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三章 萱儿,我要来了

一路上就在血痴等人与凌逸之间一答一问中过去了,回到血殿,与众人再度寒暄了一番,凌逸才以自己因为之前战斗有些疲惫的原因独自回到了楼阁中,至于血乏想要问的一些事情,也因为在归途中凌逸与其他人的谈话里知晓了个大概,由此血乏便没再挽留凌逸,让其好好调息休整去了。而跟随凌逸而来的夜啼,则在入城后就不见了踪影,想来是不知去哪里勾搭血殿女弟子了,不过对于夜啼的为人凌逸算不上了解却也知道他不会闹出什么乱子,于是凌逸对此也没多说什么。
感受到众人暗暗攥拳准备以凌逸为目标拼命追赶的姿态,坐在冰晶灵雕脖颈上的血乏不由得嘴角咧起一抹笑意,凌逸能让自己的这些得意弟子免去一些傲气多出一丝勤奋,怎能不让他欣慰喜悦。
凌逸闻言一愣,随后笑着摇摇头,倒了两杯茶给血律二人,放下茶壶回应血琪道:“没事,可能是战斗的疲倦还没调整过来。”
更何况先前出了云炜和血婷那样的事,为了不再把相同的场景上演几次,血乏、云羽、月苑莹这三殿殿主尽皆不愿继续此次殿比盛事了,故而在云羽最后的总结下,殿比前三草草定为了血婷、云炜、月和_图_书玲三人,如此直接忽视许仁的作为一来平衡了三殿的名誉,二来也是为了安抚一下月苑莹的情绪。
“哼,让你这么说,修炼之人侥幸侥幸着就成仙了,谁还天天闷着苦修。”看着凌逸那欠扁的样子,血琪忍不住在旁边轻哼一声不满道,这也怪不得她生出这般情绪,毕竟凌逸的妖孽实在太气人了。
凌逸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当时的情况简要概括道:“哪有这么容易,我一个渡劫前期修士再怎么厉害,想要正面击败渡劫期圆满强者也不容易,而且月殿殿主身为月灵之体,一手月属性法术神通奇妙绝伦,要真打我肯定是落败的那一方。”为了避免自己的名声散播太快,血痴等人倒是好说,可毕竟此时周围有几十名血殿年轻弟子围观,万一过早把自己的实力散入到昆云宗那边,伊凝萱说不定就要有麻烦。
伊凝萱,那个烙印在凌逸脑海最深处的美丽倩影如今尚能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想着曾经在青灵镇时的点点滴滴,凌逸时而欢笑时而苦涩,加上的确因为先前的战斗而有些劳累的原因,凌逸竟是不知不觉熟睡了过去,还好这是在血殿主城内,不然的话随便来一个实力强点的修士,和*图*书都可能将他刺杀至死。
“萱儿,再等我几日,凌逸哥哥一定要在所有人面前把你抢回来,告诉他们,你,只能是我的!”
凌逸被血痴盯得有些不自在,干笑两声道:“咳咳,血痴大哥哪里的话,侥幸,侥幸。”
殿比结束,血乏三位殿主互相简单交流了几句,便各自带着自己的弟子踏上了返程,坐在冰晶灵雕那冰蓝色的庞大背脊上,血痴、血律几人几乎在起飞的瞬间就围住了凌逸,而那些来时原本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血殿年轻弟子也围成了一个外圈将几人环绕在内,对此凌逸颇感头痛的搔了搔头,准备应对众人的疑问。
天上繁星明月似是听到了凌逸心中的喃喃低语,明亮的闪烁几下以示回应,看的凌逸心中那股自信又是强了不少。
事至如今,殿比的前三虽然没有分出,可显然已经没有继续比下去的必要了,在场所有修士都不是瞎子,他们怎会看不出凌逸本人的年龄绝对符合三殿殿比的规矩,加上其本身之前施展的血属性神通,自然确定了他血殿弟子的身份,人家连云殿殿主大弟子都能击败,试问三殿年轻一辈中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回到楼阁里,凌逸直接www.hetushu.com来到了二楼那铺盖着柔软被褥的床榻上躺下,一边嗅着被褥上柳芸晴与他进入血池前留下的余香,一边思虑着过不了多久的昆云宗一行。
转天一早,血律和血琪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凌逸楼阁外,打开房门将二人迎进屋内,原本打算找凌逸讨论一些修炼上问题的血律二人毅然发现凌逸脸色好像有些不对,那一直挂在嘴边的温和微笑淡了许多,性格火爆却不失心思细腻的血琪忍不住出言问道:“凌逸,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
众人没有注意到凌逸一脸要流口水的样子,待他解释完,血痴才转过月苑莹的事情,目光灼灼的盯着凌逸道:“凌逸兄弟进阶渡劫期以后果然又强了不少,那云清居然都败于你手,看来我也要加大修炼力度了啊。”
听到凌逸的答案,众人恍然的点点头,随即血琪又代表众人有些不明白的问道:“既然这么说,那为什么最后月殿殿主认输了?”
那时也是让凌逸忍不住暗暗揣度:莫非她真看上我了?啧啧,不过真别说,这也是个极品啊!
对于血律的察觉凌逸并没有感到意外,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凌逸只好把接下来他要面对的事情讲了出来。
“哇!和*图*书凌逸大哥,月殿殿主不会看上你了所以故意认输吧?!”凌逸还没来得及回答血琪的疑问,一边心性较为年轻的血菱瞪大双眼突然插口叫喊道。
这时血律风度翩翩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后微微一笑道:“凌逸兄弟,我们好歹也是活了千余年的人了,要是把我和师妹当朋友,不妨说说心中烦闷如何?”
当然,同时增强的还有他体外无意散发出的阵阵凛冽杀气!
惬意的时间总是匆匆而过,大约睡了没几个时辰,凌逸突然醒了过来,抬头望了望窗外,发现夜色已深,月光透过纱窗柔和的照在屋内,凌逸忍不住起身走到了窗边,望着天上繁星明月再度泛起了对伊凝萱的思念。
凌逸这番话血痴等人没有一个抱有怀疑的态度,不过此次返程,冰晶灵雕上多了两个人,一个便是在交易会上出售千年尸珠的那名散修,为了保命,他不得不选择成为血殿门徒,至于另一个嘛……自然便是让人家从灵界打下来的夜啼了,夜啼真实实力乃是幻灵期圆满修士,尽管如今修为被禁,但他的感应不免要比其他人强上许多,因此在他的大致估测下,凌逸若是真和三殿殿主生死相斗且不死不休,那么死的一定不是凌逸就对了。
m•hetushu•com言凌逸狠狠白了血菱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人家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她要能看上我那就真是铁公鸡上长毛了,之所以能赢,是因为我与她定下了一招之约,比谁的法术威力更强,可能因为她有些轻敌,才得以让我侥幸获胜。”在殿比结束离别时,凌逸悄悄神识传音给了月苑莹让她暂时不要把自己身怀月、黑暗两种属性的事情告诉别人,虽然凌逸不确定月苑莹会答应他,但好歹说比不说要强,让凌逸有些意外的是,月苑莹的回应居然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痛快。
血乏心里虽然同样有着想要一同询问下有关凌逸和月苑莹对战的事情,可碍于他自身身份,只能把疑惑不留痕迹的埋在心里,等回到血殿再单独找机会让凌逸为他解疑。
血琪的一句话立即惹来了众人哈哈大笑,他们羡慕凌逸这堪称怪物的修炼资质不假,但这并不会引起他们任何一人生出嫉妒之心,能引起的只有他们内心那股强烈的追逐感以及无尽战意。
……
“凌逸兄弟,你真把月殿殿主打败了?!”人们的屁股还没坐稳,几人中脾气相对最为好战蛮横的血辉先一步问向凌逸,那双眼放光的模样,若是不了解他的人,恐怕还以为他看上凌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