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九章 灭门,夺人(五)

“哈哈,等魔尊大人来了,你小子别想活命!”
在冯陨焦急的大喊下,云月婵终于是娇笑着开了口。“咯咯……傻孩子,那个废物怎么会是你爹?!娘在来这仙郡之前肚子里便有了你,你是魔尊大人的孩子!这也是娘先前为什么让你在施展元力前要多上一手把元力在你体内那神秘宝器里过滤一遭的原因,因为你的元力施展出来是魔元力!你和娘都是修魔者!他一个冯琅,不过是魔尊大人以及地位更高层的大人手里一颗棋子罢了!”
眼睁睁的看着往日里与自己实力不相上下的修士在那灰色颗粒腐蚀下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冯琅此时也没了先前的镇定,浓郁的骇然之色逐渐布满双目,那张儒雅的老脸也随之变得惊恐起来。“月婵,快!快请魔尊大人!我们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此时此刻,冯琅也是愤怒充脑,没有了正常的思考能力,竟是完全不顾凌逸的禁锢强行挣扎起来,见状凌逸也乐得看到狗咬狗的场面,于是把手一松放开了冯琅,重新得到自由的冯琅没有调头逃跑,而是继续任由怒意操控着自身情绪,极速冲向那婀娜妙曼、正挥打着印决的云月婵,感受到周遭空气的剧烈升温,云月婵把收回的视线转http://m•hetushu.com向了那火源之处,她不看还看,一看之下立即流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飞奔向云月婵的冯琅在飞行过程中再度被浓浓烈火裹住了全身,不过凌逸却是能看出,这次的火焰可不是冯陨操控用来攻击的,而是准备与云月婵同归于尽的自爆!
万千思绪在凌逸脑中也只是瞬息划过,想清了个中利弊,凌逸抬手便欲阻拦云月婵把印记打在召灵石上,哪知那仿若见到了救命稻草的冯琅此时却像一条疯狗一样浑身冒着熊熊火焰悍然攻来,见状凌逸眉头微皱,手里还抱着伊凝萱的他无法分神,只能先出手解决冯琅。
最最重要的是,凌逸由于进入昆云宗这座城池后就利用虚实幻书创造幻境以防城内有人逃脱,故而也才使得凌逸敢于全力释放浊元力,并且以自己手上种种神通法术对敌杀人,一旦云月婵成功将那魔尊大人召唤过来,先不说凌逸能不能打过,万一他这浊道秘密传到高层次界面,那以后他面临的将是无止境的追杀,其中或许还会包括灵界、妖界、兽界乃至阴魂界大能的存在,毕竟什么正义、公平一切虚伪的东西,在如此巨大的诱惑面前都是虚妄!
彻底失去和图书理智的冯琅已是感觉不到烈火焚身的痛楚,面露狰狞大笑之下毅然决然的张开怀抱抓向云月婵,受到如此致命的威胁,云月婵扭过头不但没有逃命,反而加快了召灵石的使用,因为她清楚,若想活命逃是没用的,唯有把魔尊大人召唤而来,她才有一丝生的机会!
数十把燃烧着炽热烈火的元力长剑从四面八方朝自己刺来,凌逸一边运足脚力怀抱伊凝萱向冯琅疾驰而去,一边以神识操控着体内宸苍界本体幻化成四象神盾护住周身,四色华光与四个神兽虚像几乎同时闪烁凝现,那些每一把都能击杀一名窥灵期修士的元力火剑刺在四个神兽虚像上,根本难以寸进分毫,二者每每触碰,火剑就会在一阵嗡鸣间溃散消逝,化作缕缕微火飘散在了空中。
“云月婵,我要让你这个贱人给我陪葬!咱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哈哈!”
正在举手把一道道冒着漆黑魔气的印记打入召灵石的云月婵一听耳边喝声,那对明眸仅是微微瞥了一眼面色涨红的冯琅,随即转过头去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如此情景使得喜台下方时刻关注着双方争斗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的冯陨也是傻了眼。“娘!爹在那小子手里,快救爹啊!”
让自http://www.hetushu•com己信奉的主子带了这么大一个绿帽子,任谁恐怕也不会好受。
听到冯琅因为惊恐而引起的颤声,云月婵相对平静的瞥了他一眼,说来若不是魔尊大人计划需要,她云月婵怎会来这凡界修仙者的地盘和一个老头子厮磨,不过有一点冯琅没有说错,那就是如今为杀意与那不知名的元力气息所充斥全身的凌逸不是他们所能应对,事情到了这般地步,即便冯琅不出言提醒她也要运用最后底牌了,不然最后死的一定是他们这一边。
他要收账,收昆云宗这一百多年来欠下的账!
方才冯琅出手阻拦凌逸的时候凌逸就立马换了对策,既然直接出手阻止云月婵使用召灵石可能已经来之不及,那么还不如干脆顺水推舟,把冯琅的小命握在手里,到时候云月婵有了这个忌惮,肯定会自行停止召唤的。
冯琅大笑两声,而后牵引着身上全力释放的火元力凝聚出一把把丈长火剑,神识锁定之下朝凌逸遥遥一指,那接连不断的火元力长剑便是直接冲向凌逸,冯琅这一手并不觉得可以对凌逸造成伤害,但只要能拖延足够的时间让云月婵召唤来魔尊大人就搞定了。
召灵石在紫岚州凌逸对付昆云老怪的时候见到过,那时候正是因为昆和_图_书云老怪最后把云月婵召唤而去才得以让其保住了性命,虽说在召灵石的召唤下,被召唤者的实力会有一定程度上的降低,可凌逸并不认为云月婵会像当初昆云老怪那般,随便召唤一个渡劫期修士来。
“云月婵!你的道侣在我手里,要想他活命,立即停止召唤!”
再说此时冲向冯琅的凌逸,随着一柄柄火剑消散,其身形几乎眨眼之间便来到了一脸惊恐的冯琅面前,继而不给其闪避的机会一把便抓住了他的喉咙,被凌逸伸手制住的冯琅顿时感觉一股冰冷杀意从脖颈处一直蔓延全身,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微动一点反抗的念头,眼前这个面带冷意的年轻人便会把自己直接杀了!
“糟了,是召灵石!”
况且冯琅和云月婵的话里也隐隐透露出了此次召唤来的修士是何身份,魔尊,这两个字唯有魔界一些大能才会有的称呼,很早之前,凌逸在紫岚州的成长之路上与一个名叫刹狂魔尊的魔界强者可谓是有着不浅的恩怨,先不提如今云月婵召唤而来的魔尊大人和刹狂魔尊孰优孰劣,总之一定不会是个简单人物就对了。
然而就在凌逸准备等其余修士死光,再慢慢讨债的时候,云月婵娇喝之余举起的一块不规则石头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凌逸和_图_书瞳孔一缩,瞬间认出了那石头的来历。
不过凌逸算盘打的是没错,可那是在正常情况下,他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云月婵的一席话,让他不得不暗叹一声失算!
话音落下,在场包括凌逸在内活着的几个人尽皆流露出了不同的表情,冯陨是难以置信、其身旁的两名昆云宗长老是惊诧、凌逸则是因为算盘没打好而有些犯苦、至于表情最精彩的,当属冯琅本人了……
“魔尊大人!月婵需要您的帮助!”在凌逸的刻意而为下,地狱蚀瘴还在腐蚀灭杀着喜台周遭的修士,但其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冯琅几人身上,之所以不一并将几人杀了,是因为凌逸不想他们死的那么痛快,毕竟自己与萱儿百余年的分别正是拜他们所赐,而且凌逸不难想象,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在这么多强者手里过得日子有多么难过。
一个渡劫后期强者的自爆,其威力难以估计,起码就算是浊果炼体又有着四象神盾和血妖骨甲之术的凌逸也不管身处自爆中心地界,因此当看出冯琅准备自爆的瞬间,凌逸便是立即飞身带着怀中佳人往远处飞去,伊凝萱的盖头凌逸还没有给她摘下,毕竟他身下街道、庭院内血水、碎肉成堆成片,万一吓着她可就不好了。
“云月婵!你个贱人!老子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