也没有可能返回中军大帐。
这一场大战由他而起,刚开始只是临阵斗将,却没有想到会引发双方对峙数日以来的大决战,虽然西人落败,死伤惨重,大武朝同样猝不及防,乱哄哄的宜将剩勇追穷寇,到了最后险些失控,好不容易才隐住了阵脚。
脱去了满身血污的金色铠甲,沐浴更衣后的李小白穿着一身轻便的鱼鳞甲来到中军大帐。
“你个好小子,差点儿没把天给捅破了。”
公爷打小郎,同样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李小白脱去了上衣,就剩下一条犊鼻短裤站在那里,任由两个抡m.hetushu.com着鹅蛋般粗细的齐眉大棍往自己后背和屁股一下又一下招呼。
“多亏小郎的援手。”
与西人圣士的大战中,术士军的伤亡不小,功劳也同样不小,论功行赏因为李小白一句话,由天宫包办了。
绵延数十里的战场上死伤狼藉,面积一扩再扩的伤患营内人满为患,突如其来的决战让所有的医士都手忙脚乱,不得不临时补充了民夫和士卒,勉强张罗开来。
李小白曾经在千雉军留下的缝合术和清创秘法已经在各支折冲府军中传播开来,每日都会煮上几大锅草药水备用,还有不计其数的羊肠线,细棉线,烈酒和蜂胶。
“末将知罪!”
敬国公把李小白当成了元芳,当然也是看在他替军方安抚了那些伤亡惨重的术士军份上,除此之外,天宫能够调动术道力量参战,也成为了大武朝军方格外看重的理由,至少女帝陛下的旨意绝无可能让这些仙长们听从。
这三策并不独立,可选择其一,也可以三管齐下,使大武朝当前取得的战果利益最大化。
军杖可不是县老爷抽打刁民屁股蛋子的小棍棍,而是粗如鹅蛋的齐眉大棍,多由枣木或榆木刨成,渗以桐油,由膀大腰圆的军汉杀才抡足了力道,带着虎虎恶风的一棍子下去,当场皮开肉绽,好人也受不了。
伤患营内虽然大呼小叫,哀鸿遍野,忙得晕头转向的医士们还是飞快的处理好一个又一个伤患,好在都是刀兵创伤,清创,缝合与止血消炎,剩下的便是各凭运气向老天爷挣命,在固定的流程下,倒是忙而不乱。
“知罪便好,来人!剥去甲衣,重笞军杖三百!”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不在这里,却还是有人替李小白说话,开口的是忠国公陈虎雷。
……
老公爷难不成与这李家小郎有生死大仇不成,至于这么狠心吗?
哪怕没有练过十三太保的金刚横练功夫,修为达到蜕凡境的武者筋骨已http://m.hetushu•com经粹炼的不同于寻常人,完全可以无视寻常军杖重击,再加上罡气护身,就算是换作铁棍,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一,二,三,四……”
这样用军杖抽这样的人物,不是捅马蜂窝吗?
三百军杖换得李小白配合杀鸡儆猴,让大军上下并不会因为击溃西人而头脑发热,再次记起军法无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挨得起这三百杖。
有大量伤兵练手,学徒们的提升进步很大,连着缝合百余人后,手艺算是出了师,又招了更多心灵手巧,脑子活的士卒帮忙,更多的临时学徒被带了出来。
敬国公的处置也是快刀斩乱麻,军法从事。
仅仅十几下,那两个军汉身上就开始见了汗,他们丝毫没有留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像是轮在沙包上一样,领杖之人却巍然不动,气定神闲的似在向远方眺望,仿佛军杖打在别人身上一般。
这一老一小之间的默契,外人完全无从揣摩。
李小白能够猜到敬国公的潜台词,与老辣的聪明人对话,别人听着云里雾里,但是两人却能够彼此心照不宣。
当第一声沉闷的杖击声传入大帐,众人这才想起来,对方还是天宫之主,与五宫七宗平起平坐的存在。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李小白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膀。
“小郎,接下来如何打,你可有见解?”
虽然东土术道并不将世俗王朝放在眼里,甚至这次参战也是只出于自身利益,但是为了对付西人圣庭,还是不得不需要借助于术道中人。
施杖的两个军汉暗暗心惊,一杖下去,无论打在哪儿,丝毫没有皮开肉绽,也不闻惨叫,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印,可是随着军杖离开,红印迅速变浅,在下一次杖击前完全恢复本来的颜色。
留在帐内的将主们少了近一大半,连皇家秘情司的“破军”焦寡妇也不在场,他刚一进入,就听到邓老公爷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和图书
李小白对于眼下的局面早有预料,他提前派出战争机关舟,请动五宫七宗出手追赶深入东土的那几艘飞行舟,逼其与西人大军中的飞行舟会合,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经过他暗中连番使坏,如今西人在东土只剩下三艘飞行舟,圣庭根本已被动摇,局势不再像一开始那样令人绝望,双方已经可以斗个旗鼓相当,使得这三策的可行性极大。
术道修行资材昂贵稀有,在军资中占据相当一部分比例,对于天宫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尽管他可以乱来,但是主帅权威依旧还是需要维护,不然难以服众。
李小白笑了笑,无论是自己拿出来,还是大武朝拿出来,对他来说,不过是左手出还是右手出,并无任何分别。
“老公爷,这是不是太重了?”
“老公爷尽管放心,士气十足,仍可一战,另外我天宫已经代为赏赐。”
能够活下来的这六百多个术士已经不再是乌合之众,可以算得上是相对精锐,哪怕再与西人圣士开战,也不会进退失据的乱战一气。
被现实的逼迫下,大武朝军卒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提升处理伤患的能力。
更何况天宫与五宫七宗的交易中,更是大赚了一笔,论起家底之丰厚,已经不输于五宫七宗任何一家。
军法执行完毕,重新披挂好的李小白昂首挺胸,步伐稳健的回到中军大帐,各位将主这才明白过来,这位天宫之主原来是有恃无恐,让人白担心一场,恐怕再来上几百杖,依然还是安然无恙。
在很多时候,钱粮便等同于士气和战力,术士的法术虽然便利,但是供奉和赏赐的成本都太大,每支折冲府军供奉的术士营也不会寥寥数人,多者不过十余人,再多便供养不起。
三百杖?!足够打死人七八回了。
军法森严,无人可免的感觉油然而生。
“呵呵,一家人嘛!”
拿李小白寻过开心后,邓老公爷面色一沉,大声喝道:“李都尉,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