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二章 月殿两朵花

感受到三人惊诧的目光,凌逸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意外,意外,这件事千万别让血琪知道,要是让她知道了,估计我又不免得挨一通骂。”
血律扭头看向凌逸轻笑道:“我倒是想整日呆在这大牢里安静修炼,省得出去繁务劳身,若不是牢里多了三个棘手的老家伙,我和大师兄也难以在此惬意饮酒畅谈。”
血律的意思凌逸一听就听了个明白,狠狠剜了前者一眼,凌逸没好气道:“你以为这是猪拱白菜那么简单啊?!”
“弟子拜见师尊。”
话毕,血痴不等凌逸开口,慵懒问道:“怎么样,月醒的事情月殿殿主没为难你吧?不管如何,她也是因为你才被禁锢了元力,月殿少了月醒,恐怕月苑莹的日子不大好过。”
得到血乏的应允,凌逸也算是真正安心下来,其实说来还有一点他本想让血乏帮忙,就是他初来仙郡时收拢建立的佛殿以及其周边苏远娆等人手下的六大势力,但随即一想若是真和魔郡开战,http://www.hetushu.com让他们多历练历练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只有在战火中淬炼出的战士,才真正能在残酷的修真界里活得更好,帮助凌逸更多。
“你和月醒的事?!”
闻言血律儒雅笑道:“要不是凌逸兄弟你来到血殿在三殿殿比上救下月玲,恐怕我们血殿和月殿的关系不比云殿与月殿的关系好多少,月殿殿主以及其众多亲传弟子向来以不染红尘著称,平时想见她们一面都难,更别提搞好关系了,所以说,估计即便月殿殿主遇到云羽的刁难,不出意外的话也不会向我们寻求帮助。”
凌逸表示理解的点点头,随即和血乏一前一后打开入口铁门进入其中,一进到里面幽暗的过道里,凌逸顿时感觉自己身体上遭受到一股难言的压迫感,从而也是印证了血乏先前所说有关离元铁的功效。
想到月醒和自己刚确立了关系,而月苑莹又因自己即将面临这么大的麻烦,凌逸也没掩饰什么和-图-书,直说道:“其实小弟确实有心帮助一下月殿,一来这件事因我大意而起,我有必要为此事负责,二来……月殿殿主她刚答应下来我和月醒的事。”
来到大牢入口处,血乏适宜的为凌逸解释道:“这入口铁门和里面所有建造牢笼的铁器,全都是用离元铁所筑,身处其中的修士便会受到元力压制,虽然无法真正将其元力禁锢封印,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为看押弟子解决了不少麻烦。”
凌逸脸上露出些许担忧之色喃喃道,见状血律嘴角一挑,问道:“凌逸兄弟有心要帮上一帮?反正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相信师尊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血乏不言,算是默许。
“呃……”听得血痴的言辞,凌逸这才明白过来月醒元力被禁之事中纠缠的种种麻烦,转念沉吟一阵,想到月苑莹那令他颇具好感的面容,凌逸忽然问道:“云殿与血殿纠葛那么深,为什么不借此和月殿打好关系,共同防范云殿私下的动作呢?”
和_图_书胜劣汰,不外如是。
凌逸心中如是想到。
翌日清晨,凌逸早早便如约找到了血乏,而后在血乏的引领下,凌逸与其一同来到了血殿主城中,关押一些血殿仇人修士的大牢里。
不过要真能把月苑莹也收了,到时候来个师徒共侍一夫……
“那好像是有点麻烦啊……”
在这过道两边,有着一个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铁栏牢笼,里面零零散散的关押着许多境界不一,面容憔悴却不掩凶狠之色的修士,少顷过后,一阵血色光华闪烁,凌逸和血乏身前忽然多出两道人影。
再度和血乏寒暄了一阵,凌逸便离开了血乏的房间,回到自己所住楼阁里休息去了,躺在床榻上,嗅着鼻尖残留的月醒身上散发的余香,映着月色凌逸逐渐陷入梦乡,这段时间,怕是他睡觉次数最多的时候了,从这一点来看,找一个信得过的势力安身,也不失为一件让人心神得以放松的好事。
“你小子把那冷美人也给拿下了?!”
听完凌逸的话,http://m.hetushu.com血律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说道:“放心吧,我们不会和血琪说的,不过凌逸兄弟你真给咱血殿争气,居然把月殿两朵名花之一的月醒都给拿下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两朵名花?另一朵是谁?”月醒的姿色凌逸是见识过的,所以称其为月殿名花可谓是实至名归,只是能和她并列被外人称为名花的人让凌逸很好奇,难道是月苑莹的二弟子?
凌逸恍然,继而血律鼓动道:“凌逸兄弟,你要是有本事把月殿殿主也给……嘿嘿。”
凌逸言罢,血痴和血律二人一改脸上本色,同是惊讶的呼道,就连久居上位数千年的血乏在这一刻也不禁颇为震撼的看向凌逸。
血痴脱离凌逸的臂膀伸了个懒腰解释道:“云殿殿主云羽对月苑莹垂涎了不是一天半天了,这件事仙郡基本和两人接触过的修士没有一个不知道,本来月醒突破桎梏先我和云清一步迈入渡劫期圆满之境是给月殿增添了不少巩固地位的资本,可如今这件事一出,云和_图_书羽一旦知晓,自然会给月殿施加压力,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毫发无损的从月殿回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血乏最得意的两大弟子,血痴,血律。
这处大牢外表上和普通凡人间衙门里的大牢相差无几,只是从牢笼搭建的铁质围栏所用材料上凌逸很快就发现了它的不同。
血痴适时为凌逸解惑道:“另一个自然是月殿殿主本人。”
“嗯?血痴大哥此话怎讲?”血痴的话立即引起了凌逸的疑惑,若说前者口中月苑莹将会面临的麻烦来自于月醒实力丧失,导致月殿仙郡三大霸主之位会遭到其他不轨势力觊觎,凌逸说什么都是不会相信,月殿在月苑莹的打理下能屹立仙郡数千年不倒,其底蕴决然不是说扳倒就能扳倒的。
血痴脸上还是一副懒洋洋的神色,血律则保持着风度姿态,看到熟悉亲切的两人,凌逸过去揽住两人的肩膀调笑道:“血痴大哥,血律兄,你们两个怎么成了看牢的了,是不是犯了什么事,祸害了哪家的姑娘,被殿主责罚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