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8章 要丸

牙齿轻易切开了蜂蜡,蜜汁喷涌而出,在第一时间填满了整个口腔,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香甜让这个年轻武者恍然一失神。
即使吃饱喝足,还有沧浪剑在手,他也没有自信在如此这的术士和邪兽包围中安然突围。
郑侠捏着最后一枚蜜丸,感慨过后,一口吞了下去,腹中饥火如遇普降甘霖,迅速消散了下去,仿佛饱餐一顿后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简陋草棚内的争执越来越激烈,许多人睁开了眼睛,看着这几个人明明空着肚子,居然还有闲心在那儿抬杠绊嘴。
第五枚蜜丸和第六枚蜜丸的坠落地点完全印证了这个猜测。
同样饿得饥火中烧的郑侠缓缓睁开眼睛,他没有继续修炼内功心诀,没有食物,炼精化气只会徒耗自身,雪上加霜,他也只是闭目微暇,勉强维持住体力而已。
有一个擅长使毒,颇有些江湖经验的武者大着胆子捡起一颗黄色丸子,小心翼翼的舔了舔,满脸惊喜道:“是蜜,不过是蜂蜡。”
忽然有一物砸在了郑侠的脑袋上,扑碌碌滚落在地上。
“吃的!”
却又有人不合时宜的冷哼了一声,就像滚油锅里落进了一滴凉开水,当场炸开了锅。
“爷娘,孩儿不能侍奉膝下,孩儿不孝啊!放俺出去,俺要回家!行行好,俺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出事啊!”
“对,对不起!”
“拿去吧!”
“我……”
“郑大侠,你何必道歉,又不能怪你!要怪就只能怪这些妖人和怪物太过于厉害,我等根本不是对手。”
“你要是不是奉陪,那就走好了,走的越远越好,只要你能走的出去。”
“现在惺惺作态又做给谁看!哼!不要再糊弄人了!”和-图-书
……
“怎么样?有没有毒?”
“莫要上当,说不定有毒!”很快又有人叫了起来,眼下的环境怎能不让他们警觉,生怕是那些妖人的阴谋。
蜜丸没有再砸到他的脑门上,而是准准的落入了他的手心。
这明显是在和稀泥。
棚子里有人突然哭嚎起来,以头抢地,然后扑在粗木围栏边,想要死命钻出去。
郑侠再也无法保持置身事外的闭目假寐,睁开了眼睛,草棚内瞬间为之一静,静候着他的下文。
“完球,又一个疯了!”
准确的说,这些倒霉孩子是天邪教捕捉人口时,顺手逮的。
包裹着蜜汁的蜡层不仅弹性十足,韧性也不错,在争抢中居然没有被弄破。
“蜂蜜?”
“都怪我考虑不周,让大家陷入绝境,在下给各位赔礼了。”
最外面那一层虽然不是真正的蜜,但是蜂蜜特有的香甜却骗不了他的舌头。
他晃了晃手中的丸子,确认了内部应是刚捡起后便怀疑的液体,大着胆子咬破了一个口子,一股金黄色的浆汁迅速冒了出来,奇异的百花甜香迅速弥漫,引得所有人的喉咙都不由自主的狠狠咽了咽。
“还是郑大侠涵养功夫深厚!”
“就算是行侠仗义,也得先有命再说,也不看看掳掠我等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势力,是我们能够招惹的吗?像这样莽撞冒失,我陈功恕不奉陪。”
随即又有一枚黄色丸子掉了下来,准确砸在郑侠的脑袋上,众人这才看清楚,一只黑白相间的异蜂从草棚顶部,顶开那些茅草钻了去,似乎是它丢下了那枚黄色丸子。
“少说几句,等待时机。”
那个年轻武者有些尴尬,方才这一闹,使和-图-书他饿的更加厉害,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眼中快要冒出绿光。
郑侠晓得神异,连忙伸出手,让其落在自己掌心,显然是灵性十足。
“蜂蜜?”
满口百花香的武者临时加持了吐气如兰,刚一张口,便让所有人惊呆了。
草棚虽然简陋,倒也还能勉强遮风挡,他抬起头,却没有看到破漏,不知从哪里掉下了东西,正落在自己的脑袋上。
本能与理智前面,后者大败亏输,趁着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年轻武者接过了蜜丸,甚至没在意方才被舔过,迫不及待的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即使被关在棚子里,当作猪羊牛马养着,不知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依然有人还保持着乐观,不得不说郑侠的话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一线希望。
“说的正是,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说不定很快就会有转机。”
“是仙丹!”
“你胡说什么?这关郑侠什么事?”
这句“等待时机”,与其说安慰别人,倒不如说安慰自己。
“什么东西?”
“哼!要不是他非得追查到底,岂会惊动了这些妖人,还平白折损了这么多兄弟。”
刚刚闹完这一波,依然饥饿的众人第一时间脑洞大开,对平空出现的这个黄色丸子赋予了无限想像,几乎都是吃的东西。
但是遇上蛮不讲理的天邪教术士和邪兽,郑侠和他的小伙伴们便全军覆没了。
“谁的药掉了!”
在无知无觉中,这些俘虏根本不知道反抗,也无法反抗,体力消耗也少,更不需要准备多少食水,便能够活着送到目的地,待从昏睡中醒来,这才会发现自己身陷囹圄,插翅难飞。
这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他苦笑了一声,hetushu.com便蜜丸子递了过去。
“也不知是哪位高人,竟驱使这些异蜂帮助我等。”
“追查到底也是为了天下百姓,你别忘了我们为什么跟着郑大侠,不就是为了消灭这些危害百姓的事物吗!”
然而面临着生命威胁,有些人的本性还是暴露了出来,将矛头直指郑侠,众人身陷囹圄,全是因为这位沧浪大侠。
“我等荣幸与郑大侠共死。”
鬼使神差般他不由自主的舔了一口。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那些异蜂也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偏偏就要将这些蜜丸丢给郑侠,众人这才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可惜,每一个人的脚腕上都扣着一只坚韧的藤锁,虽然不是铁镣,却比铁镣更轻更坚韧,哪怕用锋利的石头去磨,也无法破坏分毫,双脚只能迈开一尺,不得不修成莲步轻移,想要迈开大步撒开脚丫子,绝对是作梦。
随即又有一只异蜂从茅草中钻出,推出了一颗黄色丸子,第三次砸在了郑侠的脑袋上。
三枚蜜丸使这座草棚内骚乱起来,附近其他几座草棚也有蠢蠢欲动的迹像,郑侠却被挤到了一旁。
郑侠将那个黄色的丸子捡了起来,大小若鸽蛋,温温软软,并不重,还有一丝香甜的气息。
再低下头去看,却见自己脚边多了一枚淡黄色的丸子。
旁边的人拉了拉他,终于将魂给拉了回来。
郑侠看到此前为自己说话的那个年轻人并没有与其他人一起争抢,正不断咽着口水,死死盯着自己的手。
“嗡嗡,嗡嗡,少爷,少爷,老奴可找到了你啊!”
“有这力气还不如歇着。”
“郑大侠!我……”
半躺或半坐在俘虏们中间的武者大多未能将后天化www.hetushu•com作先天,无法天人合一,对于食物的需求极大,几乎个个都是大胃王,才来了没几天,这些侠士们就已经形销骨立,没精打彩,在棚子里完全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是果子!”
那个武者不再犹豫,直接将冒出蜜汁的丸子塞入口中,狠狠一嚼,脸上立刻露出了无比满足的神色。
“吼!~”
一个游侠儿睁开眼睛,满脸佩服,他是沧浪大侠的拥趸之一,却没有想到被天邪教给一网打尽,事到如今,也只能跟着其他人一起认命。
一枚又一枚蜜丸落下,在不争不抢的情况下,草棚内人人有份,甚至连其他草棚里的人也至少每人得到一枚蜜丸。
“它们这是在做什么?”
还有一枚蜜丸在地上,当即遭到所有人的你争我夺,大侠,百姓,衙吏,术士就为了这么一枚蜜丸,丧失了理智般互相争抢,就看到那枚鸽子蛋般大小的丸子在众人手上乱蹦,却始终未能真正落入某人的手中。
一位擅长沧浪剑法的洗髓境武道高手带领着一群锻体境武者,扫荡一下山寨贼寇,欺负欺负土豪劣绅,绝对是绰绰有余。
当然也有人出来劝和,毕竟大家都没有力气,能够落得耳根清静也比于事无补的吵吵闹闹要强。
众人彼此面面相觑,有人惊呼出声。
此前那个游侠儿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见不得有人对自己的偶像出言不逊,却很快又被人拉下来,一天一个冷馍,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一只黑白相间的异蜂单独落了下来,绕着他飞了三圈。
蜜!是货真价实的蜜!
一枚丸子下肚,饥饿感立刻消失不见,就像真的仙丹一般,驱散了一切不适。
郑侠无可奈何的伸出手。
“蜜,真蜜!www.hetushu•com没有毒!”
附近恰好有一头饥肠辘辘的利爪邪兽贪婪的打量着扑在粗木栅栏后的那人,张开獠牙大口,流下腥臭的涎水,发出可怕刺耳的低吼声,欲择人而噬,还没等扑近,就被天邪教的一个术士喝止,赶了开去。
连一根野草都没有荒凉沙漠中突然看到一口井,让这些饥渴已久的人不啻于看到希望的曙光。
“几位莫急,虽然陈兄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是也不能怪郑大侠。”
草棚内不断有人含着泪,向郑侠拱手,同生共死,肝胆相照,倒也不枉一时的美谈。
“大侠?什么转机,说不定待会儿就被拖出去喂了那些怪物,姓郑的,我老陈这次可被你给坑死了!”
沧浪大剑的拥趸们激动了起来。
可是第四枚蜜丸并没有从那些异蜂出没的地方落下,反而依旧准确无比的砸在了郑侠的脑袋上,仿佛瞅准了他一般。
他站起身来,虎背蜂腰向下一躬,团团做了个揖。
“一天才一个馍,这是想要饿死我们啊!”
天邪教给这些俘虏喂服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让他们昏昏沉沉的就像一摊摊烂泥被搬上飞行舟,一路送到瀛洲,成为被“圈养”的囚犯。
就算是一直不满的那个陈功也不得不闭上了嘴,冷眼看着这一幕,其他人,像无辜百姓,被下了灵气禁制的术士,或者茫然观望,或者不屑一顾。
“陈兄,此时多说无益,我郑侠行走江湖不足十载,落得今日下场也不敢怨天尤人,唯有以一命奉陪诸君!”
郑侠却一点儿也不生气,依旧是把姿态放的很低,反而十分理解对方,要不是他一意孤行追查村民失踪,也不会被这些妖人捉到。
罡气不出,武者在术道中人面前与凡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