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八章 兽王入袋

“空灵魔盾!”
“你们不用出手,难道本王还斗不过一个渡劫后期修士么?”
……
“去!”
奈何兽王身受重伤自身实力无法百分百发挥,而他对自己又太过自信,没有让手下出手相助或者直接施展强大法术先一步灭杀宝魔大人,基于以上种种,才是致使兽王有了此刻的境况。
况且如果不是凌逸许诺给他一粒化劫丹,他也不愿意祭出这布袋宝器来,毕竟这东西只能再用一次,换句话说,这东西就跟一个替死鬼一样,用完了就没了,如此宝贝,宝魔大人岂会那么容易拿出来用掉?!
兽王跟宝魔大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法令,双方神识皆是锁定到了彼此身上,不过由于宝魔大人出手早上一瞬,所以在金光长剑还未袭至,那破旧布袋宝器已是在其魔元力加持下骤然扩大了十几倍,同时自行张口布袋口,散发出一阵漆黑魔风盘旋着将兽王笼罩在内,即便兽王对此早有防御,在那闪电般的和图书速度下也是难逃其追,连脚步都未能移动便是被那布袋放出的魔风裹了进去。
生死一瞬间终是把兽王卷入布袋之内,宝魔大人在那五万余名兽族强者震惊愤怒的目光下急忙伸手召回那变得一人大小的布袋宝器,将其死死攥在手里盯着一众兽族强者威胁道:“尔等兽王如今被本大人抓在手里,你们若是不想你们的王出现什么意外,就给我老老实实站在原地别动,等本大人解决完了要解决的事情,自然会将其放出,不过丑化说在前面,你们谁敢动一步,我就让他死!”
然而不管结果如何,他一个性命被他人抓在手里的人岂能有不从之理,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用这从自己师尊遗物中翻出来的最强宝器对付凌逸,然后将其一举灭杀走人了事。
“噗——”
就是这么一瞬,宝魔大人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捂着胸口往身侧运足脚力快速移动,天空中残影连篇,一道金色流光紧追http://www•hetushu.com不舍,直到后来兽王彻底被那股魔风整个卷入变大的布袋宝器之中,那金色法力长剑没了后续能量支持,才是逐渐黯淡,终而消失在天空上。
“呼——”
“若是你再与我怒兽峡谷众多兽族过不去,休要怪我等踏出怒兽峡谷,杀你魔修个片甲不留!”
不过现在宝魔大人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化守为攻,眼下还是先把眼前这一攻击抵挡住,收了布袋宝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魔郡郡王当真要撕毁约定?!”
五万余名兽族强者呼天盖地的愤慨怒骂着,声音传遍整个峡谷,回声荡荡不绝于耳,震得宝魔大人也是一时心惊肉跳不已,不过害怕归害怕,他可是明白,自己要真乖乖的把兽王放出来后面他要面对的将会是什么。
散布着动人漆黑光泽的魔元力盾牌凝现而出,这盾牌呈椭圆之状,周围带着微小尖刺,由此可见,此盾不仅能够予以http://m.hetushu•com防御之便,更能化守为攻,致敌人于生死之中。
法力威能透过空灵魔盾击中宝魔大人胸口,宝魔大人闷哼一声身形极速暴退,同时口中也是大喷一口鲜血出来,后撤之时望见那金光法力长剑就要穿透自己凝聚的元力魔盾再度朝自己追杀而至,便是赶紧口中大吼一声“爆!”同时神识快速下达使命,那空灵魔盾得到命令轰然爆炸,产生的巨大爆炸能量把整个金光法力长剑包容在内,被这威能一阻,兽王的这一攻击不仅破坏力减少了许多,就连冲出爆炸范围追向宝魔大人的速度也是滞了一瞬。
兽王见自己身后手下个个咬牙切齿意欲出手相助,压下体内伤势的动乱沉喝一声,随即双手翻转凝聚法力金芒,于胸前快速凝聚出一柄金光法力长剑来。
“没错,宝魔杂种,你速速放出兽王,不然就等着我等众族杀入魔郡大地吧。”
“大胆狂徒,赶紧将吾王放出来,否则我等必将你千刀万剐,受无和-图-书尽折磨而死!”
布袋宝器应付着兽王,兽王释放出的金光法力长剑也是如同游鱼吸水般灵巧窜到了宝魔大人近前,宝魔大人并不认为自己能和一个堪比魔郡郡王那般强大的修炼者硬碰硬而不受半点伤害,故而除了灌输进布袋宝器的魔元力外,他以自己这一刹那丹田灵涡内所有能调动的魔元力全部凝结在胸前,施展出空灵魔盾之术。
可是一来凌逸并非一人,他身边的小灵有多强宝魔大人乃是亲眼所见,就算他能用这布袋宝器抓住凌逸、小灵其中一人,那另外一人也绝对有能力在他来不及弄死前者的时候将他灭杀。
心里念着自己眼下唯一能够选择的想法,宝魔大人手中动作不停,无比快速的结着印记、念着法诀,魔元力提聚而出,他便是将手中残破不堪的布袋宝器朝兽王所站方向一扔,同时双手掌心朝向布袋疾驰飞去的地方传出元力,滚滚浑厚的元力被那布袋宝器犹如巨鲸吸水般贪婪的灌入自身,渐渐地,布袋表www.hetushu.com面开始绽放漆黑魔光,闪动着慑人色泽!
“速速放出吾王!”
金光法力长剑剑尖直指空灵魔盾表面厉然刺来,二者碰触之地金黑之光交错喷洒,流光四溢,这一记要命的法力攻势虽然并没有太过复杂的法力印诀在内,却诚然是兽王的全力一击,这般处于凡界巅峰层次的攻势,岂是宝魔大人能够轻易抵挡的住的!?
“哼,什么狗屁郡王,要不是吾王为了我等生活安定,岂会屈居在此?!”
此外,他能将兽王成功抓入其中并不是说着布袋宝器有多么强大厉害,这东西终究是不知几万、几十万年前的残破之物,能够施展出眼下威能已是不易,可兽王乃是凡界巅峰层次的强者,面对这东西的魔风吸力即便不能抵御,转动身形与其周旋一番还是可以的。
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想到化劫丹那种他只曾听过未曾真正见过的灵丹妙药,宝魔大人心怀期待之余,还有些隐隐担心凌逸是在耍弄于他,其身上并未存在这种逆天灵药。
“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