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二章 青帮

但是,突然有神秘高手,横空出世,把两派所有的人都降服,归于一体,成了现在的洪青集团。
“好呢,哥。”小姑娘把跑车钥匙一甩,上了那越野车,绝尘而去,这辆被撞坏的超跑自然有人来收拾。
不过无所谓,他本来就不在乎这些。
另外两车上显然也有人,不过都没有开门,静静停留在路边。
“李含沙?”皮衣青年洪潮汐似乎在搜寻哪里有这么一号武林人物,但记忆中几乎没有,都以为此人是在用假名。
“哥。”
青帮洪门的实力非同小可,如果按隐藏能量来算的话,北斗系,忍者系,甚至龙脉系都不一定比得上。
“那好,请上车吧,这里的事情,交给属下去处理就是。颖儿,上车。”皮衣青年洪潮汐招呼一声。
“难道是撞上了眼前这人?没有理由啊,这车的速度撞上去,别说是人,就算是牛也要撞成肉饼,怎么人没事,我的车坏成这样?”
看着他迷茫的样子,李含沙笑笑,看来自己的名声只在一些高层的圈子里面流传,远远没有到如雷贯耳的地http://www.hetushu.com步。
两门之中,更是高手辈出,个个练武强身,骁勇善战,格斗成风。
眼前这洪潮汐,洪颖兄妹是洪青集团的人,那算真正的江湖黑道。
“我是洪青集团的洪潮汐。”皮衣青年继续低沉声音:“那是舍妹洪颖,也是属于江湖人,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看见这小姑娘害怕,他稍微发出来了安宁的气息,立刻对方情绪就稳定下来,觉得他不是坏人。
“哦,是吗?我来看看。”皮衣青年扫了一眼其它的车:“你们都不要下来,我来处理事故。”
这两个江湖门派,在清朝时候衍生出来的,属于正规黑道,带着浓烈的江湖色彩,贯穿了整个清朝后期,又贯穿了军阀时代,民国时代,哪怕是民国结束,这两大帮派仍旧到了海外,发展壮大。
能够猜出她十七八岁倒是很正常,但是连月份都说出来,那就有些恐怖了,尤其是在这寒冷夜晚,遇到怪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人没事,我们在聊天呢,就是车坏了。”小姑娘m.hetushu.com悄悄的说着:“哥,这人很奇怪,你看下现场,我觉得好诡异。”
“站住。”小姑娘指着变形的车头:“我的车怎么办?你难道不赔偿?”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路上既没有障碍物,也没有坑坑洼洼,居然变成这样,到底遇到什么情况?
青帮洪门又和别的江湖门派什么形意、太极、八卦不同,他们行动诡秘,有自己的一套黑话和暗语。
这个时候,她才想到这一点。
首先从一辆高大的越野上面下来身穿皮衣男子。
其实以李含沙的目光,稍微一看,就知道人的年轻大小,出生状态,有哪些疾病。目光几乎和测骨龄差不多,别说是月份,就算是出生在哪天,哪个时间段,都能够说得出来。
皮衣男子大约是二十五六,面容英俊,但全身有股彪悍的气息,“撞到了车了?人呢?”
毕竟是数百年,贯穿了近代华人历史的帮派。
“我的车是你弄坏的?”小姑娘想明白,后退几步:“不对,你居然没有被撞飞。”
李含沙在北斗系组织中的时候,就听说传闻,m•hetushu•com那把青帮洪门合璧的神秘人物,不在一神,二佛……十少这高手之中。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政治人物,孙,蒋都加入过这两帮派。
“我刚才救了你一命,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车毁人亡了。”李含沙哑然失笑,刚才这小姑娘猛打方向盘,以这车的速度,铁定漂移,甩尾出去,恐怕会撞成废铁。
“不好意思,这次是我妹妹不对,在大马路上乱飙车。”皮衣青年声音低沉,“这件事情你看怎么解决才好,我们可以给出满意的赔偿。”
“我叫李含沙,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看来你也是练过功夫的。不知道你们集团中现在有哪些前辈高人?”李含沙突然起了兴趣,他自然是对手牵青帮洪门,融为一体的那个人感兴趣,此人的武功,就算不是金刚不坏,也强得没边,否则又怎么可能整合青帮洪门?
“你怎么知道我的年纪?”小姑娘脸色有些发白。
小姑娘叫了声。
金刚丸才适合他,一枚下肚,蕴含最强营养,等于直接吃了几头牛。
可以说,这两大门派代表了近代历史和图书
皮衣青年步履沉稳,雷厉风行,颇有军人作风,但绝对不是军人,缺乏纪律性,应该是单独受过严格训练的家族大少之流。
他在北斗系的时候听说此传闻,也有人做过调查,但查不出来那人是谁。
还有关键点,青帮洪门在海外势力最大,是任何门派都比不上,甚至是“爱国团体”。
他目光冷静,对李含沙点点头,打量了现场,手上多出来电筒,雪亮照在地面,发现了龟裂的脚印和破损车头上的手掌印,顿时脸色变了颜色。
谁也不知道这人物的真面目。
到了开国大典,甚至专门有洪门的老前辈在高高城楼上见证历史一刻。
“赔偿就算了。”李含沙知道这个皮衣青年看出来端倪,倒不在乎。
当然,现在的黑道已经不是纯粹黑道,早就渗透了商政军各种行业内部,开公司,设集团,洗白成功。
如此两派,相互争斗,有深仇大恨。
就在这时,远处大灯激射,三辆车呼啸而来,到面前开始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也都是飙车高手。
“设宴就不必了,聊聊天可以,我和图书也正想看看青帮洪门老一辈的风采。”李含沙正好没事,至于宴会,他不食人间烟火,现在喝清水,吃金刚丸,就连上次张元辰的元丹小会都很少服用丹药。
“敢问您是哪一门的人?”洪潮汐降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刚才这手功夫恐怕我洪青集团中的老前辈都恐怕没有。”
“好了,等你的家人来。”李含沙再次上下打量着小姑娘:“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只有十七岁三个月,没有到驾车的年龄。”
如此帮会,历史上绝无仅有,什么太极门、八卦门、形意门、八极、鹰爪又有哪个比得上?
“洪青集团?”李含沙似乎想起来一件事情:“在十年前,发生了大事,那就是有人把势如水火的青帮,洪门联合起来,组成了洪青集团。”
“今天的事情,虚惊一场,既然有缘分,大家都是朋友,我设宴为你赔罪如何?”皮衣青年目光流转,他只凭判断李含沙是个高手,但还想看看此人真正修为,正好又结交个朋友。
洪门,青帮。
难怪皮衣青年那种气质,是江湖神秘黑道组织的韵味。
气质操纵人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