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七章 彼岸花也会等到叶子

“嗯?还有个地方更厉害?”月醒自然是不明白凌逸口中“更厉害的地方”是哪里,纯洁如白纸的她在思想上根本对于男女之事完全不了解,见得月醒疑惑娇憨的姿态,凌逸一时间是食指大动,抱着佳人踏地而起,化作一道血光往月殿主城外飞去。
月醒的担心显然不是凌逸在意的问题,他自信自己方才的一番言论绝对足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月苑莹的思想,另外,月苑莹不让月醒出城,完全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可有自己在身边保护,月苑莹还用得着担心么?
莫非殿主和血殿殿主偷偷幽会了?
如此这般,一个荒谬的误会念头便在每一个望到此幕的月殿弟子脑海里形成了。
拥得美人归,岂能不爽?!
凌逸一通肺腑之言说完,让仔细聆听的月苑莹芳心暗颤不已,说来她和自己的那些亲传弟子一样,从来没接触过爱情,也不知道男女之间所谓的幸福是什么样子,如果凌逸这些话放在月苑莹被他吸引之前和-图-书,月苑莹一定会拳脚相向令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登徒子滚蛋走人。
况且月醒是谁?她可是月殿殿主大弟子,月殿的二把手,娶了她,就等于把仙郡三分之一个天下攥在手里了。虽然凌逸对于权势还没那么在意,可这身份说出去光羡慕就足以羡慕死一群人了!
彼岸花也有可能守候到属于它那片叶子,不论两者之间是否隔着遥不可及的天涯。
“哼哼,就嘴上功夫好。”月醒用她那此时饱含妩媚之情的眸子狠狠白了凌逸一眼,口中不依不挠的反驳道。
美女?凌逸是没见过月醒青纱后面的面容,不过一来他不是那种只看脸蛋的不合格流氓,月醒的身材皮肤那都是如美玉般闪烁着动人光泽,气质更不用说,明月的清冷高雅气息她身上全有,这样的女子,即便容貌普通也无可厚非当得上美女二字!
要是月苑莹没默认凌逸的动作的话,在他带着月醒腾空的那一刻,应该就会出来阻止了,既http://m.hetushu.com然事情没有那样发展,因此凌逸自然是毫不担心月苑莹会生气。“那假如你师尊改变主意,你怎么办?”
出门环顾了一周,凌逸很快便发现了站在青竹围栏门口的窈窕身影,蹑手蹑脚的走到佳人身后,在月醒一声掩口娇呼中凌逸一把将其拦腰抱了起来,两人一边旋转着,凌逸一边凑到月醒耳边兴奋道:“嘿嘿……醒儿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喽!”
再看凌逸和月醒两人,突然的升空使得月醒芳心一惊,继而想到此刻抱着自己的是凌逸后,便不再担心安全问题。“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师尊说了,在修为恢复之前不让我出城,你这么一来岂不是让师尊觉得我不听话吗?万一她因此改变主意不让你我在一起了怎么办?!”
可如今她坚定不移的清冷芳心都出现了缝隙,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自己的弟子呢?!
感受着怀里柔软的娇躯,凌逸心猿意马之际,忍不住出言试探起月醒的心意来,两和-图-书人现在正式确立关系不假,但凌逸有一个毛病,就是希望自己能在自己的女人心里高居首位,即便凌逸能猜到此时月醒心中还是月苑莹的地位比较高,但他依旧想尝试一下,得到自己希望的回答。
想着这些,凌逸自知让月苑莹立马改变态度是不可能的事,想到自己的醒儿小美人还在门外等着,双拳便是再次抱起朝月苑莹说道:“苑莹殿主,我的建议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至于三殿处置赵家老祖和仙郡各大势力结盟一事等回到血殿选好了日子,血乏殿主会派人来告知。”
“嗯,你先走吧。”月苑莹似是还要回味琢磨一下凌逸的言辞,所以凌逸做出告别之言后,她便开口让其离开了。
如果说前一刻凌逸对月醒还只是单纯的好感和喜欢,这一刻,他就爱上她了。
走出竹屋,重新呼吸到外面空气的凌逸长长伸了一个懒腰,要不是怕惊扰到月苑莹,他恐怕还要哈哈大笑一阵狂吼一声好爽!
更何况,他说要自己去http://www.hetushu.com追求自己的幸福,这不也就是在说,自己在他眼里也有爱人的资格么?
当然,月殿弟子们虽然心里这么想,却是绝然不敢说出口的。
闻言凌逸一把将月醒放下,对于“胆小鬼”的称呼他也不恼火,隔着青纱捏了捏月醒极其富有弹性的脸颊解释道:“女婿见丈母娘哪有不紧张的,若是把你师尊换做魔郡的那些废物,我一根手指就捏死他们!”
果不其然,听得凌逸的问话,月醒把头埋在凌逸怀里不语了一阵,然后用无比轻微的语调坚定道:“师尊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违背她的意愿,但是我真的喜欢你,要是师尊一年不答应,我就等你一年,十年不答应,我就等你十年,一辈子不答应,我就一辈子等你。”
凌逸眼珠一转,似是想起什么坏主意来凑到月醒耳边道:“小妮子,早晚让你知道夫君我除了嘴上功夫好,还有个地方更厉害!”
凌逸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个遍,心里算是痛快了不少,同时也暗暗自语道和-图-书“血辉兄,能帮你的小弟可都是帮了,别最后说我自己吃独食。”
凌逸化作的血色惊虹引起了大片月殿主城内的月殿弟子注意,不过当他们看到这道惊虹飞起的方向时,便一个个停止了想要追杀的念头,敢从月苑莹青竹小院里驾空飞出月殿主城的,施展的还是血属性道义,此人除了血殿殿主血乏还能有谁?
月苑莹不知道的是,在外人眼里,她这朵高雅尊贵,丝毫风尘不染的明月之花有多么诱人,别说爱人的资格,就算是一下子养一帮爱人的资格她都有。
月苑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最引以为傲的大弟子和凌逸给陷害了……
打心底接纳了凌逸的月醒也不再挣扎这个男人的怀抱,语气中依然带着她独特的淡然之意嗔道:“谁是你的了,不要脸,看你刚才和师尊讲话时吓得样子,我的男人才不能是胆小鬼。”
爱,就是愿意守候。
月醒的深情使得凌逸内心泛起阵阵翻涌,双臂把怀中嫣然佳人紧了又紧,恨不得把她彻底融进自己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