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八章 尺泽身死

尺泽颇具疯癫之意的言辞让凌逸一眼便是看出,他的心境已经不稳了,修士斗法不比凡人武夫切磋打斗,一时的心神失守,注定会被对手一瞬击毙。不过对于这种完全没有挑战性的对手而言,凌逸也懒得动什么心思去加重其心神紊乱,因为杀尺泽,易如反掌。“还有什么神通法术,尽数施展出来吧,反正闲着无聊,多陪你玩一会儿也无所谓。”
随着生机的不断流逝,沈峰狞笑一声拔出穿过尺泽胸口那柄散布着金属性白芒的长剑,而后似是担心尺泽来个鱼死网破赶忙后退数十丈出去,盯着手捂胸口的尺泽说道:“当日魔郡魔修找上门来我便劝你不要和修魔者同流合污,你不仅不听我的忠告,反而还教训我目光短浅不思进取,如今事情暴露整个孤尺宗要因你落下灭门之果,不杀你,怎可让全宗两万弟子活命?!”
尺泽身死,沈峰明显大松一口气,随后换上一副讨好之色飞到凌逸身前抱拳http://m•hetushu.com恭敬道:“听闻阁下是血殿使者吧?在下早就闻听凌逸使者大名,今日得见更是大感使者大人的不同凡响,孤尺宗背叛仙郡一事完全是尺泽一人的主意,在下和宗内数名长老曾一度进谏不让他误入歧途,哪知迫于实力和权位的压制,我们也不得不隐忍低头,幸亏使者大人此行前来助我等灭掉这厮,否则不知这误会要闹多大了呢。”
“噗!”
“沈峰,你……”
尺泽一死,其骨尺宝器也没了作用,化作粒粒骨渣随风飘逝,解开束缚的凌逸在一阵血光闪烁间收回血妖骨甲,满脸含笑的朝沈峰说道:“哦?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般?”
含着讥讽之意的言语于那漫天骨白色尺影中传出,继而众人便是看到一阵猩红色血光陡然在凌逸遭困之处绽放开来,九十九道骨白色光点四溅而飞,化作九十九把表面黯淡无光的袖珍骨尺朝周边散去,待得血光收敛,hetushu.com一具身披血刺战甲的挺拔身姿傲然凌立,正是先前观战众人以为即将遭受重伤的凌逸!
凌逸轻蔑的话语让尺泽瞬间从失神状态中脱离出来,接着尺泽回头狰狞的冲着远处沈峰一笑,微微点头后又回过身牵扯凌逸的注意力道:“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也别想这么轻易解决掉我!”
说完,尺泽强压下体内气血翻涌之意,高高把骨尺抛上天空,同时运转体内尺骨元力打入其内,元力入尺,黯淡破碎的骨尺仿若死人回光返照般重新大放骨白色光芒,而且这光芒似乎亮度还要远超尺泽施展骨尺乱影诀一术时的情景,所有见得此幕的修士尽皆被这一瞬间的光华爆闪本能用手挡了一下双眼,然而就是这一瞬之间,尺泽法决便是毅然结完。
“骨尺乱影诀……挠痒的力度都不够,还想打碎我的骨头?”
再说同样视线被骨白色光芒刺闪导致闭上双眼的凌逸,双眼闭上的同时,他立即散出www.hetushu.com神识观察四周状况,只见一道骨白色弧光朝自己捆绑而来,凌逸本想出手将其抓住,但神识查看到另外一幕后,又放弃了抵抗,任由骨尺绑在自己身上。
“沈峰,你个畜生,若不是当日你……咳咳。”沈峰话毕,尺泽一阵怒色翻涌,开口就要说些什么,哪知胸口隐隐还残留着金元力冲击的伤处一阵刺痛牵扯,导致尺泽这话说了一般便不停重咳起来。
施法应对凌逸的尺泽根本想不到前者反应如此之快,居然在那么一刹那便放出神识查看到他的意图,早有准备的尺泽放出神识一看凌逸被自己轻易束缚住,内心大喜之下也是放松了戒备,哪知胸口上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却让其忍不住痛吼一声,不明不白的低头看向胸口突出的那把熟悉剑身。
一记口吐鲜血之声伴随着一滩猩红鲜血飘落,尺泽身前一阵骨白色华光凝聚闪烁,最终变幻成了他那把上品玄宝等阶的骨尺宝器,此时的骨尺再无原先和_图_书那般闪烁着骨白色光泽,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黯淡以及骨尺表面浮现的道道裂痕,本命宝器受损,心神相连的修士定然会受到牵连,更何况这骨尺是尺泽与生俱来一并诞生于凡界的器物!
沈峰见事情有门儿,急忙点头回答道:“不错,在下绝不敢有半句谎言欺骗使者大人您,如果使者大人还不相信,可以传召孤尺宗的几位长老为在下作证。”
见尺泽要辩解,沈峰脸上担忧之意一闪而过,继而运转金属性元力加持在手中长剑上狠狠朝尺泽隔空一刺,一道白芒窜出精准的打在尺泽头上,身受重伤的尺泽自然难以逃避,在这一记剑芒的攻击下头颅当场炸裂,化作漫天血雨飘散而落,其躯体也因彻底丧失生机重重往地面掉去。
因此,骨尺的受损,从某种意义而言要比寻常修士本命宝器受损使得尺泽受到的牵连更重!抬手抹去嘴边的血丝,尺泽满眼难以置信之色指着凌逸说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单凭一具和*图*书元力凝成的甲胄便将我这骨尺的攻击悉数挡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身穿血妖骨甲掩盖住一席雪白色道袍的他少了一分飘逸洒脱之感,却平添一抹妖异诡秘气息,使得所有人都被其傲然姿态所深深折服!
“骨尺缠身!沈峰,快!”
说着,沈峰心中不禁暗喜道:不顺着我说就是死,宗里那些家伙又不是傻子,即使没提前确定说辞,待会你问起他们一样会按照我说的附和,小子,你还是太嫩了。
尺泽瞪大了双眼扭头看向背后手持长剑宝器穿过自己胸口那人的脸,他怎么都想不到,曾经陪自己出生入死建立孤尺宗共享权势地位的兄弟此刻成为了杀死自己的人。
漂浮在尺泽头顶的骨尺在绽放光华的之际,转而在其神识法决的操控下突然由硬变软,像一条骨白色灵蛇极速游动略向凌逸,这骨尺缠身之法并无半点攻击能力,尺泽此举意在禁锢束缚住凌逸几息,好让他的兄弟沈峰出手将其毙命当场,以解当下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