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九章 又拿下一个

如此情况放在一般男人身上,大多都会迟疑一阵,然后想好一大推义正言辞信誓旦旦的情话和女方说。不过凌逸是谁?人小成精的他在月醒问题问出口的瞬间便想也不想的回答道:“笨醒儿,夫君这是在和你说笑呢,我爱的是你的心,又不是你的美色。”
月醒闻言俏脸一红,一双嫩手纠缠在一起嗫嚅了半天才缓缓吐露道:“夫君……”
“醒儿,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实力那么不同寻常,想不想听听我以前的故事?”长夜漫漫,两人干坐在彼此身旁仰头望天未免也有些太过无聊,因此静默了一个多时辰后,凌逸忽然扭头看向月醒问道。
凌逸言罢,月醒望着他那认真严肃的模样,回以坚定的眼神答应道:“夫君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能和醒儿说这些,醒儿很开心。”
“乖。”
月醒像一个好奇宝宝般眨着明亮的双眸,以前向来沉默寡言的她此时都没发现自己居然一句话说了m.hetushu.com那么多,不得不说,凌逸身上的与众不同真有些难以置信,似乎修真界里前辈们制定的规则在他身上完全不适用。
好在凌逸在讲伊凝萱等女的过程中难以避免的提及了自己过往经历的苦难挫折、枯燥寂寞,如此一来引起了月醒母性光辉泛滥,凌逸博爱的问题也就被冲淡了不少。
凌逸早就料到月醒知道自己修炼道义之后会有这般表情,为了平复一下月醒的情绪,凌逸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撇着嘴反问道:“你该叫我什么?”
凌逸当然明白月醒这话完全是在说笑,如果她的容貌都称得上丑陋骇人,那凌逸真不知道这偌大的修真界里还有没有一顾倾城的女子了。“臭丫头,你这是在鄙视夫君我的眼光差吗?告诉你,不是大美人夫君还不要呢!”
月醒自然十分渴望知晓自己所爱之人的过去,说来吸引她并让她倾心的原因之一也有凌逸实力过于变态的m.hetushu.com成分在内,一个渡劫前期修士可以以一敌四,击败四名渡劫期圆满魔修,这种战绩光是说出去都没几个人信,更别提亲眼见到了。
所谓倾城一笑,万世妖娆,月醒的笑容让凌逸沉醉其中,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彼此曾经经历的故事直至天明。
柔软、清凉、香甜。
凌逸这么说诚然也无可厚非,因为他本心想的就是无论月醒容貌如何,既然选择要保护她一辈子,那就一定会天涯海角生死相随,只不过假如月醒真的容貌丑陋,在某些方面可能会给凌逸带来些许“麻烦”罢了。
添以凌逸和伊凝萱等女感人的情感故事,改变不了自己命运的月醒也只有认命一途。
“嗯?那万一我要真是个丑八怪,你会怎么做?”凌逸话一出口,月醒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含着些许戏谑的笑意问道,这样的问题恐怕很多男女在倾诉情话时都会涉及到,尤其是说起“不和图书美不喜欢”的话。
接下来凌逸没有继续两人应该要完成的动作,而是抱着春意充眸的月醒静静坐在悬崖边上,仰望着天上的无边星空,细数着满天繁星,惬意安逸。
月醒成功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凌逸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继续说道:“正是因为浊属性灵脉的特殊,所以我才能凭借渡劫前期的修士击败渡劫期圆满修士,我的元力凝厚程度要比同阶单一属性道义修士强上几十倍甚至数百倍,而且我所修炼的神通法术,大多也都是从宸苍界传承里得来的。这件事除了你们几个,我谁也没告诉过,因此醒儿你必须谨记,此事包括你师尊在内,任何人都不要说,否则不仅我会有危险,所有了解此事的人皆会遇到致命的麻烦。”
讲到有关浊属性道义的事情上,月醒听完凌逸对浊灵脉的介绍和强大之处,更是不由得掩口轻呼起来,包含着修真界里所有属性的灵脉,这简直是在和苍天法则对抗!“你是说http://www.hetushu•com,你的灵脉属性可以容纳修真界里所有道义的修炼?!”
凌逸伸了个懒腰,拉着月醒的玉手遥望远方回忆着自己自打出生到现在所经历的种种酸甜苦辣,其中自然也包括他另外几名红颜事情,说来让一个女人接受其他女人对自己男人的分享,没有哪个会觉得心里舒服,或者能一下子就接受“现实”,加上月醒和凌逸两人的感情还算不上太深,或许两人都愿意为彼此挡风遮雨,可在这种问题上,月醒还真有点难以适应。
心上人的夸赞当属天下最令人欣喜的言语之一,看着凌逸发呆的样子,月醒抬起琉璃般闪烁着动人光泽的手指点了点其额头嗔道:“瞎说什么呢,哪里美了,要不是怕吓到别人,我还蒙着面纱作甚。”
而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好奇心,就难免最后会陷入这个男人编织的感情大网,月醒如此,月苑莹亦是如此,说到这一点,师徒二人还真是产生了一个奇妙的默契。只不过凌和*图*书逸和月醒还不知道,那向来禁止自己亲传弟子触及七情六欲的月苑莹,已然默默倾心在了凌逸身上。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你的实力那么不同寻常,按照道理来说,一名修士能够跨越一个小等级击败敌人就诚然算是实力不错了,可你所表现出来的神通法术以及种种手段,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这三个词是凌逸碰到月醒红唇时脑海中第一时间反应出来的感觉,不知为何,凌逸每一次和自己的几位红颜吻到一处,总会有一种心跳不已,浑身躁动火热,宛若初次接触这种事情一样,刺激而富有幻妙之感。
月醒显然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两人此时暧昧的动作使得她身体极为紧绷,凌逸越是和她这么僵持着,那种紧张羞涩的情绪就愈发浓郁。
望着身旁佳人绯红扑面的诱人模样,凌逸终是忍不住把头缓缓移到了月醒的脸前,视线中凌逸的脸越来越大,月醒颤抖着她那对长长的柳眉闭上了双眼,继而两唇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