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两郡之战(二十八)

苍弘文自然能瞧得出云羽心思如何,后者在自己面前扮演一个墙头草的角色他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之处,相反,他觉得云羽很聪明,现在这般情况若是换个身份,他肯定也会跟云羽做出一样的选择,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苍弘文相信,只要他能给云羽一个可见的美好未来,这员大将必将为其所用。
总而言之,血痴此刻的境地十分窘迫,不说别的,就算是真正的血殿殿主血乏与血痴调换一个位置,恐怕也绝对没法逼迫苍弘文交出太多底牌来对抗,原本仙郡跟魔郡之战就胜算就不超过三成,那前提还是血乏、月苑莹、云羽三位殿主合力对抗苍弘文,如今这般情形,对仙郡无疑是窘迫至极。
见苍弘文答应下来,云羽这才露出一个聪明人都懂的眼神,随之一跃升空于不断释放着血色元力光华往血麒麟中灌输能量的血痴右侧凌空数十丈远处站定,而后双手和*图*书迅捷结印,嘴里法决念念有词,不多时,他这整个身体便被一层虚幻云雾完全包容在内。
无边无际的魔砂!
这小规模的魔砂便足够将他压箱底的法术之一拦截在旁半分动弹不得,血痴实在是想象不出,假如这漫天的魔砂此时从高空坠落汇集在一起朝他弥漫而至会是怎么样一个结果……
苍弘文嘴上说如有月醒这般美人,那还要这江山作甚?!
“云卷千钧!”
法令声落,云羽周身那白朦朦的云雾之气突然猛烈翻涌,继而万朵盆盂大小的雪白云朵便是在他四周浮现而出,施法完毕,云羽攻击之势已成,只见他将双臂平伸在身体两侧,又猛地一下往身前一推,神识锁定之下,这由万朵白云组成的云浪便是席卷着朝操控魔砂对抗麒麟血术的苍弘文悍猛冲去。
话说的好听,可实际上这厮看重权势比看待自己的性命还要珍重,不然也不会从家族中毛遂自荐,来这凡界实和_图_书行统一大业证明自己,为魔界新鲜血液的收纳提供保障了。
“云殿主,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魔砂诀,魔砂漫天!”
如果说仙郡之前的林家老祖还在的话,应该还可以跟苍弘文拼上一拼,不过那都是如果,显然当下这般局面不容仙郡仙修去考虑那些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因素,说来也是仙郡大地的各方仙修势力们应有此劫,这归根结底都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假若夜啼在灵界不与那破灵期大能的妻妾偷情导致被打入凡界,他就不会找到凌逸,也不会在血殿中上演二次飞升的一幕,血乏没有感悟就不会那么早被迫飞升,而月苑莹也不会因为凌逸从中调和两殿关系之故有幸得观血乏飞升从而引导自身同样晋升入灵界之内。
云雾飘渺,时隐时现,一股浩瀚如海的雄浑云雾元力开始逐渐在云羽周身凝结,瞬息之后结印完毕,随之一声法令毅然从云羽口中呼喝而出。
“好!”和-图-书
魔砂!
血痴在跟苍弘文拼耗着体内元力之时,望见后者一点也没露出与自己这般艰难对抗的样子,他便是清楚自己从实力上来讲,恐怕比之这魔郡郡王要差上几倍,虽然两者皆是渡劫期圆满之境,但一来苍弘文进阶到渡劫期圆满境界的时间恐怕要比血痴早上多年,而且在道义感悟以及之前服食天材地宝打造身体方面也比他要强,最重要的是,血神指、麒麟血术这些传承至血魔的血属性神通虽霸道无比,但毕竟血痴还没有血乏那般理解深刻的程度,而且他们都是后天生成的血灵脉,自然无法施展出其每一层次真正的威能。
云羽朗笑一阵,换个心系仙郡的强者肯定在说出这虚伪之词后就立即上前帮助血痴战斗,可怀着投靠苍弘文念头的云羽却是真的像是在征求苍弘文的意见,说完这句话依旧凌空静立,等着苍弘文予以答复。
所以说,凌逸在充当完其家乡紫岚州的救世主后,便不得不再度www.hetushu.com奔波,来这仙郡再救众人!
而假如有一天他遭到云羽同今日背叛仙郡一样的背叛,那他苍弘文就认了!因为那时候说明他没了势力,如此活着还有何意义?!
念及此番种种,苍弘文单手把持着魔砂诀之法的结印,另一只手睥睨天下般傲然负于身后,扭头笑着冲云羽点点头道:“云羽兄既然有此雅兴,那苍某就厚颜请求赐教了。”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云羽一听血痴开始呼唤求援,回身环顾了一遭那数百万两郡修士正打的火热的战场,又看了看高空中几十名仙魔两郡至强者的来往交锋,如今情势未明,还有一个凌逸的变数在内,为了不让自己的后路就此被堵死,他只能暂时先帮着血痴和苍弘文纠缠一阵,待得情势明朗,再作最终抉择不迟。
“哈哈哈……弘文兄与血痴殿主一战看得云某实在技痒的紧,苍兄若不介意,让云某也跟着凑凑热闹如何?”
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便是促成了今天这个情境和图书,血乏、月苑莹两人心中即便对仙郡这些弟子殿徒们有着太多的不放心,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二人在飞升之际皆是默默企盼着,凌逸一定要在及时的时候赶来,助仙郡渡过这一劫难。
云彩本是柔情物,此时在云羽的法术加持下却成了能撼动千钧之力的厚重攻击,云浪翻卷而至,苍弘文大赞一声:“来得好!”双眼精光爆闪之际,苍弘文又把身后那只手伸了出来,随之法决变幻法令呼喊,比那正在对付血色麒麟更多的魔砂突兀骤生,显然,云羽这一招仍是没能逼迫苍弘文改变神通招式。
此时苍弘文身后的天空上,原本晴朗无云的天色在这法术施展下变得骤然黑暗无光,滚滚魔气从苍弘文背后呼啸喷放直冲那黑暗雾云之中,接着云羽、血痴二人便是望见,在那漆黑天空上忽然下坠出点点颗粒状的物什,这东西二人并不陌生,因为现在还有许多这种颗粒状的玩意在磨耗着血痴的元力,与其麒麟血术之法对峙碰撞着。