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8章 待战

高级圣士梅林、兰斯和阿卡德阴谋叛乱,弑杀圣皇维克多,另一位高级圣士朗顿也有极大嫌疑,不过在第一时间被击杀。
光明圣皇维克多身陨,奥丁与梅费隆背后的元老院家族当即毫不犹豫向昔日的伙伴举起了屠刀。
……
作战计划十分简要,便于参与行动的各方理解,尽管计划的越详细,应对起来可以更从容,但是李小白却十分清楚,三方完全是乌合之众,现如今能够捏到一起已是极为不易,圣士们不知变通,巫师们没有与其他修行者配合的经验,即使愿意卖面子主动配合,也同样是困难重重,更何况五宫七宗这些猪队友,能够在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已经是谢天谢地。
猝不及防的万王之王凯撒大帝被四个家族的私兵在第一时间攻破皇宫后,当即软禁了起来。
光明圣庭参与了镇压“叛乱”的行动,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暴力而冷酷,威力巨大的圣光冲击和铺天盖地的圣术扫平了一切反对者。
“明天凌晨寅时三刻,巫师们借着夜幕释放毒雾和蛊虫,术士利用法术协助控制毒雾第一时间覆盖住附近的邪兽,务必将它们笼罩进去,集结所有傀儡,从两个相邻的方向推进,砸开途经的屋舍,打开通道,术士紧随其后,全真境以上的术士负责应付天邪教中人,各位宗主缠住位于营地左近的四头兽王,只需要坚持一刻钟即可,圣士负责摧毁祭坛,那www•hetushu.com些邪神丹切勿乱动,最后由我来负责收取,天宫术士带人抢入营地中央,配合运输型机关舟抢人,记住,重点是击杀天邪教中人和缠住兽王,将那些杂兵全部清除掉,我们一个个收拾掉那些兽王,最后找到天邪教与天外邪神的联系,将其彻底斩断,毁其祭祀,让天外邪神再也没有办法降临。”
史书是任人蹂躏的小姑娘,奥丁与梅费隆在抵达光明圣城之前,就派人将消息传递了出去,一切正如计划中的那样进行。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完全没有任何道义和理由可言。
法术,巫术与圣术接连开道,再加上精心选择的路线,很少有能够阻挡他们前进的家伙。
七日后,凯撒被叛乱的众元老们围攻刺死,对外却宣称是染上重病,不治而亡。
正如李小白所说过的那样,西人有挑起战争的资格,但是什么时候结束,却由别人说了算。
梅林遭重创后,不知所踪,成为了光明圣庭悬下重赏的通辑犯,恐怕一辈子都将在逃亡中渡过。
帝位由凯撒的甥外孙大卫继承,不过这位法理上的新帝将面临着一个分崩离析,诸候既不听调也不听宣的西人帝国,刚刚登基后,他很快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傀儡,坐在皇位上的吉祥物,存在意义只是为了一个象征性的统一帝国来威慑那些心怀不轨的异族。
根据信蜂在暗中窥听和_图_书到的情报,天邪教打算在近几日向天外邪神献祭掉一批掳来的人口,如果他们行动及时,或许能够将人救下来。
圣庭上下一片哗然。
李小白拿出陶瓷沙盘,各宗门的宗主,巫道地巫和东土圣庭的中级圣士纷纷围了过来。
白日里巫师们的蛊物与傀儡将这一带的珍禽异兽清理一空,侥幸存活下来虫豸又开始鬼哭狼嚎着返回,争夺空下来的地盘,要不了几日,被清理过的林间很快又会恢复如初。
高度还原,精致无比的沙盘给他们一种神灵俯瞰着瀛洲的视角,一个个惊叹不已,如果让这些人看到更加精细,恍若真实的蜂蜡沙盘,恐怕立刻会惊为鬼斧神工。
行进了一日,队伍终于停了下来,李小白找到了一处岩缝作为临时营地,这也是信蜂提前侦察好的落脚点,岩缝口挂满了藤条,几乎遮挡住了这条长达一千多步,最高处有四五丈的横向石缝。
不可否认的是,以西比阿、阿布斯、泰伯利亚和特里拉雅四大家族为首的新利益集团在只手遮天,为所欲为的时候,整个极西之地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无可避免的动荡当中。
孰是光明,孰是黑暗,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评判。
想要分享利益蛋糕的最多份额不是做大蛋糕,而是干掉那些分享者,西比阿等家族重新划分了帝国这块大蛋糕的利益,然后果断的付诸于行动。
梅林冒失发动攻击,给http://www.hetushu.com奥丁与梅费隆二人的弑杀行为掩盖上了最完美的一笔,这口黑锅扣的严严实实,即便维克多死而复生,梅林也照样逃不了弑杀圣皇的死罪。
从开始到结束,前后不过半个月,但是对于西人帝国的后续影响却是深重而久远。
作为当前唯二掌控整个光明圣庭的奥丁与梅费隆迅速而果断的重整了圣庭的秩序,宣布了东征失败的可怕消息,两人的行动不仅仅是这些。
流血之日,洛曼城内人头乱滚,伏尸遍地,杀红了眼的私兵甚至不分是否无辜,只要不是己方阵营,一概统统杀死。
简单的晚餐过后,石缝藤条外的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为了双保险,李小白又让人在藤条内条悬挂布幔,以免石缝内的灯火泄漏出去,暴露了他们的所在。
世代交好,家族联姻,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友,甚至是亲兄弟,亲姐妹,亲父子,在站队过后,这些关系都将推倒重新洗牌,前一刻还笑脸盈盈,一转身便是拔出锋利的刀子扑向对方,不死不休。
因此李小白并没有将全部希望都放在五宫七宗身上,他至少还有巫师,圣士和天宫术士,再加上在瀛洲近海待命的机关舟。
当日成为了西方圣庭永载史册的叛乱日。
东征的大军和圣士将被人彻底遗忘,在将来,也不会有人再提及这个葬送了帝国一度大好局面的东征计划,甚至避之如蛇蝎。
事后,阴谋和*图*书叛乱之名扣在了消失在血与火中的家族身上,伟大的西比阿等家族英明的识破了阴谋诡计,剿杀了那些心怀不轨之途。
史书遭到了亵渎,你上完,我上,一次又一次……
若是从天空中俯瞰,可以看到林间一条若隐若现的痕迹正在由海边通往内陆。
抢劫,强奸,栽赃陷害,只有凶手和被害者,人世间的一切险恶在这座伟大的帝都内发生,慈悲世人的光明神却仿佛走神了一般,对此视而不见。
不经意的扑扇了几下翅膀,掀起了极西之地的血色风暴,李小白这只小蝴蝶正指挥着三军向瀛洲腹地“攻城掠地”。
新一任圣皇根据规则,由正在东土的圣徒泰坦继承,不过接过制裁之杖的唯一要求,便是点亮圣炎。
来自东土的荒胥国狼骑向虚弱的西人帝国发动了西侵战争。
从帝都洛曼城的骚动不可避免的向其他城镇蔓延开去,站队成为了军队首领和贵族们必需要做的事情,圣庭唯一能够行动的飞行舟成为了压垮反对者最后勇气的压秤石。
忠诚于光明的高级圣士奥丁与梅费隆联手力挽狂澜,主持了镇压行动,叛乱的飞行舟被击落,造成光明圣城一百一十七名无辜信徒的牺牲,高级圣士兰斯和阿卡德被当场击杀。
不仅于此,东方传来消息,有一支骑兵大军正在挥刀向西,沿途攻城掠地,和西人一样驱使奴隶军参与战斗,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许多城池都被烧杀和_图_书成了一片死地。
里面原本布满了各种毒蛇毒虫,对于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麻烦,无数蛊虫横扫过后,连蛊物的晚餐钱都省了,几个火术烧尽秽物,便是一处可供遮风挡雨的宜居之地。
两日后,西比阿家族在元老院突然发难,阿布斯家族、泰伯利亚家族和特里拉雅家族景从,他们暗中携带兵器和伏兵以占据元老院三分之一的力量当场屠杀了另外三分之二的反对者与中立者,同时出动所有家族私兵等一切武力,以流血三日为代价,斩草除根般连续拔起了那些元老背后的家族。
大卫不是东土的香君小娘子,他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没有像李小白,敬国公一样愿意帮助他的人,身边和皇宫内外都是满满的恶意,所谓的朝议只不过是装模作样的走过场,无论什么样的雄才伟略和运筹帷幄都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只能望着高高宫墙外的天宫兴叹。
指着天邪教的营地,一圈圈的粗砺石砌建筑围着一大片空地,一圈木栅栏中央是几座草棚。
入夜后,石缝附近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凄厉嘶吼,黑暗中闪烁着荧荧瞳光,不时还有厮杀搏斗,位于食物链高层的生物正在捕食弱小,夜幕下的瀛洲甚至比白天更加凶险,更加热闹。
……
他选择的是引起动静最小的路线,也不会遇到那些难缠的大妖和妖王,据信蜂侦察所知,瀛洲潜伏的妖王就不下三只,大妖近百,不啻于一片妖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