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两郡之战(十四)

说起这件事袁镇自己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面带尴尬之色道:“这件事……不说也罢,没什么太大的纠葛,权当技痒切磋吧。”
之所以当众把凌逸多属性灵脉体质的事情讲出来,主要是这件事在仙郡已然不是什么特别需要掩饰的问题,三殿殿比之上凌逸初战展露锋芒便施展了几种属性不同的属性,观战修士没有傻子,一传十十传百自然便是将这一讯息传开了。
“道友真会说笑,凌逸大人的名声当下在仙郡大地几乎传了个遍,不知这问题的意义在哪里,还是说,道友这是在变相鄙视我血殿以及凌逸大人的声威乃是虚名,让人听了就忘?”
“嗯……袁道友此次来到这里,可是为了寻凌逸大人而去?”血殿为首修士又问道。
凌逸是不是仙郡修士这血殿门徒自是不知,不过因为之前在三殿群城周遭势力或者散修之中他从未听过这个年轻变态强者的存在,好像这颗耀眼的明星是从石头缝里和_图_书蹦出来一样,而后来到血殿先后几次出手一举成名,被袁镇这么一说,这血殿为首修士倒是真觉得似乎只有这么来说一切才解释的通。
不过那种痛快他不想要,也不敢要,所以只能隐晦回应。
袁镇点点头,不予否定道:“不错,袁某此行前往仙郡中央地域正是为了见凌逸一面,我与他还有些事情要谈。”他不敢把想跟凌逸一战的事情说出来,到时候不用凌逸虐他,眼下这些人就足够他切磋个痛快了。
血殿那此行领头修士一听袁镇这么说,当即赞同的点点头,而后问道:“那道友之前为何在此地与那修炼月属性道义的修士激战?”
“道友真不是仙郡之人?”
“袁某正有此意,如此便是有劳钱道友了。”
袁镇满心傲气是真,但他也不是那种不知看清形势的白痴,这血殿修士为首出来与自己对话,其身份地位在眼前那五万余名修士之中必然处于较高的层次,http://m•hetushu•com一旦惹这修士不悦岂不是白白受到五万余名修士围攻导致惨死?!
“凌逸大人已然多日不曾露面,要是道友有心,不如跟在下一同返回血殿,届时钱某为道友禀报一声,或许能见到凌逸大人也不一定。”
“无妨无妨。”
那血殿修士闻言面色一怔,他想了太多袁镇要问的话,却没想到这厮开口居然问出这么一个白痴问题,在这仙郡广袤大地之上,谁人不知血袍血殿的赫赫威名?!如若不是袁镇眼神中的疑惑之色不似作假,这血殿修士还以为他是在变相说血殿名声不够大呢。
袁镇跟着这血殿姓钱修士一同飞回人群之内,钱姓修士把手一挥示意众人继续赶路,而袁镇则是默默跟在钱姓修士身边御空飞行,林宁好奇,不由凌空上前两步,飞到袁镇身边问道:“前辈怎么称呼?”
血殿殿徒本来就个个嗜血好战,性子更是唯直不弯,袁镇两次问出这让人难以理解和-图-书的问题,这血殿为首修士自是受不了,在这一声反问之中,脸色变得稍有阴沉,浑身暴躁气势也是陡然升起,似是只要袁镇接下来表现出一点对血殿跟凌逸的不敬他便会大打出手!
而且对于当初在紫岚州尚未成长至此的凌逸,袁镇一直将他当成自己前进超越的目标,尽管现在这个目标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可他依旧将他当成值得珍重看待的对手,于情于理,袁镇都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给凌逸找麻烦。
赵耳离去,血殿为首修士又把目光放到了身怀风、黑暗双属性体质的袁镇身上,恰逢此刻袁镇也面带好奇之色望向前者,两人视线对于一处,少顷过后袁镇才出言打破僵局道:“阁下可是血殿之人?”
袁镇恍然的点点头,继续问道:“阁下既然是血殿之人,那可认识凌逸?”说到凌逸这个名字的时候袁镇一瞬间心里闪过万般复杂情绪,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心境,反正一切事宜等见了凌逸自有和_图_书答案,也定将得到圆满结局,不管输赢,他承诺的那一战必须要打!
说不知晓血殿标志性衣着已经够白痴了,如今凌逸的声威遍及仙郡大地,其身份更是为每一名仙郡修士所熟悉,眼下袁镇这第二个问题已经让这血殿为首修士更加肯定这厮定然不是仙郡之人,又或者他是一个久不出世只知修炼的山野莽夫。
话毕袁镇想也没想的就回答道:“因为我说的这个和仙郡中名声大振的那个都是多属性灵脉,仅凭这一点,袁某可以断定普天之下绝不会有第二个重名的人有那般体质。”
“难道道友不是这仙郡之人?仙郡之内,非血殿弟子谁人敢穿这身行头?”说着血殿为首修士低头看了自己这一身带给他无比自豪之感的猩红道袍,回应袁镇道。
这血殿修士反问一句,袁镇只是沉默点头,并未说话,继而前者又问道:“道友为何就知道凌逸大人便是你家乡州郡中的那个?”
为了避免误会加深,袁镇理了理思绪慢http://m.hetushu.com条斯理的解释道:“阁下莫要误会,正如阁下所言,袁某的确不是仙郡之人,而是通过传送阵来到此地,因为在袁某的家乡也有一个名叫凌逸的人来到这里,所以之前听闻仙郡遍传凌逸之名,好奇之下方才发出此问,并非有意要诋毁血殿与凌逸道友的名誉。”
而这一点,也是证明凌逸身份最为有力的证据!
二人一拍即合,见袁镇答应要跟随自己前往血殿面见凌逸,这血殿带头修士心中对其身份的猜疑便是挥散不少,毕竟血殿强者如云,他要是心有所图而跟到血殿,凭他这一身窥灵前期修为,即便身怀两种稀有属性灵脉外加神通诡妙也难逃一死。
按照常理而言袁镇是不该把凌逸多属性灵脉体质的事情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除非他对凌逸的态度还处于那种万事必争的情敌层面上,不过显然他早就从柳芸晴的事情里走了出来,对柳芸晴仅剩的也只有那身为兄长的关心,毕竟二人共同生活多年,情谊终是难以彻底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