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章 作客怒兽峡谷

“哈哈哈!小友说笑了,那哪里是什么侍女,那是本王的女儿之一。”兽王见凌逸误会了那女子的身份,当即大小解释道。
虽然凌逸早就从宝魔大人嘴里知道了那个所谓的约定,不过他眼下的身份可是以宝魔大人仇人的身份受邀而来,要是说自己知道的话,岂不是露馅了?!于是他便装作不知的样子,眉头一挑疑问道。
兽王问着,带头打开宫殿大门,将凌逸与小灵迎了进去,随即令下属去取果酒招待,自己大步往前坐上王座,目光含着疑问之色盯着并排坐在客座上的凌逸二人。
双方既然把话摊开了,兽王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必要,只是当下站在这边说话未免有些太失礼道,因此兽王便是朝向凌逸邀请道:“小友年轻有为,本王自知若是小友存心来我怒兽峡谷捣乱亦或者有什么阴谋的话,本王以及这麾下众族强者也不是小友的对手,要是不嫌弃的话,可否随本王回谷中和图书一叙,让本王尽尽地主之谊。”
“哦?何事?”
众多相比正常人类居住的木屋要大上几倍的建筑中央,有一座三层宫殿,宫殿乃是由金黄色木材搭建而成,四周墙面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凶兽本体纹案,如不出意外,这些凶兽纹案便是怒兽峡谷中所有凶兽种类了,而且凌逸还发现,这木制宫殿墙面上还有许多空白处,与那些刻有凶兽纹案的地方相比,实在是显得有些太过别扭。
“有一事晚辈不太清楚,还请兽王解惑。”
凌逸了然点头,随即想到自己入殿之前提及的问题,重复问道:“刚刚兽王说有关殿外墙面纹案一事,晚辈想问,既然兽王会在怒兽峡谷各个种族中挑选强者收揽,为何不阻止周遭魔修势力进入怒兽峡谷猎杀低级凶兽获取修炼材料一事呢?”
“此处毕竟是修魔者的天下,我们身为异族不能太过引起魔郡魔修的反感,换言之就和*图*书是不能太过招摇,锋芒毕露容易折,为了保住众族强者安稳修炼,本王不能因为那些小事得罪太多势力从而导致这里陷入纷争,使得麾下强者丢掉性命白费这么多年的修炼,即便那些势力弱的不堪入目也绝不能发生冲突,此其二。”
如此这般,兽王命令在场众多兽族强者收军回谷,而后朝凌逸点点头,自己率先往谷中悠然飞去,凌逸随后,小灵亦是跟着。
兽族美女把果酒放下,朝凌逸甜甜一笑,脆声说道:“谢谢大人。”说完,兽族美女朝座上兽王恭敬一拜,转身离开大殿,并将殿门关上。
“此事原因有很多。”
“如此便是叨扰兽王了。”凌逸微微一笑,回应兽王一声扭头朝踏空走来的小灵点头示意,后者眼神依旧漠然,不过眼神中却是含着“一切以大哥为主”的神韵。
似是看出了凌逸的疑惑,兽王先一步落在那宫殿前方,待得凌逸与小灵先后落下走到和-图-书他的身边,兽王才指着那些空白处解释道:“怒兽峡谷内凶兽种族繁多,如今已然加入本王势力的种族不过是一些天生资质境界较高,修炼起来迅速的兽类,本王立下规定,凡是能够进阶蜕兽期之境并在此地繁衍种族之辈皆可将本族纹案刻录在此,以示本族荣耀。”
“放在旁边就行,我这兄弟不爱说话。”凌逸朝那兽族美女微微一笑,用下颚指了指小灵旁边的木桌道。
那美丽女子离去的过程中,凌逸视线一直盯在那女子背影上看,兽王见状待得那兽族女子离开后不由出言建议道:“若是小友喜欢,本王可做主将那女子许配给你。”
凌逸恍然,兽王这种激励方法确实不失为一种激励怒兽峡谷中各族凶兽竭力变强的好办法,不过既然兽王选择这样做,又为什么不制止周边魔修势力进入怒兽峡谷猎杀凶兽呢?!
“但求解惑。”
兽王的声音入耳,凌逸才是收回目光,冲着前者笑和_图_书着摇摇头道:“兽王误会了,晚辈已有家室,方才失礼多看了那姑娘几眼,完全是出于好奇,兽王麾下果然强者如云,连一个端酒水的侍女都是蜕兽前期强者。”
“第三……则是因为曾经本王与那魔郡郡王的一个约定。”
那恐怖骇人的巨型人面鸟兽在兽王踏空往谷中行去的时候便是急冲而起,钻入云端消失不见,但凌逸却是能感受到那鸟兽一双阴戾的眼眸一直在云端盯着他跟小灵,仿佛只要他们二人做出一点不敬举动它便会立即现身,与二人厮杀大战。
“约定?”
兽王理了一下思绪,回答凌逸道:“兽族之中成长的最佳环境便是战斗,战斗越多成长的越快,将来提升境界后的战斗力也就越强,如果它们不能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便没有资格成为本王麾下,此其一。”
凌逸坐稳,取过一穿着兽皮紧衣的美丽女子递来的果酒杯,小灵目光漠然,这女子把果酒杯递到他面前时,小灵只和-图-书是双眼眼皮微微下垂作入定状,如此便是使得那女子十分为难,不由得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更为俊逸温和的凌逸。
凌逸一怔,随即错愕道:“女儿……之一?”
对此凌逸不以为意,无视掉那些各族凶兽强者或惊奇或敬畏的眼神飘然跟在兽王身后往谷中飞行,越过片片丛林巨树,随着视线逐渐变得开阔,飞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后,一片木屋林立为众山围拢的庞大盆地映入凌逸二人眼帘,高山流水,明湖波荡,天地元气浓郁非常,有些地方甚至飘荡着凝为雾水状的天地元气,由此可见,此地不可谓不是一个修炼的风水宝地。
兽王自知凌逸不解,接着像是两个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一点正事不提道:“不错,本王修炼已近万年,娶过妻室不知凡几,我们兽族不比你们人类的爱情那么虚伪,喜欢就上,女人至死不渝,从不侍奉二夫,不过男人嘛,在兽族之中,地位越高的男人能享受的就越多,一切各凭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