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章 名遍仙郡

“你真的决定要去魔郡?!”早就料到凌逸会做出这般决定的血乏听得他亲口确认,仍然不免皱起眉头疑问道。
提及月醒修为被禁一事,凌逸冲着血乏苦涩一笑,无奈说道:“那禁元魔锁确实诡异,我尝试过用自己的神识去查探月醒体内的元力运转情况,却一点气息波动的都感知不到,想来应该如那魔修所说,必须要禁元密匙才能破解,所以我打算前往魔郡一趟。”
月醒言语中的担忧之色凌逸不可能听不出来,可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自己的女人因为自己受到了伤害,他无法在问题解决之前安心修炼不闻不问,更何况前往魔郡一事不单是为了给月醒抢来禁元密匙化解禁元魔锁。
万一凌逸孤身前往魔郡入了那所谓郡王的圈套里,即使凌逸自身实力再怎么强悍,双拳难敌四手的铁律也不会因为他一人改变。
“哈哈,你小子别谦虚了,对了,月醒那小丫头怎么样?月苑莹没有办法www.hetushu•com解决禁元魔锁吗?”凌逸变强乃至实力超越自己,血乏在开始遇见他到后来凌逸从血池里得到血魔传承过程中就一直相信会有那么一天,毕竟当初凌逸身为窥灵期圆满之境时,便让他这个渡劫期圆满强者生出一丝危险之感,更不用说迈入渡劫期了。
起码在自己的地盘上和魔郡对抗,还占着天时地利的先机,添以做好仙郡各方势力的思想工作结成联盟,即使魔郡到时候入侵姿态多么强势,血乏也有信心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经过那么长岁月的洗礼,仙郡中央这片地界的修士们早把曾经以一人之力打败三殿殿主的林家老祖抛至脑后,取而代之的,是凡界巅峰新秀——凌逸!
一时间,凌逸的声望在血殿,乃至在所有知晓魔郡入侵一事的势力中可谓是如日中天,凌逸这两个字,隐隐有着成为仙郡最强者的代名词。
望着天边火红的骄阳徐徐升起,月醒把头靠www•hetushu•com在凌逸肩膀上担忧问道,她并不是一定要左右凌逸的决定,只是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凌逸再度陷入苦难危机之中,如果一个女人无法给她心爱的男人带来帮助,那她起码也会要求自己不成为他的累赘。
和月醒打好约定,两人在这悬崖边上又享受了一下属于他们难得的相处时光,凌逸便是在月醒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将其送回了月殿主城,自己独自返回血殿而去,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理好仙郡内的相关事务,并尽快和血乏等人商讨有关建立盟军共御外敌的计策,只有没了后顾之忧,他才能安心潜入魔郡,化作毒蛇伺机一口咬死魔郡那些充满狼子野心的家伙。
“醒儿,你还记得我刚才和你说我的家乡是一个叫紫岚州的州郡吧?那里在我来到仙郡之前,就已经完全统一了各方势力,而且我还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名为浊殿,浊殿中的高层都是我的朋友兄弟,此次前往魔http://m.hetushu.com郡除了帮你抢夺禁元密匙外,还要打乱阻止魔郡那位郡王的征服计划,从而保护你们,也保护紫岚州里的他们。”
来到血乏居住的地方,凌逸站在门口禀报一声后,血乏便隔着房门让其进入了屋内,见到凌逸归来,血乏先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即爽朗一笑道:“你小子的成长速度简直让人匪夷所思,知道么,现在殿中的那些兔崽子们都把你当成怪物看待,甚至连我这个殿主都快比不上你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了。”
血乏的话凌逸自然明白不是在暗指他有着功高盖主之嫌,若是血乏为人那般模样,他也不会选择在血殿呆这么久,更不会一心一意赠与血殿众人灵丹妙药提升实力,不是朋友的人,凌逸绝不会上半点心。“殿主说笑了,晚辈怎么能和殿主相比。”
被统一了的魔郡加上之前那几名渡劫期圆满魔修实力的展露,让血乏十分担心一旦凌逸到了魔郡遭到围堵会是什么m.hetushu•com一种下场,因此如果可以,他宁愿凌逸在仙郡和他们一起等魔郡自己前来。
回到血殿主城,拿出血殿令给守城弟子看过后,凌逸便直接前往了血乏所居住的地方,一路上没有和任何血殿弟子接触交谈,他不知道的是,他在赵家此次内部比斗大会上的种种表现,早就被血菱那个如今崇拜他崇拜的五体投地的小弟传遍了整个血殿,由于血殿弟子本就众多,一传十十传百之下,几乎血殿势力范围内所有城池,尽皆知晓了凌逸以一敌八,先重伤赵家四位老祖,又击败四名潜入仙郡的渡劫期圆满魔修。
加上曾经一些在三殿殿比过程中亲眼目睹、亲耳听闻云清落败和月苑莹认输在凌逸手里的修士添油加醋,此时要说仙郡哪个势力最强,无疑是血殿,而造就这个结果的人,正是凌逸!
“好!”
凌逸言语中带着不容反驳的语气对月醒说道,月醒见自己无法改变凌逸的念头,唯有紧紧将其抱住,嘴里轻声嘱咐道:和图书“那夫君你一定要加倍小心,醒儿在这里等你。”
然而对于这些虚名,凌逸即便真的知道了,最多也就是心里小小暗爽一下,绝对不会产生恃才傲物的情绪,见识过残伤魔尊、刹狂魔尊强大手段的他非常清楚,他现在的实力也就能在凡界中称王称霸,一旦飞升前往更高层次的界面,就必然会重新落入做什么事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的处境,换言之,到时候他的地位肯定要再次沉入谷底,一点点往上挣扎攀爬。
三殿殿比结束前月苑莹承认自己在月之囚牢里输给了凌逸,虽然后来凌逸只说是因为月苑莹大意才败给他,但血乏毫不怀疑,若是生死之战,最后死的那个一定是月苑莹没错,而实力上和月苑莹差不了多少的他,诚然亦是如此。
“夫君,接下来你要做什么?不会真的要去魔郡吧?!那里肯定特别危险,反正据那魔修所言禁元魔锁的效力只有一百年,一百年过了醒儿就能恢复实力了,不一定非要冒险去抢夺什么禁元密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