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九章 那猥琐的眼神

说到血琪喜欢惹麻烦,凌逸不由得回想到在血殿主城之中第一次见到血琪的场景来,那时候就因为客栈中的一个座位,这位血殿殿主得意弟子就要以势压人,找自己和柳芸晴的茬儿,想到这里,凌逸忍不住微微一笑瞧向血琪,眼中之意毫不遮掩他此时的想法。
受到血菱眼神的示意,血婷俏脸微红,心脏慌乱的跳个不停,不过还是强压下因为说谎而紧张的心情冲着凌逸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凌逸哥哥你就带我们去一趟嘛。”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凌逸也是想外出转转,听听其他修士口风,看看能否得到一些可以在修炼上取巧的消息。
玫瑰带刺,所有企图采撷它或者伤害它的人,都会付出鲜血的代价,而这鲜血,也将变成使其更加娇艳欲滴的资本。
听到这个陌生的家族势力,凌逸眉头一挑,目光疑惑的看向身边的血琪。
“那为何这次要去?”听完血琪和血菱的述说,凌逸疑问道。
这时血菱推了推身边的血婷,血婷会意急忙上前拉住血琪的臂膀和-图-书,而后挽着她一边往回走一边娇声道:“师姐,你别生血菱和凌逸哥哥的气,他们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
血琪知道凌逸对于仙郡这片地界尚且算不上清楚,除了三大殿之外,其余势力的讯息知之甚少,于是难得露出细心的一面一边和凌逸举足下落来到血菱和血婷身前,一边为其解释道:“赵家的势力在仙郡中央这片地界中算得上是比较有名了,赵家是一个传承数千年,据说在师尊建立血殿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一个家族,其整个家族有十几个分家分城,族内长辈更是有数个渡劫期老怪坐镇,而赵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办一个家族内部比斗大会,一来为了促进族内族人的感情,二来也是有些向外界证明自己家族实力的想法。”
然而今天反正也和凌逸说过这些陈年旧事了,血琪难得的感到自己心里似乎对于过去不再那么刻意逃避,她发现正视自己的悲惨经历不仅不会对她心境上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反而让她心情舒畅www•hetushu•com了许多,情及至此,血琪在血婷的一番撒娇磨蹭下,才终于又露出了动人笑容,抬起嫩白如雪的手指点了点血婷的额头嗔道:“就你个丫头柔软的模样让人不想拒绝,要是那两个家伙,今天别想请走姐姐,哼。”
得到凌逸的允诺,血菱和血婷二人脸上皆是露出了宛若孩童般的欣喜色彩,哪里有活了几百年的样子,见状凌逸也是不由得默默感叹道,修真界果然是一个和普通凡人生活的环境完全不同的地方,这里不仅能让你施展许多不可思议、光怪陆离的法术神通,还能让你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上保持一定时间内的蓬勃活力。
这所谓的取巧,自然是机缘的探索,说来这也算不得取巧,因为机缘和危险就像是花和叶,想分也分不开。
凌逸看着两人怀着小心思的样子微微一笑,扭头看向血菱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小情侣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么,不就是担心我因为萱儿的事情会伤心吗,放心吧,我没事,不过被你们这么一提,出去和-图-书散散心倒也不错。”凌逸现在想要提升实力,单凭炼制渡劫丹吞食修炼恐怕进度不会太快,毕竟吃丹药像吃糖丸一样的确能提速不少修炼进度,可是凌逸浊灵脉吸食能量本就远超其他灵脉几十倍上百倍,两者抵消之下,凌逸提升境界俨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血菱冲着血婷眨眨眼,转而上前勾住凌逸的肩膀道:“哎呀,凌逸大哥,这次主要是我和婷儿想去见识见识渡劫期强者间的比斗,几位师兄这些天都陆续去闭关修炼了,我和婷儿单独出去也不安全,万一遇到什么不测……所以说,你这个做大哥的当然要在旁边保护我们了。”
其实血琪也没有真要走的意思,而且从脾气秉性上来讲,她也属于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喜欢凑凑热闹的开朗女孩,只是过去因为修炼或者心情上的原因,所以才不经常外出,至于像这种参加宗族内部比试的事情,则跟她先前与凌逸所述自己过去的事情有关,她有点不愿意见到以家族为核心的势力,那会勾起她埋葬许久的回忆。
m.hetushu•com成仙之途,意在长生。
“光让你们三个人去我可不放心,唉,姐姐就勉为其难,陪你们出去游玩一遭吧。”见得凌逸答应下来血菱和血婷的请求,曾经极度不屑于参与这种事情的血琪居然此时也是开了口,凌逸对此只是不可置否的摊了摊手,倒是和血琪相处了数百年岁月的血菱瞪大双眼惊道:“师姐,你也要和我们去?你不是最讨厌在这些事情上浪费修炼时间的么?!”
血琪话毕,血菱脸上疑惑更重,目光停留在凌逸身上一瞬,转而又看向血琪说道:“凌逸大哥的实力……要想有人对他不利应该很难吧……再说了,说的就好像师姐你出去不总惹事一样……”说着说着,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血菱已经有些不敢看着血琪了,因为后者正在以一种要“好好帮他舒展筋骨”的姿态揉甩着自己的藕臂。
血菱的惊问让血琪不禁狠狠白了他一眼,用余光扫了扫凌逸的反应,发现其并无太多感情变化后,血琪才解释道:“你以为我愿意陪你们几个小孩子出去浪费时间啊?先不说hetushu.com你和婷儿妹妹两个人在外面容易出事,就说凌逸他,哪次出去不是惹一堆麻烦,万一惹祸在外面遭到其他势力围堵怎么办?”
血琪这话是一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说着的时候还眼神不喜的瞥了凌逸与血菱两人一眼,对此两人只是不好意思的在一旁干笑,他们可不敢惹这血殿的火红玫瑰。
对上凌逸的眼神,血琪难得又是俏脸一红,当然,这并非是因为心仪男女间的那种害羞,而是为曾经在凌逸面前流露出自己偶尔暴脾气形态的尴尬。“喂,看什么看!好心带你们几个小孩子出去游玩,现在还说起我的不对了?!哼,想让我去我也不去了。”说完血琪作势就要举步离开。
说到这,血菱那张俊美的面容露出一副无比自豪的表情接着说道:“虽然赵家算是一个老家族势力了,但是相比我们血殿,仍然要弱上一筹,故而每次赵家举办家族内部比斗大会的时候都会发出请柬邀请我们前去观战,云殿和月殿也会在邀请之列,不过我们三殿之人每次都是做做样子,派几个中层门徒去走走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