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想当虫,想当龙

卜家随从以为他们现在的状况是场内有隐藏强者刻意而为,并且只要在场的人就都能感受到,可当他们见到卜欣站在那里依旧什么事没有喝骂自己时,却又是有点想不明白了,难道这股强大的威压只是单纯对付他二人的?
“你是何人?也敢在这座城池里和我卜家作对?是不是活腻了,闲命长?”
盯着凌逸俊逸清秀的面容瞧了一会儿,使得凌逸大为吃瘪的一幕便是发生了。
卜欣表情讽刺的对凌逸说着,后者先是一怔,随即双眼微眯反问道:“假若我不想当虫,想当条龙怎么办?”
“怎么回事!你们二人真不想在卜家呆着了是么,本小姐让你们做的事情你们竟敢不做,哼!回去我就告诉爹和爷爷,让他把你们全部废了修为赶出卜家!”
见凌逸无视自己,卜欣当下就要娇喝派她那两名随从上前教训凌逸,不过随即想到自己这边的人还在人家的操控下,又不禁强忍住呼声,把视线放到凌逸和图书身上。
看着卜家两随从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一动不动,偷偷坐在凌逸旁边的徐玥不由得眨着两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问向凌逸道。
“亦灵大哥,你看卜欣的那两个随从好奇怪啊,为什么卜欣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两个人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呢?其实这样也好,因为他们不是二哥的对手,出手也得吃亏,嗯,一定是他们怕了二哥,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了。”
所以徐家这两位随从动了,身形眨眼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们二人便是一左一右站到了坐在主座上的徐伯毅面前,分别抬起冒着漆黑魔光的左右手按向徐伯毅的左右肩膀,这一整齐的雷霆攻势,让徐伯毅见了也是不由得暗赞一声。
徐玥打破僵局,凌逸也不好再坐在那里像个和尚一样入定,微微张开双眼瞧向徐玥那可爱的模样,不由得情不自禁一笑,小声回应道:“我可不想有人把装饰的这么好的一和*图*书个大厅给糟蹋了。”
这一句话看似平淡无奇,可配上现在的情况,徐玥就算再怎么花瓶,也绝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的意蕴了。“亦灵大哥,他们两个……是你弄的?”
“哼,别以为长得还算有点人样儿就可以和本姑娘作对,你以为本姑娘会因为你长得勉强看得过去就放过你?告诉你,不管你有多强,在这座城池里就得老老实实当条虫,还有你们所有人,今日若不给本姑娘一个交代,就等着卜家带人血洗你们徐家吧!”
“你们两个废物!卜家白养你们了是么!两个丹融前期打不过一个丹融前期,难道以后事情传出去让外人说我卜家有眼无珠,专门养垃圾?”
看着自己的随从第一招便在徐伯毅手里吃了亏,卜欣不但没有半点关切,反而怒目瞪向两人恨铁不成钢道。
闻听卜欣的威胁之音,她这两个随从心里那叫一个苦,他们不是不想出手,是不能出手啊!
由于徐伯毅这两脚踢得突http://www.hetushu.com然,因此并没有夹杂魔元力在内,不过这卯足了力气的两脚仍然将二人踢得老远,凌空在这大厅内翻了个身,卜家两位随从才是踉跄两步,尴尬落地。
凌逸不可置否的摸了摸鼻子,坐在那里把两只白皙修长的双手太了起来相互摆弄,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给你们两个人三息时间,要么赶紧动手给本姑娘出气,要么就等着我爹和爷爷把你们两个人全弄成废人,然后扔到怒兽峡谷里喂凶兽!”
不过这个暗赞,可没有丝毫对这两位卜家狗随从的欣赏,两人攻来,徐伯毅立即作出反应,双脚齐齐往地面上一蹬,身体微微后仰干净利落的躲开了两人的捕捉,继而抬起双腿狠狠一踹,那两名随从来不及反应,便被徐伯毅一人给了一脚踹到腹部,悍然踢飞。
想到这里,这二人冲着卜欣喉咙涌动个不停,唧唧歪歪半天也没说出半个字来,卜欣见状似乎也是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头,可是和图书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在大厅中的修士也没发现有谁身体上出现施法波动,于是她便把矛头又指向了那两个可怜的随从。
心里夹杂着浓浓的不情不愿之意,跟随卜欣而来的这两位丹融前期随从还是出手了,只见他二人齐声冲着徐伯毅说了一句:“得罪。”接着便是想要快速掐诀结印,他们可不管这里是不是徐家交易坊市的待客大厅,反正打坏了东西什么的,自有卜家在后面解决这些事情,他二人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先制住徐伯毅,届时即便徐家这座交易坊市的看管者全部到场,他们有这个徐家二公子当人质,也绝对不会有麻烦了。
卜欣越是这么说,她这两名随从就越觉得心里烦躁,他们现在心里一点都不想跟徐伯毅打,他们更想狠狠把这个成天呼来喝去的刁蛮三小姐臭揍一顿,然后压在床榻之上教她“人生”道理,等把她驯服了以后,再让她端茶倒水、揉腿捏肩,总而言之,一定让她明白明白被人当狗耍的和-图-书滋味。
两人无奈互望一眼,而后两人双手连连掐诀,意欲施展法术与徐伯毅拼命一战,哪知他们在竭力运转丹田魔灵涡内的元力时,骤然发现四周霎时涌起一阵凶猛的压力,压得他二人别说把魔元力外放,就是说话都张不开嘴了。
徐玥和凌逸两人这一段简短的交流并未使用神识遮蔽,故而在场所有修士全部听出了话里面隐含的意思,知晓事情来龙去脉的卜欣也不顾得再责怪她那两位仆从什么,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凌逸这个坐在角落里的修士来。
然而这些想法两位卜家随从只能从心里、脑子里幻想幻想了,当了这么多年卜家奴才,他们清楚一旦流露出对卜家不敬举止言辞的后果,到时候逐出卜家再也享受不到卜家修真资源供给是小事,更加严重一些,他二人的小命很可能就永远留在卜家黄土大地中。
卜欣实在刁蛮的要命,完全没有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的端庄贤淑,凌逸颇为厌烦的瞥了她一眼,连回应她的念头都生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