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九章 宝魔枉死

“修真界中本就弱肉强食充满尔虞我诈,活了那么久,你竟是不懂,既然如此,总归日后你难逃一死,不如今日以你的性命来成就我的计划。”
“怎么样?不怎么样!既然你们那么想知道本大人打算做什么,那本大人就让你们看看好了,前……啊!”
说着,小灵面带平淡之色,体外丝毫法力波动也无,就那么直直从远处走出,亦步亦趋的靠近凌逸这边,凌逸回头望了小灵一眼,在后者还未走到的时候指着他继续向兽王说道:“这便是我的兄弟小灵,晚辈凌逸,此次冒然来犯,也绝非有意,主要是因为晚辈与晚辈的这位兄弟跟宝魔大人有些恩怨,所以追杀至此。”
“嘶——”
“巨齿岩鼠族长,这厮留下的东西便当做赔偿贵族损失了,接着!”
听闻此言,宝魔大人哈哈大笑,指着巨齿岩鼠族长回应道:“公平一战?你真是笑死本大人了,老夫先前与兽王斗法虽然所经时间http://m.hetushu.com十分短暂,但却是消耗了近八成元力,现在你跟本大人说公平一战?!可笑可耻!”
被宝魔大人这么一吼,在场兽族强者们也不敢立即止住叫骂声,这时他们恰好看到宝魔大人手上的动作,随之也是听见一声闷哼在那布袋宝器里面发出,知晓他们的王此时并不好受后,一个个马上闭上了嘴,只是眼神含着无法消解的怒气死死盯着宝魔大人,看他接下来到底要做些什么。
“哼——”
凌逸不由分说将宝魔大人的储物戒指扔到巨齿岩鼠族长那老者面前,一道微亮流光划来,巨齿岩鼠族长将其接过,见凌逸先是帮他们救出兽王,眼下又将自己的战利品完全赠给他们,当即便对他产生了不少的好感,抱拳谢道:“多谢道友相助馈赠,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又为何……”
还有一句话凌逸没跟宝魔大人讲明白,那就是他的死主要原因还是在http://m.hetushu.com于他站错了队,站到了他敌对的一方,面对敌人,凌逸觉得无论如何将其玩弄残杀都丝毫不为过!
凌逸早就习惯了众人知晓他实力后的惊诧反应,对此他没办法解释,因为越解释就越牵扯到一些他不能说的隐秘,因此他干脆把话题转移,笑着朝兽王点头道:“兽王说得不错,而凌某若是没有猜错,上次凌某来怒兽峡谷,那传音告诉我凌某朋友受难的人,便是兽王您吧?!”
凌逸没有多在这方面纠缠什么,而是把目光投到兽王身上,两者互视了一番,凌逸才解释道:“想必这位前辈便是怒兽峡谷中兽族一众的兽王了吧?在下凌逸,今日乃是跟着兄弟追剿这宝魔大人而来。”
“老前辈是想问凌某为何来此吧?!”
作为跟宝魔大人引起此次矛盾的导火索,巨齿岩鼠一族那先前走出凶兽队伍的巨齿岩鼠族长老者再次上前两步,注视着宝魔大人毅然道:“你www.hetushu.com与我巨齿岩鼠一族的仇恨由老夫出面与你解决便是,你先放出兽王,老夫与你公平一战!”
神识传音一番,在宝魔大人愈发趋于死寂的目光下凌逸传音道出此言讲给他听,说起来这么做可能显得凌逸有些太过不人道,但是修真界中本就如此险恶,你自己实力不够任人宰割又怨得了谁呢?!
不是说魔郡第一人乃是郡王那厮么!
“你……本王知道你,你不必与本王以晚辈自称,凭你的实力,本王看不透,也就说明,你的实力应该在本王之上吧?!”
魔郡何时出了这等变态妖孽了?!
凌逸面带温和微笑,接过巨齿岩鼠族长的话锋说道。
兽王现身后,脸上表情分毫慌乱不显,看的凌逸也是不由得暗赞一声此兽王心性足够沉静稳重,堪当大任,在宝魔大人手上取下其储物戒指,联想到这宝魔大人之称的由来,凌逸能猜出这储物戒指里面定然藏着许多他也用得上的宝贝,不过和图书为了更好的拉拢人心,他还是选择将这些东西交给怒兽峡谷众的这些兽族强者。
巨齿岩鼠族长让宝魔大人说的一阵鼠须直立,被气得不轻的他强压内心怒火,抬手指着宝魔大人道:“宝魔,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出吾王!”
凌逸肯放过宝魔,那谁肯放过他惨死的亲人?!
因为他们是敌人!
宝魔大人回应完巨齿岩鼠族长的疑问之言后便欲转身说些什么,哪知他这话刚说到一半,剩下的言语便被他自己的一声惨叫彻底遮盖过去,只见一柄闪动着诡秘、妖异血光的长剑透过自己胸膛钻出,剑身表面还流动着不知是不是自己鲜血的血流波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他仅能将头微微侧过一点,堪堪能见到那张前一刻还允诺自己,要给他一粒化劫丹作为报酬的俊逸面孔。
我不杀敌,敌便杀我!
宝魔大人被这些兽族强者联合怒吼声震得耳朵嗡鸣难受不已,即便后来他以元力封耳,仅凭神识来观察他们在说些什么,那猛和*图*书烈的气势也是压得他喘不过气,当下怒叱众多兽族强者一句,挥手打出一道魔元力光华点入手中布袋宝器上。
“都给本大人闭嘴!本大人管你们踏足不踏足魔郡,现在是本大人擒住尔等之王,而不是你们擒住了本大人,该怎么做你们要听老子的,哪里这么多废话!”
兽王这一句话说出口,全场兽族强者尽是倒吸一口冷气!
巨齿岩鼠族长连连摆手,呼道:“不敢不敢,道友神通广大,怎可称呼老朽为前辈。”
待得宝魔大人最后一口不甘的气彻底流出口外,凌逸才是缓缓抽出刺进其身体的血灵剑,继而不待其松开的布袋宝器下坠先一步将其抓入手中,随之将之前被宝魔大人以手攥紧的布袋口打开,魔元力灌入其中后,一阵魔风呼啸窜出,不多时待得那阵漆黑魔风消散,兽王那挺拔睥睨的身姿便是重新现入众人眼帘,而布袋宝器也随之破碎。
什么?!眼前这个如此年轻的人类修士,居然实力还要强于他们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