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六章 凌逸的祝福

得到月苑莹的首肯,月醒作势就要拉着凌逸走,谁知凌逸看着她摇摇头,凑近月醒的耳朵轻声道:“你先在外面等我,我还有点事要和殿主说。”
她本应该因为弟子不听自己往日教诲而单纯的愤怒不是么?!
月醒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凌逸再不表态就显得太过怯懦了,大为感动的他拉起月醒的小手,目光坚定的看了后者一眼,转头朝向青纱卷帘后面的月苑莹说道:“我凌逸愿意立下本命誓言,从今往后只要月醒不离不弃愿意跟着我,那么只要我还活着,她就不会受到半点伤害和委屈,希望殿主成全!”
凌逸颇为尴尬的挠挠头,回应月苑莹道:“那个……其实我本来应该不再和苑莹殿主造次,对于和月醒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能答应,虽然你我算不上有什么交情,可单凭你愿意帮我守护灵脉属性秘密和不追究夜啼大哥鲁莽这两件事,就足够我把你当做朋友,我不像云羽他们那样有数十万门徒,也不是什么高层m.hetushu.com次界面的强者大能,不过在凡界中,我自信还是有点本事,所以将来无论你遇到什么麻烦,只要我能帮上忙,义不容辞。”
他,居然和自己说要与她的弟子结为道侣?!
“他和他的道侣曾经分离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又聚在了一起,两人的感情从未淡过一星半点,而我那位兄长的修炼心境也从未因此受到过影响。”
天下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莫过于把自己爱的另一半带到自己父母面前并得到父母的认可,月醒从小就跟在月苑莹身边成长习法,自幼便为孤儿的她除了把月苑莹当做师尊之外,还当成自己的父母或者姐姐,总之月苑莹在她的生命里扮演着种种重要非凡的角色,如今她喜欢的男人得到了月苑莹的认可,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她开心幸福?!
陷入浓浓喜悦之中的凌逸和月醒两人都没有感受到月苑莹身上无意散发出的淡淡忧伤,少顷过后月醒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和图书心有点湿湿的,低头一看之下才是发现原来是凌逸因为紧张都渗出了汗珠,暗恼这家伙胆小之余,月醒出言道:“师尊,如果没有其他事,弟子就先回去了。”
月苑莹久久不语让凌逸和月醒还以为是愤怒到极点产生的情境,正当月醒准备出言恳求世上最疼爱自己的师尊答应两人情事时,月苑莹出乎意料的低声问道:“你们之间,是真的有感情么?”她的声音很低,以至于饶是凌逸和月醒那么聪敏,也没听出言语中的落寞之意。
“我希望月殿不准修炼月属性道义的弟子谈情说爱一则可以适当的改改,作为她们最敬爱的师尊,你考虑她们在男人手里受不受委屈无可厚非,但也不该阻挠她们追求幸福。”
可是为什么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呢?!
两人先后的宣明态度让纱帘另一边的月苑莹娇躯一震,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强自控制着心碎的声音不引起两人的疑惑,用和往常相似却显然不同的清冷语调说道:“醒http://m.hetushu•com儿现在既然无法修炼凝厚元力,故而此事我可以暂时答应下来,不过……你二人若想真的结为道侣,起码要等凌逸把醒儿的修为恢复再说,权当是聘礼吧。”
月醒疑惑的看了看凌逸,不过她也没多问什么,答应一声便先走出了竹屋,心神暗伤的月苑莹抬头一瞥发现凌逸还站在原地,不由得开口问道:“你还有事?”
“当然,我希望殿主你本人,也能遇到一个你爱他他也爱你的人,共踏仙途,永生幸福。”
倒是月醒先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一双清亮美眸中闪烁着决绝之意回答月苑莹道:“师尊,您以前总是教导弟子禁止和男子谈情说爱,说那会影响弟子修炼月属性道义的心境,醒儿不听话,还是触犯了师尊的命令,如今醒儿说起来也不清楚对凌逸的感情是什么,可醒儿却能毫不犹豫的说,今生如果一定要找一个道侣的话,非他不选。而且醒儿现在的心里已经抹不掉他了,哪怕从今往后因此修为寸进难成,也无hetushu•com怨无悔。”
凌逸说这话时语速较缓,因此提到月醒元力被禁是因为他的时候月苑莹本来有点不明白个中缘由,然而还不及她询问,凌逸后面的“请求”直接让月苑莹愣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回应。
又为什么有点呼吸急促呢?!
“走吧,你修为被禁,外出容易遇到危险,在此事未解决之前,就一直呆在殿中参悟在功法和我编写的修炼心得吧。”月苑莹似是也不愿再和凌逸、月醒同处,于是月醒征求完,她便答应下来简单交待几句让二人离开。
“总而言之,我想说的,爱情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意义,万事不能光看事情丑陋的一面,应该也偶尔发掘一下事情的阳光面,这样才不至于一棒子敲死一群,误伤的罪过可是很大的。”
“呃……这个啊……这个要怎么说。”凌逸还以为自己说完这番话月苑莹会义正言辞的阻挠他和月醒在一起,谁知道月苑莹语气柔和声音低沉问出这样的问题,让凌逸一时间愣在了那里,不知该怎么和-图-书回答好了。
“我那位兄长说起来应该是近数千年来家乡中最年轻的窥灵期修士,哦,你还不知道吧,我的家乡叫紫岚州,那里由于天地元气过于匮乏,所以需要很久很久的刻苦修炼加上绝对过人的天赋才能进阶窥灵期,而他的身边,他的女人一直存在,当然,我是指在心里。”
“道侣?!”
闻听月苑莹的要求,凌逸此时心里也是大松了一口气,好在月苑莹没让他去摘星星摘月亮当做月醒的聘礼,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去哪里完成月苑莹的任务。
说到这,凌逸停顿了一下,转而鼓起勇气说道:“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之所以在你们月殿女修遇到危险时愿意出手相救,完全是因为在我的家乡里有一个同样修炼月属性道义的兄长么?他本来是一个天赋极佳,却极其不思进取的人,不过后来因为遇到了他现在的道侣,为了能够在门派里和她呆在一起修炼,故而不断努力,最终取得能和她坐在一起的机会,而他们两人,也是因为日久生情才走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