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古修士洞府(十二)

凶兽修炼的第五个境界之所以叫做蜕兽期,意思就是当任何一只凶兽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便可脱离兽体化作人形,当然,这种现象也并非绝对,有些凶兽天生灵智不全兽体存在缺陷,所以当这些凶兽达到蜕兽期,往往会出现无法化形蜕兽或者蜕兽不太完全的局面,不过这不会影响其蜕兽期法力的浑厚程度,只是无法像人类那般在战斗中灵巧走位罢了。
谁知炽火金蟾明显对南星火绒草有着极强的占有欲,从其施法过程中释放的岩浆火焰来看,它的法力属性有些偏向于火系,想必岩浆中心石头上的南星火绒草是它一点点看着长起来的,目的就是用它将自己的实力再度提升,因此苏远娆的愿意注定要落空了。
喝!
趁她病要她命,如此简单的道理炽火金蟾自然也懂,一看苏远娆半跪在那里倒着气和_图_书,炽火金蟾再次飞速向前,企图一拳将其轰杀!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起,这次炽火金蟾倒是在那盾牌虚影上停了几息,随后随着盾牌虚影溃散,它的拳面才是打在了土盾实体上,在这股冲击力下,贺庭一边全力释放元力送入盾牌中,一边控制着已经在颤抖的双腿不被压弯,等炽火金蟾此拳的冲击力全部卸掉,两道蓝色水绳忽然从贺庭与苏远娆身旁飞来,继而缠着两人的腰间,一把将二人拉离了炽火金蟾身前。
把重伤的苏远娆与精疲力尽的贺庭拉到身边以后,李泊双手一捏散去水绳,接着波涛汹涌的法决再次被他打了出来。
身上片衣未着,外表仍是成金黄之色,皮肤上保留下来了炽火金蟾本体的蟾皮,浑身上下一根毛发都没有,唯一能够辨别其性别的就是两www.hetushu.com腿之间有着一个非常短小的……第三条腿……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来炽火金蟾没打算化形与苏远娆等人战斗,然而从之前的对战中让它发现,如果再不发挥出自己最强实力,那么不但南星火绒草保不住,自己这一身皮毛骨骼外加珍贵无比的内丹都要被这些人拆分了……
炽火金蟾一拳击打在苏远娆的护体光罩上,只见在二者相撞的前一刻,炽火金蟾拳面上突然涌出了一层火热岩浆,岩浆刚一触碰到那光罩,便直接将其融化击破,继而一拳就是打在了苏远娆的玄娆火剑上。
换做往常,李泊等人定然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甚至他们还希望苏远娆能够陨落,那样的话,六大势力少了一方,城池周边修真资源上他们就能多得一些了,不过这种想法只能放在http://www.hetushu•com往常,要是他们此时不力保苏远娆,那么待会将会面对的则是炽火金蟾逐个击杀的下场,于是贺庭大喝一声,脚踩黄色土气,瞬间移到苏远娆身前,而后右腿后蹬,左腿微曲,双手举起了一面土黄色长方形盾牌,其体内的浑厚土元力亦是不断往盾牌中输送起来。
得到贺庭的元力支持,他那本命宝器土盾表面黄光愈发明亮起来,等炽火金蟾拳头攻至,贺庭再喝一声,双手把盾牌往前狠命一推,一道巨型黄色盾牌虚影瞬间浮现,率先挡在了炽火金蟾的拳头上。
眼下苏远娆心知若想得到南星火绒草,就必须将这炽火金蟾重伤或者击杀了,见得炽火金蟾凶猛攻来,苏远娆将火红色护体光罩逼出体外的同时,又将玄娆火剑横在了胸前。
一口殷红鲜血从苏远娆檀口中喷出,受到巨力的她双腿绷紧,www.hetushu.com快速朝后方划去,直到触及岩壁,才被砰的一声反震而回,单手用剑撑地,另一只手捂着酥胸连连喘息。
因为它的长相实在是太磕碜了……
话毕,炽火金蟾不打算再与苏远娆等人逞口舌之快了,双腿用力一蹬,化作一道金黄色光影直奔苏远娆而去!
轰!
望着回过神来的苏远娆六人,炽火金蟾很快便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对自己外形的鄙夷之意,灵智早已不弱的它终是被那目光激怒,下巴处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与此同时,那里的蟾皮还在不停的收缩扩张着。
“尔等当真是胆大妄为,原本本尊还想着你们若是知难而退,不再打我这南星火绒草的主意,便放你们条生路,哪知你们根本不理会本尊的警告,现如今既然你们看到了本尊的化形人身,就一个都别想走了!”
至于那些蜕兽不太完全的凶兽,也仅仅是指外和_图_书形上似人非人,长相有些让人不敢恭维,其他方面却是与真正蜕兽化形的凶兽无异,就比如现在苏远娆面前的炽火金蟾,便是属于蜕兽不太完全的一类。
噗!
呱!
李泊一改往日儒生面目,面色冷峻大声一喝,滚滚巨浪便是一浪接着一浪的朝炽火金蟾盖去,见到令自己十分恶心的水元力气息袭来,炽火金蟾没有选择硬碰,而是把身形一头扎进了石桥下方岩浆之中,由于李泊的神识锁定住了炽火金蟾,于是攻击便是紧随炽火金蟾的身影,往岩浆表面扑去!
轰!
感受到炽火金蟾身上的气息逐渐增强,苏远娆对于此战的胜利愈发怀疑起来,可南星火绒草对她的诱惑又太大,她不想放弃这个能够提升自身修为、纯净灵涡火元力的机会,于是,苏远娆便冷声朝人形炽火金蟾娇喝道:“交出南星火绒草,我等便不再与你为敌,过这石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