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别把他当做人就对了

“嗯……渡劫丹毕竟属于凡界最高层次的丹药之一,若是让殿中炼丹术最高的炼丹师炼制,应该也就是中品吧,不过运气好的话,出一些上品品质渡劫丹也不是不可能,至于成功几率嘛……五五开吧!怎么?他也给你渡劫芝了?那稍后晴儿妹妹便随我去找殿中炼丹师吧,虽然晴儿妹妹此时仅是窥灵中期,可先把丹药炼制出来,也省得以后费事了。”柳芸晴的疑问让血琪误以为她也想炼制渡劫丹,故而才这么说,却不知接下来柳芸晴的一番话让血琪是实在说不出话来了。
“既然这样,血琪姐姐还是把渡劫芝先留下吧,凭我这夫君的炼丹术,炼制出来的渡劫丹品质起码上品,而成功的几率……至少八成吧。”这话其实柳芸晴还是隐藏了一些,凌逸的炼丹术她可是知道,几乎每次炼丹品质必为上品甚至极品,并且从未有过一次失败经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也难以相信,一个可以跨越一整个大境界战斗而不落下风之人,炼丹术还能有如此造诣,若是有心与凌逸相比修道能力,怕是气也直接气死了。
闻言血琪也是从难以置信的失神中回过神来,亦是感应到了门外的气息,凌逸则是摸了摸鼻子,随后m.hetushu•com推门而进。“你这丫头,才一会儿不见,就把我的老底都透露给别人,如此看来,说不定哪日就得被你卖了。”凌逸漫步走到柳芸晴身边坐下,抬手刮了柳芸晴雪白琼鼻一下,宠溺说道。
“什么?!晴儿妹妹你说的是真的?那岂不是说,凌逸如今的年龄还不到两百岁?!”血琪惊呼的声音随着柳芸晴的讲述清脆发出,语气中不可思议之感表现无遗。
楼阁内两女言及至此,柳芸晴没有接着回答血琪的惊疑,而是冲着房门方向说道:“夫君,血琪姐姐对你很好奇呢,你自己进来给她讲讲你的故事吧。”
对于血琪此时的语气,凌逸没有听出一丝敌意,想来在这崇尚实力的血殿,之前他与血痴一战,也是赢来了包括血琪在内一众血殿使者的认可,而能够得到这些本性并不惹凌逸反感的修士,凌逸也乐得与他们成为朋友。“晴儿算是女孩子,你还算啊?掰掰手指头算算,修道至今恐怕你都经历了千年岁月了吧?和我这么一个一百多岁的人还说自己是女孩子,装嫩……”
“渡劫芝?!”望着眼前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储物袋,血琪面色一滞,继而带着质疑之色把神识和图书探入其中,当她发现里面确实是炼制渡劫丹的渡劫芝后,才惊道:“你一个窥灵期修士,居然有可以炼制渡劫丹的渡劫芝?!”
如今的凌逸,倒是不担心泄露身上财力,一来他自身实力足够保护自己免于遭到杀人夺宝之事,二来五千株渡劫芝虽然数目不少,但对于血殿这种处于凡界巅峰的势力也算不得什么,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想要缓和一下先前与血琪的敌对关系罢了,毕竟二人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冲突,而且凌逸知道,血琪外在性格火爆蛮横,其实心地还是不错的,加上她成了柳芸晴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自然不免将来要和凌逸走的近一些。“曾经探索一处古迹时偶然所得,血琪姑娘是打算直接拿走还是等我炼成成品渡劫丹?”
言罢,血琪的火爆性子再起,抬手指着凌逸的鼻子气喝一声:“你!不行,我要和你打一场!否则难消本姑娘心头之气!”
一向以冰冷面容示人的柳芸晴在这个动作下也不禁俏脸一红,微微垂下了那张绝美面容,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女孩儿一样把玩着一绺自然垂下的冰蓝柔发,倒是血琪神采奕奕的盯向凌逸,开口说道:“喂,偷听两个女孩子讲话,和图书很有趣是吧?”
话音落下,凌逸从门外便是听到柳芸晴那熟悉的声音回应道:“是啊,血琪姐姐有所不知,其实我这夫君,至今修道也不过百余年,百年之前,他连我随手凝聚的一粒冰珠都难以抗拒,更别提接下我真正的一招了。”
看着血琪暴怒的样子,柳芸晴急忙拉下血琪抬起的白嫩纤手,从中和解道:“血琪姐姐别生气,夫君和你开玩笑呢。”说着柳芸晴扭头狠狠剜了凌逸一眼,凌逸悻悻一笑,看向血琪道:“好了,我并无恶意,晴儿身边朋友少,你能成为她的朋友,我心里很开心,这里有五千株渡劫芝,血殿内应该有能够炼制渡劫丹的炼丹师吧?如若没有,血琪姑娘可以等我几日,待我炼制出一万粒渡劫丹送与你,就当做先前事情的赔罪了。”翻手出去一个储物袋,凌逸以神识操控,在宸苍界里取出五千株炼制渡劫丹的渡劫芝,推到了血琪面前,随着愈发接近渡劫期,凌逸在宸苍界里能够控制的灵草品阶也扩增了一些。
血琪怀疑自己的炼丹术,凌逸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倒是一旁的柳芸晴听闻血琪之言,问向血琪道:“血琪姐姐,不知血殿中炼丹术最高者能够把这和_图_书渡劫丹炼制成什么品质?成功几率又是多少?”
听凌逸要将这五千株渡劫芝靠自己炼制成丹药,血琪一把将那储物袋揽在手里,狠狠白了凌逸一眼说道:“你能拿出五千株渡劫芝给我,说明手里肯定还有,但渡劫芝毕竟不是其他低级修士所需灵草,就算你身上再多,也不能随意浪费,让你炼丹……能成功炼制五十粒渡劫丹就不错了,还是我让殿中炼丹大师帮忙炼制去吧。”
渡劫丹,乃是渡劫期修士凝厚元力所需要的丹药,渡劫芝便是炼制渡劫丹的原料,而在修真界里,随着修士境界的提高,其对应能够增进体内元力浑厚程度的丹药也愈发弥足珍贵,每一粒丹药里蕴含的力量也越来越雄厚,所以每一粒渡劫丹,对于任何势力、任何渡劫期修士都是十分珍惜之物,一个窥灵期修士能够随手拿出炼制一万粒渡劫丹的材料,凌逸身上的神秘面纱在血琪眼中又是朦胧了一分。
听了柳芸晴的称呼,凌逸表情不由得变得有些愕然,和自己宝贝晴儿交谈的女子,居然是那脾气火爆的血琪?!
凌逸跟随议事大殿门口的一名看守殿门修士穿过一座座高低不一的楼阁,随后走到距离议事大殿不远处的一群建筑内,七拐八拐http://www.hetushu•com之下,一处面积不大却装修精致的红木楼阁便映入了凌逸眼帘,那引路修士眼神敬畏的看了凌逸一眼,随后抱拳退去,留得凌逸一人站在这红木楼阁之前。
对于柳芸晴透露自己年龄以及修道时间的事情,凌逸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妥,一来这算不得什么秘密,最多让人觉得他修炼天赋比较妖孽罢了,二来这个消息若是在血殿里传出,他得到血殿门徒重视的程度想必会再度上升一个档次。
血琪那一颗原本跳动的十分具有规律的芳心,自打凌逸走进她的世界,开始变得时跳时停,在凌逸身上,她看到了太多的奇迹,太多的不可思议,直至此刻,血琪发现,以后看待凌逸,把他当作什么都行,就是别当人就对了!“我不在这里受刺激了,明日我来取丹,等炼制出来渡劫丹,以前你得罪本姑娘的事情才勉强算完,哼!”
这楼阁分两层,窗门梁柱之上尽皆雕刻着精美图案,凌逸仰头打量一番,便是要抬脚推开房门走进阁内,谁知凌逸的手刚要按上房门,楼阁里却是传出了一道明显不是柳芸晴的娇笑声。“咯咯……没想到晴儿妹妹当初和那可恶的凌逸还有这般故事,不过说真的,他在几十年前,真的连晴儿妹妹你一招都接不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