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他,到底什么来头?

暗暗为凌逸显露出来的实力所震惊的同时,月苑莹不由得将其在心中与林家老祖对比了一番,说到这里,要是月苑莹知道凌逸以五行灵脉同体的身份收了林家老祖嫡系后人为徒,且传授了其不少五行属性神通法术后该怎么想……
两人对战的约定本就是比斗谁的法术威力更加强上一些,因此在那淡黄色圆月溃散的瞬间,已是宣告了凌逸此战的胜利,再言凌逸本就没有伤害月苑莹的意思,所以在月苑莹法术被破后,凌逸及时挥手一抹,那前一刻还蕴含着恐怖破坏力的暗黑色圆月在即将碰触到月苑莹时便立即滞住,随后光华渐渐收敛,最终消逝无踪。
身怀浊灵脉的凌逸对此是体会最为深刻的一人,浊灵脉的奥妙无穷无尽,也正是因为这浊灵脉,才让他能够修炼天下万法万通且施展出其远超自身应有的威力!
感应到月苑莹身上明显要比月玲等人强势不少的月属性元力,凌逸明白这不只是因为月苑莹修为境界高,更多的原因在于月苑莹身为月灵之体!自打凌逸参加这殿比入城以来,各种在外界难以一遇的稀有灵体他是见了不少,像云清的水火灵体、夜啼的黑暗灵体、云羽的云雾灵体,不得不说,仙郡修士整体实力能排上凡界一百零八州郡前列并和_图_书非毫无根据,这所谓的资本便是云清这些修炼资质天赋异禀之人。
月属性的攻击法术凌逸只会暗月之坠这一种,虽说明月之坠他也能施展出来,可凭借明月之坠显然是无法百分百战胜月苑莹的,故而凌逸一番思索之下,才在先前告知月苑莹他自身灵脉属性的时候加上了黑暗属性,如此一来,才能大大方方的施展暗月之坠。
一个没有丝毫背景的女修成长到这般地步,可想而知其背后付出的努力是多么艰辛。
正所谓:浊之道,乃万道之极!
闻听凌逸出此建议,月苑莹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做倒是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加上先前凌逸已经接连与血辉、云清二人战过两场了,如若真拼尽手段一斗,她怎么说也有点占便宜的嫌疑,在月苑莹心里,最信守的一点就是谁说女子不如男,对待男人的时候,她从未想过因为自己是女儿身就要让天平往自己这边先倾斜一点。
凌逸心中如是自语道的同时,场内已是哗然一片,不管凌逸和月苑莹在那月之囚牢里发生了什么,可在这次殿比之前他们谁也没听过凌逸的名号,一个无名之人异军突起,不仅在众目睽睽下击败了云清,现在连月苑莹都自认败在凌逸手上,所有身处此地的观战修士此和_图_书刻心中久久为一个疑惑困扰不堪。
那就是:他,到底什么来头?!
“好,就如你所言。”月苑莹仅是稍加思索便一口答应了下来,继而不等凌逸施法,她已是全力将体内月元力调动周身,准备应战。
一黄一黑两轮闪烁着不同光泽的圆月以相向轨迹迎面对去,二者相触的瞬间没有发出什么撼天彻地的轰响,而是以绝对蛮横的姿态相互挤压对对方,企图将彼此要么撞回空中,要么落入地面!
“凝!”
五轮淡黄色元力光月形成的瞬间,月苑莹手中法决再度变化,继而凌逸便是看到在自己那暗色黑圆月下压的同时,围绕月苑莹周身旋转的五轮小型月圆相继升空,以首尾相连之势撞击在了一起,不过那般撞击并非互相毁灭,而是融合。刹那间的融合过后,一轮淡黄色明月毅然生成,而后在升空冲向暗月的过程中不断膨胀变大,最终化为与暗月同等规模的黄月悍然疾驰奔向上空!
“暗月之坠!”
“恐怕当初那林家老祖在渡劫前期之境时也决然不会有这般能力吧。”
法令落下,一轮直径长达三十余丈的暗黑色圆月骤然于月苑莹头顶凝现,显然,随着凌逸修为实力的增加,这暗月之坠相比过去威力更添几倍!
两人的身影终于出www.hetushu.com现,外面那些前来观看三殿殿比的修士全部把视线投在了二人身上,他们迫切想要知道在那月之空间里发生了什么。
而且,血、月、音、黑暗、五行九种属性还不是凌逸灵脉所有属性……
“明月环绕,五月合一!”
月苑莹轻轻咬了咬她那诱人的红唇,而后强行保持面色的镇定说道:“如果你要全力与我一战,我能取胜的几率不过三成,所以你耍不耍赖结果都一样。总之这次就如你所愿,我不再追究云炜的事情。”说完,月苑莹似是不想再继续与凌逸单独呆在这月之囚牢中,轻抬玉手随意一挥,外界的阳光便在这处月之空间的消失下重新照在了凌逸脸上。
凌逸淡然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有点耍赖了,毕竟我们说好的是施展月属性法术,可我方才那一击却蕴含了黑暗之力,不过也不能怪我,因为月属性攻击类神通我只会这一招。”为了胜利,凌逸当然不会把明月之坠的事情告诉月苑莹。
正是因为有这个想法,她才孤身打拼,一点点刻苦修炼最终成为仙郡三大霸主之一。
再说操控着黄月抵抗着暗月下压之势的月苑莹,此时的她已是真正体会到了凌逸的变态,自己这一击法术施展绝对没有放水,完全是以十成的m.hetushu•com力量施展出来,可面对一个境界上比自己要低上三个小等级的修士,她居然生出了一种势均力敌,甚至有些窒息的感觉,这如何不让她震惊诧异?!
眼下月苑莹做好了战斗准备,凌逸微微一笑,双手开始由慢渐快的结起印记来。
“等这次回去一定要赶紧准备,把萱儿抢回来再说。”
腾空站在原地的凌逸摸了摸鼻子,同样飞回了血痴等人身边坐下,对于那无数双想要把他扒开看看究竟他有何种变态手段的眼神,让凌逸颇为郁闷,要不是被逼无奈,他才不愿意这么高调,毕竟他的名声越响,伊凝萱的危险就越大,万一昆云宗得知了他的到来提前把伊凝萱怎么样,那可真就想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面对众人的目光,月苑莹恢复往常高雅清冷之色淡淡道:“他赢了,我月殿不再追究云殿之事。”话音落下,月苑莹秀足轻点,便落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转而美眸微阖,显然不想作过多的解释。
感受到上方袭来的阵阵黑暗侵蚀气息,月苑莹立即仰头望去,随即一双晶莹玉手连连变幻结印,不多时,一共五轮皮球大小的淡黄色圆月便是环绕其周身而现,在五轮圆月的映射下,月苑莹那张娇俏面容显得愈发圣洁动人。
法决几乎瞬息便于凌逸手中打完,继而月苑莹hetushu.com便是发现她这月之囚牢中本就闪烁着莹莹月光的空间顿时变得更为明亮起来,暗月之坠乃是凌逸根据墨览月当初施展的明月之坠加上袁镇后来留给凌逸的一些黑暗属性道义经验结合而成,那时墨览月施展明月之坠来与凌逸切磋比斗时,为了衬托明月的光亮,在施展此术时周遭环境是变得昏暗的,可暗月之坠则恰恰相反,为了衬托黑月的那股黑暗之光,空间之色不暗反亮,由此才出现了月苑莹眼前这一幕。
两轮圆月正对峙间,凌逸一声轻喝,道道夹杂着清冷之色的黑暗光华于其身体各处往外窜动而出,千丝万缕的朝月苑莹头顶那轮暗月交融掠去,得到元力的加持,那暗月灿然爆闪,根本不给月苑莹应对的机会便陡然将那下方黄月整个侵蚀,受到黑暗气息蔓延的黄月逐渐变得虚幻,最终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散成了点点月光飘散在半空,而那变得威力更甚的暗月则以无比强横的姿态悍然往下方砸去!
月苑莹仰望的面容此时仿佛还能感受到暗黑色元力光月带给她的悍猛威势,待凌逸的攻击徐徐在其视线中散去,月苑莹才慢慢把头低下,遥遥望向凌逸,眸中异彩连连,无疑,凌逸的强势让她心中那丝悸动又加深了一分。“你赢了。”动听的声音传出,月苑莹看着凌逸轻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