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八章 好像来的有点晚了呢

徐琦临终前最后一句话还在徐睿渊耳边响彻,一如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最后的最后,卜家那两名执杀客卿的手中杀招已是临近徐伯毅与徐浩宇脖颈处还有不到三寸距离,徐伯毅不甘的仰头长吼一句,眼角划过两道遗憾的泪线!
他自称侄儿,是在告诉自己,他永远是自己的侄儿吗?
徐睿渊没有说任何誓必覆灭卜家的言辞,而是脸色沉重的望着徐伯毅与徐浩宇两兄弟喝问道。
见自己的计划历经一波三折起起伏伏,最终还是难免以落败告终,方才差点让徐琦拉着自己同归于尽的卜臆辰绕过护在自己身前的爹再度上前两步,目光冷然回应徐睿渊道:“既然家主心意已决,那臆辰便不再强人所难,来人,杀了他们!”说到最后,卜臆辰伸手指向徐伯毅和徐浩宇,毅然下令道。
“二哥三哥!兄弟会为你报仇!”
他称呼自己为家主,难道是在警醒自己要以家族为重吗?
“好好好!不愧是我徐睿和图书渊的孙子!卜家小儿听见了吗?想让我徐家儿郎惧死低头,做梦!”
琦小子,你为什么总是长不大……
……
如若这重棍的出场仅仅局限于此那这两名卜家客卿还不至于丧失性命,最多也就是让这如山岳般坠地的冲击力震成内伤罢了,然而让他们绝望的是,那重棍落地崩飞了他们后又紧跟着在它那光滑的表面暴射出两道黑芒光束朝他二人分别冲来,这两人此时本就五脏六腑被震得难受非常,眼下自是没有了余力去做应对或者闪避。
“伯毅,浩宇,你们两个告诉爷爷,你们怕不怕死?!”
这四个字组成了场内每一名见证了这一幕的人都想得到答案的问题,徐家人想知道,卜家人想知道,魔巳宗的三名长老以及三千弟子也想知道!
“好像出来的有点晚了呢。”
……
“亦灵大哥,兄弟等不到你出关了,爷爷、爹、大伯还有小妹他们全交给你了……”
在此落针可闻的环境中,m.hetushu.com一步步似是有意发出的脚步声缓缓临近,这声音踩在徐家人心里透着一种安定心神的奇妙效果,可踩在卜家族人和魔巳宗门徒心里却是犹如索命夺魂之音,让人忍不住颤栗不已!
闻听徐睿渊的喝问,徐伯毅、徐浩宇两兄弟哈哈长笑一阵,随即互视一眼又迎上徐睿渊的目光反问道:“爷爷,徐家儿郎可曾有怕死之人?”
静!
噗!噗!
只有极少一部分徐家人才知道刚刚那个声音意味着什么,徐睿渊、徐斌、徐真、徐伯毅等所有和凌逸接触过的徐家人在听到那一句“好像出来的有点晚了呢”时,把心全都放在了肚子里,因为他们一直在等的人出关了。
惹祸,哈哈,你这个臭小子惹得祸还少吗?
“亦灵大哥,兄弟等不了你了!”
徐琦死了,那个小时候经常在外面惹祸却不敢让自己爹知道,偷偷让自己帮他解决麻烦的顽皮侄儿死了。
卜家人群里走出两名持剑客卿,及至hetushu.com徐伯毅兄弟两人身边齐举手中长剑,魔元力顺着两人握剑之手瞬间布满剑身,随即剑落,魔光剑芒随之呈一道弧线于半空斩落,一股死亡气息霎时弥漫徐伯毅两人全身,两兄弟却丝毫不为死亡临近而色变,反倒是嘴角含笑,脑中各有所思。
“徐家有此儿郎,足矣!”
臭小子,这次惹完祸你怎么来找我给你擦屁股?万一伯毅和浩宇因你这一时冲动受了什么伤害,你如何与我交代?
“二弟!三弟!”
此幕顿生,场面变得死一般的寂静,谁也没有想到原本注定了的戏码在这一瞬间遭到剧烈转变,应该被灭杀的徐伯毅和徐浩宇两兄弟安然无恙,执行死刑的两名卜家客卿长老却是不明不白的被这突然出现的一根重棍宝器给秒杀了!
伴随着两声轻响发出,这两名丹融前期的卜家客卿长老便是如同两张薄纸被钢针刺透一般胸前为黑芒光束穿了个洞,两道细小血柱喷出洒落,待得两人落地已是成为了m.hetushu.com死人!
“卜家小儿,你敢!”
这最后一次惹祸,你小子也不愿意自己面对吗?
徐睿渊志满意足,先是冲着徐伯毅两兄弟连叫三声好,接着视线转到卜臆辰身上决绝道。
心中感慨万般掠过,徐睿渊再看向因方才突发异变而神色变得有些惊慌的卜臆辰已是夹杂上了一抹怨恨,一抹化解不开的怨恨!
在徐伯毅道出人生最后一句话的同时突然另有一个声音在他处飘荡进场内每一名修士的耳朵里,这声音似远似近让人辨不出距离,听不出方向,然而这已不是主要的问题,因为在这话音落地之后,紧接着一根人高的漆黑重棍从天而降,悍然砸落在那两名卜家执杀客卿中间,这重棍落下的刹那这两名卜家客卿立即被两面崩开,往左右两个方向抛飞而去!
“伯毅!”
“待会够给我把命豁出去多杀几个卜家人给伯毅和浩宇解恨!”
怎么回事?
“二哥,是我害了你,愿有来世,盼你我还能做兄弟,届时再让我弥和图书补今生过错!”
徐家人群中望着这无力挽救的一幕或悲愤、或哀愁、或感叹、或崇敬、或可惜……总而言之,徐家之人在面对徐伯毅和徐浩宇即将面临的死亡境地是万种思绪集于一心,犹如一块肿瘤堵在喉咙里而不得驱除,让人窒息不已。
“浩宇!”
徐琦亡,望着半空中那尚在徐徐消散的魔元力光华,徐睿渊抬起满是皱纹的老手隔空抓向那些黑芒,似是想要借此把徐琦从轮回大道中抢夺回来,然而他却清楚,自己无力回天。
砰!
听着这脚步的发出方向,徐伯毅死死盯着这因为府墙被毁整个落入视线的徐家大院一角,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此时已然骄阳升空,明亮的阳光洒在地上映出每一个人的影子,而那连通着徐家家主修炼密室的院口也是先出现了一个黑影,继而一袭浑身上下透着纯净雪白的身躯徐徐走出,依旧踩着那让他心安的步子。
而徐家也安了。
“是,少家主!”
“家主,恕侄儿今生最后一次给徐家惹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